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風亂6
g,更新快,無彈窗,!

望著鏡子里面色不悅的自己,一顆一顆解開襯衫的紐扣.白色襯衣領口的口紅印越加明顯,打開水龍頭,撩了一捧水灑在臉上,鏡面留下不少水珠.眼睛中多了一抹複雜,看來他的顧太太,比想象中有趣.手一揮鏡面模糊不清,水珠往下落.

推開房門,浴室里的水聲嘩嘩的,把酒杯放在座上,給自己倒了半杯酒,看著妖魅的紅色搖晃,一口飲進酒杯里的酒.

"咳咳咳"冰涼入喉,有點難受,放下酒杯,再倒了一杯,剛剛的夢,讓自己有點不知所措.

在外人看來名聲顯赫,四大家族之一的郁家,有著外人羨慕的財富,地位,榮耀,權利.可是卻有幾個人知道她不想做郁家人.這些年的郁家,雖然人高馬大,但內部骨髓的流失卻已不止一日,若站不起那一日到來,怕是郁家就是毀滅之日.郁棽已經不敢想象,到時候利益糾紛,郁家敗落,眾人怎麼會護著她,如今是老爺子維護,到了那時會是誰呢?目光不由看向浴室,心中一陣煩悶,幾杯下肚,整個人暈暈的,倒坐在地上,就那樣癡癡的望著地毯.

顧墨陽拿著毛巾擦著頭發上的水珠,拉開門就看見坐在地毯上的郁棽,一旁的酒瓶還倒在一邊,把毛巾放在一邊.蹲在她面前,扶起她,郁棽眉梢,眼角都已泛紅,一看就知道不會喝酒,才醉成這個樣子.

"喝醉了?"

郁棽看著眼前的顧墨陽,剛剛客廳的一幕飄在腦海,心口一熱

"啪"的一聲,空間如同靜止,顧墨陽頭偏著,嘴里有一絲咸味,抬手摸了一下嘴角,一絲血跡留在手上,臉上火辣辣的.此刻喝醉的郁棽就這樣看著他,眼神渙散.也許是注意到顧墨陽的黑臉,手往後藏去

"怕啦?"顧墨陽看著她這個佯裝還走到藏起手,不知道是該覺得氣還是好笑

"把手拿過來"

郁棽搖搖頭,不說話,繼續維持這個樣子

"郁棽"顧墨陽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點

"把手拿過來"直接吼了出來

郁棽一愣,遲疑了幾秒,准備向後面退去,卻忘記了身後就是牆壁,無路可退,眼神里有一絲慌亂.

"郁棽"顧墨陽是真的生氣了,直接拉過郁棽,一把抱起

"放開我"郁棽手腳並用掙紮著,卻也無用,喝醉酒,整個人軟軟的,掙紮幾下,只覺得頭更暈,眼睛不由自主的想閉上

顧墨陽抱著郁棽走進浴室,直接抱她站在浴缸里,花灑打開,溫水灑下,郁棽只感覺被扔進了水里,本能靠著顧墨陽胸口躲去.顧墨陽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她,直接把郁棽放在浴缸里,花灑里水流源源不斷灑下,郁棽想爬出去,整個人卻沒有力氣,只能捂著臉靠著浴缸.

"醒了嗎?"顧墨陽關掉水流,看著捂著臉的郁棽,把她的雙手拿開

"郁棽,醒了沒有?"郁棽睜開眼看見的就是顧墨陽質問的樣子

"還沒醒?"見她不說話,直接打開花灑,水再次落下.想捂住臉,顧墨陽卻抓住了她的手,動彈不得.

"顧墨陽"郁棽叫著

"醒了"關掉花灑,看著郁棽,看著眼前這個狼狽的郁棽.按照正常他此時應該在國外的談判桌上,要不是前天晚上和客戶吃飯時客戶太太說起,這幾天就是她們西方的新年,他也不會這麼快回來.處理好工作,他連夜趕回來,結果卻挨了一巴掌.等于他這是回來找打的嗎?

"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解釋什麼?"疲憊的說到

"顧太太是忘了剛剛的事,需要我給你回憶一下?"

"不必了"郁棽經過這一翻折騰也清醒了一些

"我喝多了,剛剛抱歉"郁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大有和他杠上樣子

"看來還沒有醒?"手一按水再次落下,郁棽措手不及,喝進去進口,嗆的咳嗽起來,顧墨陽才關掉花灑

"顧墨陽,你就是個瘋子?"只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泡進水里,窒息死亡.

"解釋?"

"你在外面拈花惹草,還要把證據帶回來,給你一個耳光又能怎樣?你滿意了嗎?"郁棽幾乎怒吼著,用盡全身力氣

顧墨陽一怔,剛剛還以為他這顧太太挺有趣,看來是一只暴躁的刺猬

"為什麼不問我?"

回應顧墨陽的是一個白眼,郁棽只感覺疲憊不堪,靠著浴缸昏昏欲睡.

"那我可以理解為顧太太是吃醋了嗎?"連他自己都未擦覺話語里有一絲興奮,不過可惜他面對的是郁棽,而郁棽已經睡著,回應他的是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