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都這麼久了
這個世界上終有那麼一天,一件事,一句話,一頓飯讓你溫暖過歲月! 郁景陽于郁棽而言便是一頓飯溫暖過她整個年少時光得人,後來時光輾轉漂泊在國外流浪,想到郁景陽做的飯,在異國他鄉得街頭,寒冬也覺得心中溫暖,即使他曾經傷她入骨,她也記得她得六哥,那曾經對她最好得六哥! 看見六哥笑了,郁棽直接扶著沙發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郁景陽從廚房再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了已經在餐桌旁坐好的郁棽 "六哥"郁棽眨著眼睛看著六哥,有點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洗手去"郁景陽放下餐具,看著她的手說到,雖然聽見郁景陽得斥責,郁棽也並未當真,郁景陽早已進廚房那過一塊熱毛巾遞給她了.郁棽接過毛巾擦了擦手,看著鍋中早已下好得土豆夾起一塊,俗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郁棽想自己就應該是這樣吧,剛剛入了嘴就燙到了舌頭. "咳咳咳" "慢點"郁景陽趕緊一旁得水遞給她 接過水杯喝了大半,把水杯放一邊,雖然燙了舌頭,卻沒有影響她得胃口.從前在老宅,二伯母不喜歡這個,每次做火鍋都要說味道重,老宅就不再做這個了後來郁,棽棽只在外面吃過幾次.想來這也是第一次在家里吃火鍋 "六哥,我們多久沒有吃過火鍋了?"夾起鍋里剛剛下得羊肉片 郁景陽抬頭看了她一眼"好幾年了吧!"說完繼續吃著火鍋 "哦,原來都這麼久了"好像真得忘了似的,郁景陽卻停下了筷子,思緒就回到了當年郁棽回國的時候 整理著桌上的病例,看了一眼手表,時間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待會還要再去急診看看,兜里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五哥"解開衣服的扣子,拿過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阿棽回國了,依著她的脾氣估計是不會回老宅,你趕緊去找找,我的人在機場跟丟了她"郁景楓口氣里的疲憊 "出什麼事了?"郁景陽知道郁棽不是耍小性子的人,這個時候忽然回國國外必定發生了什麼事? "不要問了,趕緊去找阿棽,這件事千萬不要老爺子知道,還有千萬不要讓記者知道,我這邊暫時有事走不開,找到了告訴我,過幾天我回國看看"說完郁景楓就掛了電話,那天晚上郁景陽只能獨自出去找,秦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找起一個人來確實費力,最後找到她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走進包廂看著郁棽,眼角掛著淚痕,不知道是因為太辣還是真的哭了 "六哥"郁棽抬頭就看見站在門口的郁景陽 "回來怎麼不說聲?"郁景陽就那樣看著她 "想回來就回來了!"桌上的酒杯早已經空了,伸手拿過一旁的啤酒瓶,才發現酒瓶里也早已經空了,手一松,只聽"嗵"的一聲,酒瓶已經在地上碎開,郁棽一時愣住,郁景陽看著地上的碎玻璃,朝門外的服務生說到 "再送一箱啤酒過來" "好的,六少"服務員聽見郁景陽吩咐趕緊那酒去 郁景陽走到方桌旁,在郁棽對面坐下,包廂里溫度比較高再加上喝了酒臉上已經有幾分紅暈,看著少了幾分平時的孤冷 "小七" "六哥"郁棽笑了笑,兩個人就這樣無話 "六哥,六哥"郁棽看著發呆的郁景陽問道 "嗯?"郁景陽回過神 "你怎麼了?" "沒事,最近有點忙,有點累"那過一旁的羊肉加進鍋里,涮好夾進郁棽的碗里 "你們的事怎麼樣了?"想到上次回去郁景陽帶家的女朋友 "還在安排"郁景陽不想在此刻說其他的事,直接帶過 "六哥,合適的話早點定下來吧,三伯母一直盼著抱孫子呢"見他不想多說,郁棽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郁家孫子輩雖多可目前除了了大哥有小孩,已經結婚幾年的三哥郁景麒到現在卻沒有小孩,五哥郁景楓雖然沒有結婚,卻在國外,三伯母再想念叨,也沒有用,也只有在身邊的六哥郁景陽了,老爺子這幾年年紀大了,嘴上雖然偶爾念叨幾句,心里卻期盼的緊,二伯母自然也是知道這個,所以才會經常說三嫂 "小七,過完年我就回公司了"放下筷子,把喉頭給放進鍋里 "嗯,回去也好,三哥這些年也挺辛苦的,你回去是正常"郁棽沒有很大的詫異,郁景陽回去公司,不過是早晚而已,現在的郁家樹大而風不止,只希望在暴風雨來臨之前,他能有避風雨的能力,現在的六哥在郁家太懦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