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原諒就原諒?


美國

幽暗的房間,一室黑暗沒有光亮.一雙眼睛明亮的眼神就那樣淹沒在黑暗之中,那眼底的空洞如同時光裂洞.一旁的桌上還放著食物,卻沒有動過,郁棽就這樣呆坐在地毯上

"咔嚓"門緩緩得從外面打開,光線穿越而來

張璿站在門口,看著坐在地上的郁棽,看了一眼房間里那桌上還未動的食物,朝身後傭人使了一個眼色,身後傭人端著食物離去.

"他醒了"走進房間,看著坐在地毯上一動不動的郁棽

"第幾天了?"望向門口逆光而站著的張璿,眼睛不適的眨了幾下

"第五天"張璿看著郁棽如實回答

"呵呵,第五天,第五天"滿臉苦笑,看著張璿的眼神多了一股殺氣.誰能夠想到郁家老爺子最寵愛的小孫女,竟然被一個女人關了五天,關了整整五天.

"你去看看他吧"張璿當然明白郁棽想的是什麼.靳明深五天前陷入了深度昏迷,卻一直喊著眼前人的名字,張璿怕她離開,讓人把郁棽關了起來.傭人期間過來說過她沒有用食物,她以為像她這樣的千金小姐最多不就是堅持兩天,卻沒有想到她五天什麼食物也沒有進過,靳明深今天醒了,她才有時間過來看她.

"扶我起來"冷冷開口,張璿上前幾步扶了她起來

"郁.."

"啪"誰也沒有反應過來,耳光已經落到了張璿臉上,張璿捂著被打的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郁棽

"你以為你是誰?靳太太還是情婦"郁棽看著捂著臉的張璿,短短幾個字卻讓張璿的臉色煞白

"郁小姐,你多慮了,我只是為了總裁的健康"張璿幾乎快要哭著辯解

"是嗎?這些解釋還是留著跟他解釋吧"從張璿身邊走過,不看她那張此刻已經梨花帶雨的臉對了,張秘書,有沒有人告訴過你靳明深對待那些千方百計想要爬到她床上的女人的手段?"回頭看著張璿的背影冰冷開口,這些聽在張璿耳里卻仿佛下了判決書,腳步幾乎不穩的向前摔去

走出房間,看了一眼那快要落下的陽光,被囚禁的幾天覺得有一個世紀之久.房間里傳來嚶嚶的哭泣,郁棽沒有理會,這些年她只學會了一點.這個世界上的敵人,你放過別人一刻,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致命的一擊,張璿這次可以把她關起來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她必須杜絕自己再次受到傷害的可能,這些事情早就融入了骨髓,她不得不為自己走的每一步做好打算,因為隨時那些人都可能成為自己的敵人.

郁棽在靳明深的房間門口,盯著門看了許久,手才放在了門鎖處.扭動門鎖開門進去.房間里窗簾拉著,床頭只開了一盞台燈,橘色的燈光房間里才有了一絲暖意.可是郁棽卻覺得冷,從心底處散發而來的寒冷,如同幼年之時掉入冰水之中的冷,冰冷刺骨.

"阿棽"靳明深睜開眼就看見呆愣著的郁棽

郁棽笑著笑得張揚,就如同陽光一樣燦爛"你怎麼還活著?"

"靳明深,你怎麼還活著呢?"看著他呢喃道

靳明深躺在床上,本來就很蒼白的臉色,越發蒼白.聽著郁棽癡癡般的呢喃,臉上露出了笑意,沒有人比她更加了解郁棽,郁棽究竟是有多恨?才會說出這樣絕情的話,可是至少他在她心里

"阿棽,你過來"那張小臉上蒼白的沒有血色,就那樣迷茫的望著他

郁棽沒有回答,腳步卻是朝後退去.一步一步朝後退去,沒有任何猶豫的轉身,朝門口走去.

"阿棽"

"阿棽"

看著那急欲離去的身影,心一急翻下了床,爬起忍著疼痛,朝門口而去


郁棽只聽見身後一聲悶哼,就被拉入了懷里.靠著心口聽見他心髒快速跳動的聲音,就這樣被他抱著.時間就好像靜止,在那過去的幾天里郁棽想象過再見到靳明深應該是什麼樣的心情?是恨還是愛呢?

"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就原諒我這一次"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靳明深原來也會有低頭認錯的時候

"我知道,你是怪我,就這一次你就原諒我這一次,以前的該放的該忘的都忘了,以後我陪你一起走過,再也沒有那些你不想看到的好不好?"在她的耳邊說著這些自己最想說的

"原諒?"掙脫開他的擁抱

"你說原諒就原諒?靳明深我們早就在兩年前就已經結束了,我現在是顧太太,是你表弟的妻子,我結婚了嫁給了我愛的那個男人,那個不會拋棄過我的男人!"郁棽從未想過會有一天她會這樣這樣平靜的說著這些,原來時光會增持愛恨,卻也會改變一個人.

"顧墨陽他有什麼!他有的不過是顧家的,你想要的我也能給"這是靳明深第一次有了恐懼,事情不再按照自己的目標走去的恐懼,這恐懼的來源卻是一個他最不屑一顧的顧墨陽

"對,顧墨陽有的就是我想要的,你呢?你給了我什麼?"郁棽也紅了眼

"靳明深,你給我得只有恥辱,你明明知道我有多不喜歡郁洝,你做了什麼?你和她上床了,和我得姐姐上床了"郁棽那嘲諷得表情,深深得刺激了靳明深

"你只能和我在一起"雙手抓著郁棽得肩膀,手上得青筋浮起.郁棽感覺肩膀快要被捏碎了,卻也不喊疼,看著眼前失去了風度得靳明棽和記憶力得那個人越來越模糊

"你做夢"

"你也妄想離開我"靳明深蒼白得臉色多了一絲怒意,失去了平日得淡定

"是嗎?"輕笑著,卻感覺到眼前得人越來越模糊陷入一片黑暗

"阿棽"

"阿棽"靳明深看著昏過去得郁棽

"醫生"

"醫生"

......

秦城

"咚咚"

"請進"

"boss"肖翰拿著需要郁景麒需要過目得文件放到辦公桌上

"怎麼樣了?"看著那窗外的陽光,新的一天開始

"還沒有消息"肖翰回答

"顧家那邊現在怎麼樣了?"郁景麒聽到回答心底更沉了一分,時間拖得越久,郁棽回來的希望越渺茫,那是他不能接受的結果

"也還沒有消息"肖翰明白事情的嚴重性,郁小姐失蹤是有預謀的失蹤,時間一久得到的結果就越危險

"把郁總監叫來"扔掉手里的煙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