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紛飛3


有沒有在一瞬間,渴望永恒?

有沒有一回眸,期待身後有人在?

如若是你,于這漫長歲月護我周全,負重前行又如何!

顧墨陽開著車在車輛擁堵的路上,不知轉換多少個方向,才將車停在了路邊.看著顧墨陽停好車,下車.

街頭是一排橘色燈光,一路相連.兩個人走了大概幾百米.顧墨陽開始拉著她的手,朝巷子里走去.路口還是一盞橘色的路燈靠著一顆大楓樹,不過冬日,樹枝光丫丫的,只能看見零星幾片枯葉掛在上,樹枝在燈光下倒影在地面,斑駁陸離.顧墨陽牽著郁棽,風有點大,郁棽攏了攏外套.回握住他的手.沿著小巷走了幾百米,顧墨陽停在了一家小院子門口.門頭是仿的古建築.兩邊做成了挑簷.房簷上兩盞紅色燈籠雖著風晃動.兩扇木門禁閉,門上的銅輔首是虎型,怒目而視,在這夜里顯得有些冷清.顧墨陽上前推開門,郁棽跟著走進去他一起走進小院.進門就可以看見照壁.照壁中間雕刻的是一副山水.可以看見圖中的人泛舟而行.顧墨陽見她半天不說話盯著照壁看,笑了笑.牽著她從一旁進去.繞過照壁就看見燈逛明亮的房間,里面還有些許笑聲傳來.

顯然中間的房子就是大廳,走進一看門頭上方三個大字"聽雨軒".

"你是怎麼找到這的?"好奇的看著顧墨陽

"他呀!就是在這長大的!"顧墨陽還未回答,里面已經有人先聲奪人了.

只見門簾拉開,一位老人走了出來,銀白發絲,青色線衫套在肩上,高領黑色毛衣,黑色棉褲,腳上的繡花布鞋,不似尋常老太太,臉上的笑容和藹慈祥,整個人透出一股颯爽的氣質.

"奶奶"顧墨陽朝著老人叫道

"奶奶"郁棽也跟著叫

"你這臭小子說要過來,我忙活了一天,你到好,現在才來"老太太一開口便是訓斥,顧墨陽還不回嘴,就這麼乖乖聽著.

"怎麼不說話?"老太太見他不回答

"回了還不得收拾"顧墨陽輕輕念了一句,旁邊的郁棽正好聽到,調皮的看著顧墨陽

"奶奶,這是郁棽,我媳婦兒"拉過郁棽

"奶奶好"郁棽笑著叫道

"小丫頭,倒是挺乖"說著看了顧墨陽一眼,給了一個贊揚的眼神

"那是,我媳婦兒嗎!"得意的笑著

"你就擱這站著,走,小丫頭,和奶奶進屋去"直接牽著郁棽往里面走

"奶奶,你就偏心了哈!"顧墨陽說著要跟上來

"在這站一刻鍾,再進來"老太太回頭就是一個警告的眼神

郁棽快一步走到門口,拉開簾子,讓老太太先進去,回頭看了看還站在原地的顧墨陽,顧墨陽只是簡單一笑.

"丫頭"老太太回頭看見人還未進來

"奶奶"郁棽走了進去,看著剛剛坐下的老太太

"過來吧丫頭"指著一旁的位置

郁棽走過去坐下,老太太拿過杯子給她倒了一杯茶,茶香飄逸在空氣中,郁棽端起茶杯輕抿一口,唇齒留香.上好的西湖龍井果然不負虛名,郁棽放下茶杯輕笑,老太太見她笑也跟著笑了!

"不錯不錯"點點頭

"丫頭,你是郁老頭的孫女吧?"

"奶奶,見過爺爺!"聽她提起爺爺,郁棽不禁好奇,從未聽爺爺提過這位奶奶

"認識,不止認識你爺爺還認識你奶奶呢!年輕的時候你奶奶可是我們這些人里最有文化的人,想當初還是你奶奶帶著我看的書"郁棽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一旁的書架上書籍擺滿了

"可惜,你奶奶走得早!"老太低頭說了一句,那話里的歎息,讓人感到憂傷.到了如今古稀之年,身邊的老友離去,想來也是一種無法言說的孤單.

"奶奶,講講墨陽小時候吧?"看著老人陷入過往回憶,郁棽趕緊轉移話題


"好"老太太笑了笑,看著眼前的郁棽越發喜歡

"三小子,剛剛出生的時候,差不多半歲多可不是如今這個樣子,那時候經常感冒生病,一直不見好.顧家那老太太最喜歡這小孫子,顧老怪年輕時候是出了名的愛妻啊!眼看著媳婦兒為這小孫子傷心難過,也難受.不知是聽誰說放到別的地方帶說不定會好.顧老怪當天晚上就跑來告訴我,第二天就把孩子抱了過來.不過說來也怪,這小子來了沒多久,就開始慢慢好了,一轉眼就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媳婦兒都有了"老太太說著眼里都泛了淚光

"以後我們一起陪著奶奶啊!"郁棽笑在拉住老太太的手

"好!"老太太笑笑

"奶奶,我去把墨陽叫進來吧!"想到現在外面零下的溫度

"你這丫頭繞來繞去還是為了三小子"老太太故作埋怨,郁棽有點不好意思,只是淡淡笑著.

"去吧,去吧!省的你們說我老太太不懂風情"

"謝謝奶奶"郁棽笑著出了主屋,剛剛站在庭院中的顧墨陽已經不見,郁棽繞過照壁,看著剛剛關上的門半掩著,剛剛進來的時候之後,門是被顧墨陽關上.

郁棽拉著門上的輔首,只感覺如同冰塊,涼的入骨.門打開紅燈籠的燈光搖晃,邁出門檻.路上沒有行人站在路中間兩邊看了一下,朝著他們來的路口走去.

巷子里響起高根謝底咚咚的聲音,同時還有車輛的鳴笛聲和風聲唰唰作向.來時不覺得冷清,此刻才發現安靜極了.

郁棽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走了挺遠了,她記得進來的時候沒有走這麼長時間,想轉身回去,才發現鞋跟卡在了下水道的柵欄逢里,拔不出來.看了一眼周圍,只有幾個窗口亮著燈光,蹲下去想把鞋子拔出來,拔不出來.准備把鞋子的拉鏈拉開,慌忙之中連拉鏈也卡住.急出一聲汗.

"走,我們去接著喝!"

"好,走,接著喝!"

"哈哈,再給哥幾個找幾個美女,你們說好不好?"

"好,好,走,走"

郁棽蹲在地上,聽著那遠處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想到以前報紙上報道的那些事情,心中不免忐忑不安,卻無法擺脫被卡住的鞋子.站起身,看了一眼周圍,安靜的街道就連風聲都很清晰的聽見,腳步聲也越來越近,應該就在哪個拐彎處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郁棽閉上眼,不看,聽著周圍

"一"剛剛說出,瞬間被人抱緊懷里

睜開眼看著眼前的人

"你去哪兒了?"瞬間覺得很委屈,質問道

"老婆,我錯了,沒事,我在呢!"顧墨陽抱進郁棽,剛剛抱緊她的一瞬間,他感覺到她的害怕了

"混蛋"聲音里帶著哽咽

"沒事了"

"呵呵,喲,這還有約會的一對"只見幾個酒鬼站在一旁,打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