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對面的郁景陽當然不知道郁棽的想法,只是以為她不喜歡他回公司,從小郁景陽就知道郁棽不喜歡郁家,更不喜歡郁家的人,即使她是郁家的人!

"六哥,有酒嗎?"

"我去拿,你等下"郁景陽從冰箱拿了幾瓶啤酒,給她拿杯子倒了一杯

喝了一口啤酒才覺得過癮"六哥,最近三哥回老宅去過嗎?"

"最近年底公司忙,聽二伯母說出差了"

"哦"郁棽輕輕應道,看了一眼窗外,估計郁家的暴風雨已經開始了,不然郁景麒不可能這個時候還親自出國去處理這些事情

兩個人這頓飯吃完已經很晚了,回房間沖完澡,卻沒有半分睡意,坐在窗邊看著外面一片漆黑,手中的手機已經握得出了汗,想了想還是打了電話出去

英國.倫敦

脫下西裝外套,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來倫敦幾天了,客戶已經見了幾波,卻沒有得到預想中得結果,拿出煙點了一支,才吸一口,桌上得手機卻響了起來,看見來電得郁棽卻一愣

"阿棽"郁景麒喊了一句,對方卻沒有說話,只是一片甯靜

郁棽聽著電話那端郁景麒得聲音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確切得說她從沒有主動打過電話給郁景麒

"困了的話就早點休息!"郁景麒以為郁棽已經睡著了,准備掛斷電話

"是不是已經開始了?"聲音冰冷

"是"郁景麒不打算隱瞞她,他也明白郁棽在在這其中付出了什麼樣的犧牲,她有權利知道這些,即使此刻的郁家已經處在風雨的中心

"那邊情況現在怎麼樣?"知道他這個時候在國外肯定是有事

"已經見了幾波客戶,但是目前沒有收到意向"郁景麒眉頭皺緊,口氣卻說得輕松

郁棽聽著他略帶輕松的口吻,自然知道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還能堅持多久?"

"你放心,會沒事的"郁景麒聽著郁棽的擔心還是安慰到,心里卻明白有些事情必須加緊了

"我這麼做只是為了我自己想要的,畢竟郁家倒了對我沒有什麼好處"郁棽終究還是放不下她的驕傲

"嗯,我知道.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這個時間在國內已經凌晨三四點了,看來她是一直沒有睡著


郁棽沒有再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看來再過不長時間郁家的暴風雨就要真的來臨了,只是不知道到時候自己能不能在拿暴雨中求的一個安全,這些事夾在心里更加煩躁,郁棽睡著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他聽見郁景陽出門的聲音.

顧墨陽醒來得時候駱夢苼還沒有睡醒,看了一眼懷里得駱夢棽,把手臂從她頭下輕輕拿出來,轉身進了洗漱間.洗漱完換好衣服駱夢苼已經醒了

"你要去上班嗎?"駱夢苼還沒有睡醒,看著已經換好衣服得顧墨陽,見他從抽屜里取出領帶,系好.

"嗯,你在睡會兒,晚上我們出去吃飯,餓了的話,待會叫人送過來,我先去上班了,你再睡會兒"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

"嗯"忽然喜歡這樣的生活有種像結婚了的夫妻,丈夫出門上班,對著妻子說的話,想到這,卻不得不承認顧墨陽已經結婚的事實,從床上爬起來,看著顧墨陽走向車子,想到這趕緊回頭翻找自己的手機,終于在外套里面找到了手機,趕緊撥了電話出去

"怎麼了?"顧墨陽笑著問道

"我愛你!顧墨陽"他的車子早就開了出去,可是還是想說

"我也愛你!"想到她給打這個電話的原因,顧墨陽更加高興,駱夢苼不緊是年少時光一起長大的人,更是自己想要在一起一輩子的

時間一晃,轉眼已經到了臘月二十九,郁棽也回來了兩三天,這短時間也過得風平浪盡,除開顧墨陽接她回來的那天的話,真的是風平浪靜.

郁棽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廚房里的阿姨忙碌,郁棽就站在一旁望著,看著拿撲騰騰往上竄的熱氣,是和郁家不一樣的煙火味,有點家的味道.吳姨看著有點傻傻的郁棽,感覺比平常多了一些親和力,郁棽回來之後沒有提起過那天的事情,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似的.

"少夫人,你去外面坐著吧,這里油煙大"

"沒事"郁棽笑笑

"媽,媽"

"哎,慢點兒,慢點兒"郁棽回頭聽著外面傳來的聲音,吳姨也探著頭向外看去

"應該是二少爺回來了吧!"吳姨高興的說到

郁棽走出廚房,果然看見顧母身後的顧墨琛和路漫昕,路漫昕懷孕也有五個月了,肚子已經顯懷了,不過除了肚子大了一些身材卻沒有走樣.

"二哥,二嫂"郁棽看著門口正進來的人喊道

"阿棽"路漫昕一抬頭看著站在沙發處的郁棽,腳下的步伐也加快了,朝郁棽走去,這可把顧墨琛的心提起來了

"老婆,慢點兒走"把手里的東西遞給傭人,趕緊走上前扶著自己媳婦兒

"二嫂,慢點兒"郁棽看她這樣也嚇到了,趕緊上前扶著她

"沒事,放心"路漫昕輕吐了舌頭,郁棽忽然發現自己這二嫂挺可愛的,懷孕之後身上的母性光輝散發出來了吧,郁棽這樣想到,路漫昕已經拉著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