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


美國

帶上房門,張璿回頭就看見正從樓梯口走來的郁棽"郁小姐"

"張秘書,我聽說你找我"郁棽看了一眼她身後關著的房門

"嗯,有時間談談嗎?"張璿笑著看著郁棽,郁棽點點頭

"那外面去後花園坐坐吧"提議道

兩個人坐在後院的藤椅上,桌上擺著兩杯咖啡,郁棽看著那太陽,雖然隔著時差,溫度和國內差不多,還是有些冷.端起桌上的咖啡等著張鳴開口

"郁小姐,我們認識也有許多年了吧?"張璿看著已經坐了一會兒一直未開口的郁棽

"嗯,有些時間了"郁棽點點頭

"准確的說是五年了"張璿笑笑,呼出的熱氣在冷空氣中越發明顯

"是嗎?我都忘了"放下杯子平靜回到

"可是我們總裁記得記得很清"

"是嗎?原來日理萬機還記得這些小事"郁棽輕笑,笑意卻不到眼里底,卻發現眼前的人有著和他老板一樣的咄咄逼人

"郁小姐,還記得每年的八月初二嗎?"張璿笑著看著看著眼前的人,臉上一瞬閃過的表情

"日子太長,記不清了"搖搖頭,手里的咖啡覺得沒有那麼燙了

"郁小姐....."張璿還未說完就被打斷

"不好意思,我有點不舒服"放下手里的咖啡,朝房子里面走去,絲毫不理會張鳴還有未說完的話

"你知道嗎?這幾年每年的那天他會去一家榕城的餐廳,每次回來都是爛醉如泥"張璿起身看著腳步加快的郁棽說出這句話,郁棽一頓,腳步加快.

秦城

"合作愉快"顧墨陽笑著說到

"合作愉快"郁景麒也笑著說到

四周鎂光燈閃爍,作為站在秦城鼎城的兩個男人的握手,必定會掀起秦城商界乃至政界的風雨.

"顧總,請問你對兩家企業合作有什麼期待嗎?"記者A

"我相信這是秦城和上蘇乃至我們兩家企業互惠的事情,未來的休閑度假村,會為全世界的旅游度假愛好者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和感受歡迎大家期待"顧墨陽一臉自信的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郁總,我想請問你促成這次合作的是傳說中的郁七小姐也就是如今的顧太太嗎?"記者B

"郁氏和顧氏合作這是經濟全球化一個具體事例而已,而且我們相信未來的郁氏和顧氏還會有更多合作"郁景麒機智的避開了郁棽這個問題

"顧總,郁總,兩位好,我想請問針對度假村村開發,將會以哪一方為合作的領導方呢?"記者C

"針對這個問題稍後我們會有專門的記者回答環節"主持人回答道

"顧總,請問你知道駱夢苼小姐回國的事情嗎?"記者D

"郁總,請問未來郁氏集團的方向是?"

"郁總,根據貴集團目前持股狀態,請問郁七小姐會參與集團管理嗎?


"顧總,郁總......

"這位朋友問的問題......

帝豪酒店

"boss,郁總已經道了"劉維邊走邊說,今晚的晚宴,不光商界的人就連政界的人也會參加.

"太太找到了嗎?"看了一眼門口不遠處的窗戶旁的人

"還沒有"劉維有點忐忑,作為顧氏總裁太太,郁家七小姐,今天的這場晚宴是郁棽必須出現的只不過誰都沒有料到郁棽會失蹤,連他們的人也查不道在哪

"郁景麒在哪?"直接穿過大廳朝樓上走去

"郁總,在樓上"看boss的臉色也知道今天情況不太妙

"帶路"顧墨陽沒有理會四周上前搭訕的人,快步朝樓上走去,總有預感郁景麒會知道什麼

劉維領著顧墨陽直接去了郁景麒的休息室,站在休息室門口,劉維敲了敲門

"請進"推門而入,卻沒有料到郁景麒太太也在,歐陽玥低著頭看不見她的神情,不過兩個人的氣氛不太好的樣子

"原來嫂子也在"顧墨陽笑笑

"你先出去轉轉吧,一會我來找你吧"郁景麒看著歐陽玥,從椅子上拿起外套套在她身上如傳說中的一樣,郁氏總裁和夫人恩愛

"你們聊"收回情緒淡淡說到,直接從顧墨陽身邊走過,顧墨陽卻看見歐陽玥紅了的眼眶,回頭看了一眼開門出去的歐陽玥

"坐吧"郁景麒看了一眼顧墨陽

"郁棽在哪?"站在原地開口

郁景麒一愣"小七,今天也來了嗎?"以為郁棽也來了,和顧墨陽走散了,並沒有想到郁棽會失蹤

顧墨陽看著郁景麒沒有什麼異常,直接說到"郁棽失蹤了!"

郁景麒一愣,眼神複雜的看著顧墨陽,看他的樣子不像在說謊"什麼時候?"盡量壓下心中的不安,平靜問道

"六天前"說著走到椅子坐下,拿過桌上的煙點燃

"在哪失蹤的?"松了松領口

"保鏢只知道那一天郁,她匆匆開著車出門,在出門沒多遠的地方發生了車禍,所有人醒來之後都發現被注射了麻醉劑,郁棽卻失蹤不見了"

"誰干的?"拿起桌上的煙點燃,深吸一口,麻痹緊張的神經

"監控全部毀了,所有機場,車站都沒有郁棽的身影"手指輕輕一彈煙灰落下,點點星火閃爍

"當時你在哪?看著顧墨陽的眼神充滿了懷疑

"我在外面"手指一頓,想到了驪山別墅的駱夢苼

郁景麒騰地一聲推開椅子站起,直接抓住顧墨陽的衣服領口,眼神凌厲的如同一把刀子.顧墨陽的話就他媽是把他當傻子,駱夢苼回國他是知道的,他也知道顧墨陽和那個女人有聯系,只是這些郁棽沒有提,他不好去干涉.只是他沒有想到郁棽失蹤的時候他卻在那個女人哪里

"玩女人可以,小七不提我就當不知道,可是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我拿她陪葬"郁景麒這一刻眼神里的凶狠,讓人不容忽視

"你試試!"顧墨陽聽著郁景麒要動駱夢苼也有一些失去理智

郁景麒手一松,顧墨陽的領帶已經有了皺褶,直接開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