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
g,更新快,無彈窗,!

一 車子停在顧家門口,等待著人來開那沉重的鐵門,降下車窗看了一眼那鐵門上往下掉的雨珠,看到了旁邊那兩個字"顧宅",再望去隔著那錯落不一雨簾的記憶中的那段路,感覺有點遠,看不清楚,模糊.幾分中之後可以看見那雨中有人撐傘走來,車門緩緩拉開

"駱小姐"傭人撐著傘遮住駱夢苼,駱夢苼沒有說話,下了車,雨水濺落在鞋上,風衣的衣角也漸漸變成了深色,轉眼已到門口.傭人收了傘

"駱小姐,里面請"

駱夢苼點點頭走了進去,把外衣遞給傭人.看了一眼四周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擺設顧家老宅對駱夢苼來說並不陌生,從小她和墨陽就在這邊玩著長大,那個時候的他們天真美好,是所有人眼中的金童玉女,仿佛他們就是天生的一對,如果沒有那些估計她們此刻已經很幸福了.想到這這些年在國外的時光變得苦澀.收回自己的思緒,看著沙發上的人喊道

"顧媽媽"駱夢苼感覺眼睛有點酸,微笑著看著眼前的人,這麼多年過去,她還是原來一樣年輕

"夢苼來了,來趕緊坐"顧母笑著看著她,指著一旁的位置

"嗯"坐下來看著桌上顧母面前的那杯茶加上空氣中淡淡的茶香"顧媽媽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喝茶"

"嗯,這麼多年都習慣了"顧母笑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此刻傭人已經給駱夢苼端上了咖啡

"顧爸爸呢?"看了一眼時間,此刻應該在家的

"和老爺子出去會朋友了"

"爺爺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那些老朋友"駱夢苼笑笑

"夢苼這些年在國外還好嗎?"顧母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駱夢苼問道

"還好,謝謝顧媽媽關心"

"好就好,來嘗嘗這是你最喜歡的馬蹄糕"接過顧母遞來的馬蹄糕,輕輕咬了一口,果然還是記憶中的味道,記憶中那特有的味道

"怎麼樣?還是原來的味道嗎?"

"嗯,還是以前那個味道"

"是啊!國外應該很難嘗到家鄉的味道吧"顧母輕輕說到卻沒有注意到駱夢苼一瞬的失措

"嗯"放下手里的馬蹄糕點點頭,原來她說的是家里的味道

"夫人"吳姨從後廚走出來,看著顧母,再看到顧母對面的駱夢苼"夢苼小姐回來了"帶著一絲驚喜和驚訝

"吳姨"駱夢苼笑著點點頭,吳姨說來也是看著她長大的人

"對了,阿棽醒了沒有?"顧母忽然想到這一天了都沒有看見郁棽,"阿棽"駱夢苼在心里默念道,終于要見面了嗎,那個奪走本應該屬于自已一切的人

"夫人,我去看看少奶奶醒了沒有"

"嗯,去吧"顧母點點頭

"夢苼,怎麼了?"顧母見她在想什麼似的

"沒事"搖搖頭,繼續吃著那馬蹄糕

在床上躺累了,小心的下了床,走到椅子旁,拉開窗簾,打開窗戶.窗外的雨被風吹進來,飄落在臉上,涼涼的帶著冬天特有的冰涼.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多時間自己容易發呆了

"咚咚"敲門聲響起,想起身,才發現坐久了,腿麻了.只好放棄"請進"

吳姨推開門就看見坐在椅子上的郁棽和冷風帶來的涼意,特別是看見她外套都沒有穿,趕緊上前拿過一旁的毛毯給她披上

"醒了,怎麼不叫我"吳姨心疼的看著她,這才多久啊,已經生病好幾次了,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沒事,吳姨,我就是睡累了"臉色有點蒼白的笑笑,感覺坐久了睡意又來了,有點犯迷糊

吳姨見她這樣走進洗漱間,拿過毛巾,打開水龍頭用溫水把毛巾打濕,擰干

"睡了一天了,下去走走吧"

"嗯"接過吳姨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臉

趁著郁棽擦臉的時間,吳姨已經從衣櫃給她拿了一套衣服出來

"有客人來了嗎?"見她從衣櫃取了衣服出來,問道

"嗯,來了客人,下去見見吧"吳姨笑了笑

"好,我換下衣服就來"

"我在門口等你"吳姨衣服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又什麼想說的

看著吳姨出去,臉上的笑容收起,樓下估計有一場好戲等著自己吧,換好衣服扶著門出去,吳姨侯在門口,見她出來上前扶住她

"吳姨"

"我們下去吧"笑了笑說到

顧氏大樓

劉維看著桌上的手機,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嘟嘟"桌上的手機響起

"喂,現在什麼情況?人在哪?"

"駱小姐已經進了顧宅半個小時了,劉特助,你看還要跟蹤嗎?"

"顧宅?"劉維不明白夫人這樣的用意

"先待在那里看情況,等我的消息"說完立刻掛斷電話,立刻拖開椅子沖了出去

"劉特助"看著忽然跑過來的劉特助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會議還有多久結束?"

"還有半個小時"說完就看見劉特助沖進了會議室,這忽然而來的巨大開門聲,會議被打斷,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

"出什麼事了?"顧墨陽看著沖進來的劉維,劉維此刻顧不得什麼走上前在顧墨陽耳邊輕輕說了一句"駱小姐被夫人帶走了"

顧墨陽一愣,轉眼人就已經跑出去了,劉維被巨大的沖力撞到在一邊,會議室里的人此刻更加不明白發生了什麼,所有人有點呆滯的看著著忽然而來的不明情況

"抱歉,今天會議到此結束"劉維說完這句就跑了出去

顧墨陽直接從停車場開車出去,一路上駱夢苼的電話都打不通,就好像她以前消失的那天一樣,仿佛錯過這次就再也看不見她了,油門一直在加大

小心扶著郁棽下樓梯,再想到此刻樓下的駱夢苼,更加小心的扶著郁棽,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或許在第一次見這孩子的時候就喜歡這孩子吧.郁棽明顯感覺到扶著自己的人手上的力氣加重,不是故意的.而是帶著擔心的那種,郁棽沒有說話,只在心里多了一絲感謝

"媽"靠著樓梯扶手走下最後一步樓梯喊道

"阿棽"顧母笑著上前從吳姨手中接過扶住她坐在沙發上,抬頭就看見對面的人,朝她笑了笑

"媽,這位是?"郁棽疑問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