回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郁景元坐在母親對面,聽著母親說著那個仿佛很久遠的故事

"還記得,你爺爺接回阿棽的哪天嗎?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記得"點點頭,郁景元還記得那天爺爺抱回郁棽時的情形,那天下起了大雨.家里的孩子都沒有出去玩,老爺子就那樣抱著郁棽走了進來.那時候的郁棽還不到一歲,漂亮的像個娃娃.

"那天天下著大雨,老爺子接回了郁棽.只說了是你四叔的孩子.可是老爺子從沒有說過郁棽為什麼快一歲了才回來,老爺子沒有提,誰也不敢問."王媛回想著當日的情形

"還記的你四嬸嗎?"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孩子們都大了

"嗯,很漂亮,很溫柔"看著母親眼里的淚光,想起小時候的記憶

"是啊!很漂亮很溫柔!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怎麼能夠接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孩子,你四嬸當天就大吵了一架,鬧著要離婚,老爺子一怒之下,把你四叔打了一頓,還是家里的那根皮鞭,我還記得你四嬸那天一直哭的樣子,哭的小臉都白了,可是卻不能改變她要離開郁家的決定......"

郁景元聽著母親講訴著那埋在時光里的東西,這一切就像是個定時炸彈,有一天爆發出來總會有人粉身碎骨!

"那個人呢?"疑問道

"不知道"王媛搖了搖頭

"媽,這件事除了我你不要再說了"

"會的"點點頭明白兒子擔憂的事情

"好,我去顧家看看阿棽"說著拿著外套走了出去

"開車注意安全"王媛囑咐道

朝車子走去邊走邊套外套,目光卻在清歌閣停住"六哥,六哥"耳邊那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剛入的春,春寒卻依然寒冷,吹到臉上腳步加快朝車子走去.

顧氏總部

整棟大樓還亮著燈光,總裁辦公司也依舊亮著燈光.顧墨陽看著桌上得一堆文件,煩躁得扯下領帶,事情如預期得進行,不過他卻沒有料到郁棽會失蹤

"boss"劉維急匆匆得推門而入,連門也忘了敲

顧墨陽沉默得看著劉維,劉維也顧不得許多,晚一分鍾說不定會找來更大得怒氣

"太太,找到了"聲音里還帶著喘息

"在哪?"顧墨陽起身看著劉維

"醫院,搶救室"劉維看著boss一掃得沉悶

"發生了什麼事?"剛剛消失得煩躁轉眼又回來卻多了一絲說不出來得感覺,拿起椅子上得外套,朝門口出去

"去哪?"劉維看著著急得boss

"醫院"看了一眼劉維冷冷說到

"好的,我去開車"劉維急忙上前打開電梯

這不是顧墨陽第一次進醫院,只不過這次進醫院心里有說不出得味道,腳步不由得加快.

"顧總,你好"

"boss,這是德明醫院陳院長"劉維介紹道

顧墨陽點點頭沒有說話,院長趕緊上前說明情況

"這邊請"跟著院長得引路來到VIP病房,其余得人在門口站住,劉維推開門,顧墨陽走了進去,身後得門關上.

郁棽安靜得躺在病床上,白色得床單,她得臉色都快接近了,拉過一旁得椅子坐下.看著熟睡得她,比以前瘦了許多,鎖骨都深了許多,從被子拉過她得手,手背青了一片,全是紮得針眼,有一些浮腫.

走廊里得人不敢離開一直候著,卻沒有料到顧墨陽會這麼快出來.

"boss"劉維剛開口,卻被顧墨陽得眼神制止住,才意識道病房里面還有病人.院長也明白這不是說話得地方領著兩個人朝辦公室走去.

辦公司里其余人退了出去,只留下郁棽得主治醫生和院長"顧總,這是太太得主治醫生曾其華曾醫生,有什麼想了解得你可以和他了解"

"顧總"曾其華看著顧墨陽

"我太太怎麼樣了?"顧墨陽直接問道

"顧總,太太得身體只是病毒性感冒引起得,再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說著欲言又止得看著顧墨陽又看了一眼劉維,見他眼神示意

"太太被送來得時候,已經昏迷了而且還高燒不退,護士還在手背發現打點滴得針孔,為了確保萬一做了血液檢查及其他各項檢查.檢查的結果顯示太太已經有一段時間注射過治療這類得藥物,而且都是西藥."

"這有什麼問題嗎?"顧墨陽臉色平靜得問道

"藥沒有問題!但是這類藥物目前在國內應用得很少,而且這類藥物都比較昂貴,所以說國內目前很少有這一類藥物.而且外面也發現太太病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了"

"你的意思是?"顧墨陽心底那從郁棽失蹤開始的疑問逐漸擴大

"是的,太太至少再國外治療過"曾其華是個聰明人,沒有說出郁棽可能是出了什麼事,只是用治療帶過.

"曾醫生,確定嗎?"顧墨陽確認道

曾其華點點頭,顧墨陽眼神一沉,劉維上前"陳院長,曾醫生我還有點事麻煩二位,二位換個地方說"

"好的"說著兩人跟著劉維出去

坐在病床旁,看著病床上熟睡的郁棽,目光中卻多了一份探究.熟睡中的郁棽安靜和平常不一樣,少了一些清冷.顧墨陽一直認為郁棽不過和所有上流社會的名媛一樣,從小生活在豪華的保溫箱里,比外頭的花朵不過是多了一些認知而已,可是最近發生的事,他卻不得不重新審視郁棽.就憑郁老爺子著些年把她保護的那樣徹底來看,郁棽這次的失蹤也不簡單.最初他對待這場婚姻不過是一場雙方互贏的婚姻,在他心里的那個位置一直住著個人,而他所要做的,不過是把所有的都安排好,只需要在過幾年的時間而已,他們就能真正在一起.所以此時和他結婚的人,他不管是誰!只要這個人是郁家人所以最初要和他結婚的郁洝換成了郁棽他沒有說任何,他需要的不過是一個結婚的人,一個郁家的女兒,一個實現他目標的過渡者.可是現在他疑惑了,郁棽遠沒有表面那樣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