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急了!


躺在客房的床上,聽著門外傳來的關門聲音,沒有去理會.

估計他去駱夢苼哪里了吧,哪個男人不喜歡溫柔的女人,想到這不禁搖了搖頭,郁棽想了許多唯獨沒有料到駱夢苼回國,想到駱夢苼她比她那個妹妹可是聰明太多,至少在顧墨陽對待她們姐妹的態度就能看的清楚.

看著床頭的燈光,想到這些心中更加煩悶,駱夢苼這次是來者不善,顧家她不擔心,哪天顧母會把她叫下去,立場是明顯站在她這邊的.可是唯一的變數就是顧墨陽,雖然他們之間有三年的協議,但是她不會天真的以為顧墨陽不會改變,這個世界上善變的不止女人的心情還有男人的愛情吧!

郁棽伴隨著心事沉沉睡去.

秦明軒看著自進來之後已經灌了一瓶酒下肚的顧墨陽,見他還要繼續,直接從他手里搶過酒瓶

"行了!這大晚上你買醉給誰看呢?"

顧墨陽看了他一眼,頭往後仰,靠在了沙發上

"得了哈,明天酒年三十了,你今兒個還出來不怕你家老爺子了?"秦明軒說著丟了一支煙給他

顧墨陽接過吸了一口,看著天花板上的花紋"我家老爺子才不管"

"你家老爺子不管,那你這買醉什麼意思?你家里漂亮媳婦兒就這樣扔家,你不心疼啊"秦明軒笑著看著陰郁的顧墨陽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

"別提他媽的這茬兒"說到這個腳上的疼痛還隱隱傳來痛意

秦明軒看顧墨陽這忽然來的脾氣"喲,吵架了?可以啊,哪個女人能把你惹急了?"故意打趣著豪門這個圈子說大也就那麼大,里面一點兒風吹草動誰不知道,前幾日聽人說看見駱夢苼了,當時他還不信,今兒個看見顧墨陽著脾氣,看來沒有錯.依他的脾氣駱夢苼回來他不去找,那才奇怪了,看來這是家里那位兒鬧了

"和嫂子吵架了?"

"滾"看著秦明軒那有點同情的表情,心里沒來由的煩躁

秦明軒摸了摸鼻子,決定不去觸那個黴頭

"得了,我先走了兒"這酒越喝越沒勁,拿著外套起身

"行兒,回家哄哄嫂子"秦明軒笑笑,結果看見顧墨陽那暗了的眼神,干脆拿起桌上的酒一口喝進,當作自己剛剛什麼也沒有說

顧墨陽走出酒吧,從服務生手里接過鑰匙,卻不知要去哪里?停下來時已經停在了霖楓園,看了一眼只剩路燈開著的霖楓園,房子里一片黑暗,沒有看開燈,只有周圍的路燈投射在玻璃窗上,開門下車.

走到門口在門上按了指紋鎖開門進去,關門的聲音很重,顧墨陽站在客房的門口,伸手開門卻發現,門已經從里面鎖死.索性直接放棄不再開門,而是改為拍門.睡夢中的郁棽只聽見砰的一聲關門聲,然後被驚醒,房門被拍的砰砰作響,郁棽坐起來就看著那一直響著的門,沒有起身開門的想法.

顧墨陽敲了半天的門,卻仍舊沒有聽見聲音,他可不信她沒有醒


"郁棽,開門"說著更加用力的拍門

"郁棽,我知道,你沒有睡,給我開門"

"郁棽,開門"

"郁棽,你給我開門"

坐在床上的郁棽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才凌晨兩點,到天亮還有幾個小時,看來今夜是睡不了了.郁棽就這樣坐著聽著門外的顧墨陽拍著門,直到那聲音越來越小,然後聽見走廊的腳步聲,和關門的聲音傳來,眼中也有了一些困意.

拍了半天門的顧墨陽知道郁棽是不可能開門了,忽然想起這房間的鑰匙放在主臥了,走回主臥找鑰匙.

郁棽是真的以為顧墨陽不會再來了,當門從外面打開的時候,剛剛有些困意沒有聽見開門的聲音,就這麼一愣的時間顧墨陽已經走進來了,外面開著燈,他逆光站著,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用想郁棽也知道此刻顧墨陽的心情也不好

顧墨陽一臉陰沉他看著郁棽那發呆的樣子,關上身後的門,上了鎖,朝郁棽走過去

郁棽本能的感覺危險來臨,朝後退去,卻沒有注意已經到了床邊,"砰"的一聲床頭的櫃上的玻璃杯,摔了下去,碎成了一地玻璃碴子.心一慌沒有抓穩朝身後摔去,由于恐懼本能的閉上了眼睛,手胡亂的想要抓住什麼

"郁棽"顧墨陽沒有想到,郁棽會嚇到,直接朝床邊摔去,嚇得趕緊撲了過去

記憶中的疼痛感沒有傳來,郁棽睜開眼,看著抱住她的顧墨陽,眼睛里的驚嚇還沒有褪去

"沒事了"顧墨陽的怒氣早已散去,看著她的發愣安撫道,把她抱回床上,打開燈

"郁棽"

"郁棽"顧墨陽還有些緊張

郁棽聽著顧墨陽的叫她,回過神,看著眼前的顧墨陽,直接靠在了他的肩上.郁棽看著天花板,那記憶中的疼痛感讓她打了個冷顫,閉上眼睛控制那要溢出的眼淚,再睜開時眼眶也紅了.

"沒事了"顧墨陽知道郁棽是真的嚇到了,要是昨天晚上郁棽的脾氣,她早就撲過來打他了

"顧墨陽"郁棽諾諾的開口,抬頭看著顧墨陽

"啪"的一巴掌,就扇到了顧墨陽的臉上

顧墨陽也被打蒙了,完全沒有料到郁棽會來這麼一下,轉眼看著怒氣沖沖的郁棽

"你瘋了是不是?"此刻掐死郁棽的心都有了,直接把她壓倒,手作勢掐住她的脖子,卻在看了郁棽紅了的眼眶停了下來,從床上爬起,直接打開房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