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苼的警告


一 "對了,我忘了介紹了,這是駱夢苼小姐,墨陽從小的玩伴,夢苼這是我兒媳婦郁棽,墨陽媳婦兒"顧母開心的介紹道

"你好,我是郁棽,顧墨陽的妻子"郁棽沒有起身,只是坐在原位,看著眼前的駱夢苼確實很漂亮,漂亮的大眼睛,瓜子臉,一頭長發,身材屬于那種纖瘦,確實是上天的寵兒,不過臉色不太好有點蒼白,想來在顧墨陽心中只有駱夢苼才是值得唯一心疼的人吧

"夢苼,我記得你比墨陽小一歲吧?"

"剛好小一歲"

"這樣的話,你喊阿棽嫂子就可以了,這樣也親熱些,駱夢苼一愣,感覺什麼卡在喉嚨里,感覺心口有點悶

"駱小姐,我和墨陽結婚的時候好像沒有見過?"端起傭人送過來的茶水捧在手心覺得暖暖的,顧母雖然這樣說了但是郁棽也並未當真,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都不能當真的,一認真你就輸了

"嗯,今天剛從國外回來,想到好久沒有看見顧媽媽了,過來看看"並沒有提在機場被請過來的事情

"對呀!所來已經好幾年沒有看過夢苼了,這孩子真乖,一回國就回來看我"顧母笑了笑

"嗯,想顧媽媽了"

"駱小姐,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嗎?"

"嗯,一直在國外"

"嫂子,應該不認識我吧?"駱夢苼看著眼前的郁棽,郁家老爺子果然是如傳說中喜歡這個小孫女啊,就連結婚都沒有把她暴露在外人面前,把她保護的如此好

"聽說過,駱小姐也是秦城的名媛,雖然我一直不喜歡參加什麼活動,但是駱小姐我還是聽說過"

"是嗎?"苦笑著

郁棽沒有說話,只是看了駱夢棽一眼,果然和傳說中一樣讓人我見猶憐

"夢苼在國外這些年談戀愛了沒有?有沒有遇上喜歡的人"顧母像個長輩一樣關心道,聽著這一切駱夢苼在心里冷笑,當初自己為什麼逼不得已出國,為什麼現在需要偷偷摸摸的在國外過著那種生活,這一切只因為自己眼前的人,想到這說話的語氣變的尖銳

"沒有,這些年在雖然在國外,不過原來愛的那個人,依然愛著"說著看了一眼顧母,卻見她臉色絲毫未變

"看來我們夢苼是一個長情的人啊"顧母端著杯子看著駱夢苼忽然從心里覺得今天的決定是對的,這個女人不能留在自己兒子身邊,否則早晚有一天會毀了自己兒子,這好不容易換來的甯靜會付之一炬

"不知道駱小姐那個依然愛著的人是?"顧母和駱夢苼兩個人的交鋒,郁棽看的清清楚楚,結婚之後,自己從其他方面也認識了駱夢苼,畢竟這個在蜜月期間和自己丈夫在一起的人,她怎麼可能不認識,畢竟她還有一個那麼高傲的妹妹啊

"郁小姐想知道?"不是顧太太,不是其他,直接喊道郁小姐

"嗯,想知道"端著杯子一臉好奇

"好,剛好今天有時間我也想說說"駱夢苼笑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顧母此刻也是一臉期待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個幼兒園,小學,初中.他都像個勇士一樣守護在我身邊,小時候有一次放學回家,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司機沒有按照正常的時間來,他的司機來了,司機喊他回家,他卻沒有,他看了看我,然後拉起我的手,說到"阿苼,別怕,我在這陪你"就那樣我們在校門口等,直到司機來了,送我回了家,從那個時候我就決定我也要想他一樣站在他身邊------

你知道嗎?幾年前我們要訂婚了,但是那個時候醫院卻查出我不能懷孕,那天我抱著他哭了一個晚上抱怨命運不公,我已經連一顆好的心髒都沒有,連一個孩子的權利都要剝奪,那一刻我想到死,可是我害怕了害怕我死了之後,只剩下他在這個世界上,我知道這對他來說很殘忍,于是我退卻了.我想就算沒有孩子我們在一起還是會很幸福的,不過我卻沒有想到"說到這駱夢苼望著顧母,那目光複雜里面有說不清的東西,但是郁棽卻從里面看見了恨,沒有錯確實是恨


"後來呢?"一直未說話的顧母開了口

"後來?"輕輕呢喃,駱夢苼紅了眼眶"後來便沒有了後來"抬頭看去外面的天色已晚

"顧媽媽.時間不早了,我回去了"起身准備離開

"砰"的一聲門從外面推開,只見顧墨陽一臉陰霾的走進來

"阿苼"直接把駱夢苼擁進了懷里,這一幕之快誰都沒有想到,郁棽平靜的看著眼前相擁的兩人,就像一個觀眾,沒有任何表情,除了平靜看不出其他

"墨陽"駱夢苼看著這忽然出現的人,輕喊道

"我在,我在,阿苼"擁抱著懷里的人,眼中卻如深海一樣看著自己的母親和郁棽

"墨陽,你在干什麼?"顧母站起來憤怒的喊道,就算在家里自己的妻子還在這里,卻和另一個女人擁抱在一起

松開駱夢苼,看著她紅了的眼眶,心中一陣心疼

"我在做什麼?那你有做了什麼?"質問到

"我不過是好久沒有看見夢苼,喊她過來坐會,怎麼,我這個母親,你也要質疑嗎?"看著自己的兒子如此固執的維護駱夢苼,不禁讓顧母感到心寒,整個人都有一點顫抖,郁棽站起來扶住顧母

"媽,你先坐下"郁棽安撫道顧母,顧母看著此刻如此甯靜的郁棽,點點頭坐下

"吳姨,重新換杯茶給夫人"看著聽見吵鬧聲走出來的吳姨

"好的,少奶奶"吳姨看了一眼,空氣中緊張的氛圍,現在只能相信少奶奶了,趕緊去沖了一杯茶

氣氛就這樣僵持著顧墨陽有點不明所以的看著郁棽,她此刻的狀態不符合一個正常人的狀態"

"少奶奶,茶"吳姨端過茶遞給郁棽,郁棽接過茶

"媽,你先喝口茶"把茶遞給顧母,顧母接過,不明白郁棽此刻的用意

郁棽笑著看著顧母接過茶杯,目光又重新回到那兩個人的身上,自己的丈夫和另外的女人

"墨陽,你回來的剛好,剛剛駱小姐在講她所愛之人,講得不錯!要不要聽一下"笑著看著顧墨陽就像剛剛那一刻什麼都沒有發生

顧墨陽看著此刻的郁棽那笑意里明顯帶著無視,他從她眼里看不出什麼,只是平靜除了平靜一無其他

"駱小姐站久了腿麻,不如坐下吧"看著兩個站在一起的人

"不了,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駱夢苼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松開顧墨陽

"顧媽媽,我先回去了,有時間再來看你"直接走到門口,拿過大衣,打開門,門外還下著雨,顧墨陽看了一眼郁棽,追上前去

"阿苼,我送你"

"駱小姐,以前什麼你們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們結婚了,為了以防外面的閑言碎語影響了你的名譽,我建議你和我先生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