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風亂4
g,更新快,無彈窗,!

郁棽看著後視鏡里越模糊的人影,即使車里開著暖氣,額頭的冷汗,還不斷冒出.腳下的油門不斷加快,車速飚升,寒冬的深夜里路上行人不多,一路無阻,直到身體的不適越來越嚴重,一腳刹車,慣性使人向前傾去.

緊急刹車的聲音消失于黑夜里,郁棽趴在方向盤上,半天沒有動,如同睡著了,臉色卻越加蒼白.

慢慢睜開眼,看了眼前方,幸好沒有人,撐起身體向後靠去.閉上眼睛,深呼一口氣,才感覺活過來了.打開車內的燈,拉起袖子,手腕處已經一片青紫,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剛剛面對三伯母不知如何的時候掐的.雖然是郁家人但自己卻並不喜歡,郁家帶給自己的是壓抑,是無法喘息,是靈魂深處都無法掙脫的烙印,只因為她姓郁,是郁家人,留著郁家的血,就算死也不能改變的事實.想到這些內心不能平靜,看了一眼車外,黑色彌漫.遠處有車輛行駛的聲音傳來,可以看見微弱的燈光,到了近處,那橘色燈光刺眼,看不清那車子的模樣,車子經過車旁並未離去,而是停了下來.

郁棽降下車窗看著對面車里的人

"六哥"

"要回去了嗎?"郁景元看了一眼車里的郁棽

"嗯,要回去了"點點頭

"早點回去休息"說完郁景元就開車離去

"嗯"話還未說出口,聽見的就是車子離去的聲音

聽著越來越微弱的聲音,車窗未拉上,寒風吹來,臉上一片冰冷.卻帶來一絲清醒.今夜的郁宅每個人都很奇怪,從三伯母叫她回去開始,郁景麒的動機,郁洝的無視,包括曲思妍,過往來襲,如同冰刀,刺人于無形.

推開門,將包隨意扔在一旁,整個人躺進被子里,房間里雖然開了空調卻還是冷,整個人卷縮到一塊,就這樣迷迷糊糊睡著了.

黑夜里,門被敲敲推開,踩在羊毛地毯上沒有聲音發出,看了一眼床上卷縮在一堆的人,輕笑著走到床邊,把她拉起抱進了懷里.

郁棽睡得半夢半醒之中,感覺有人拉自己,眼睛卻不想睜開,迷糊中可以聞見香水的味道,淡淡的.

顧墨陽看著懷里還不願意醒來的人,覺得也是好笑,照平時估計早就把他撲倒了,也只有他這顧太太無動于衷.

"阿棽"想了想還是打算把她叫醒

"阿棽"

"阿棽"

"阿棽"

郁棽感覺自己進入了夢鏡里,遠處有個人不停叫著自己,到處都是白霧,她看不清方向,分辨不出那個人的位置.

"阿棽,我是媽媽"

"阿棽,我是媽媽呀!"

"阿棽,你快過來?"

白霧中隱約可以看見人影

"你是媽媽?"嘴里雖然遲疑的問道,但是腳步卻向前邁出

"對,阿棽我是媽媽,快過來!"

"你真的是媽媽?"

"阿棽,我是你媽媽,過來啊,到媽媽這里來"白霧中的人影溫柔的呼喚著

"媽媽"

"媽媽"

"媽媽"

"媽媽"

郁棽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眼看離那人不遠,後面卻傳來叫聲

"阿棽"

"阿棽"

"阿棽"向前的腳步停住,靜靜聽著後面的聲音,那個聲音是個男人的聲音,聲音很熟悉,她聽過卻一時想不起,雙手抱住額頭想努力回憶起來是誰?卻發現越想頭開始越痛

"阿棽,你怎麼了?你過來啊?媽媽在這"白霧處的人看見她停下腳步繼續,緊張問道

"阿棽"

"阿棽"

"阿棽"

"阿棽"身後的人不停叫著,郁棽回過頭望去,那里站著一個人,同樣也看不清是誰!

"阿棽,媽媽在這兒啊?"見她回頭,女人聲音里多了一份焦急

"媽媽"

"媽媽"

"媽媽"

"媽媽在那!"

"媽媽在那!"郁棽站在原地自言自語

"對呀,阿棽,過來,來媽媽這里"白霧處的女人繼續呼喚著

郁棽看了一眼身後的人,回身繼續向前走去,看著白霧處的女人,一步一步向前,

"是你嗎,媽媽?"

"是,阿棽,我是媽媽!"女人開心的笑著

"媽媽"

"哎"白霧處的女人回應著,郁棽眼里的最後一絲遲疑也不見了,眼神里堅定無移.

一步一步不長也不短,走進了白霧之中,看清了眼前的人,郁棽細細看著她的眉眼,才發現自己和她有多麼像.

"媽媽"輕輕的喚了一句

"阿棽"女人眼里泛著淚光,手撫摸著郁棽的臉

"你去哪兒了?"看著她問道

"阿棽,媽媽抱抱你好不好?"女人用近乎乞求的語氣

郁棽沒有說話,女人見她沒有回答,直接抱住了她.

靠在她的肩上才發現,媽媽的肩膀是這種感覺,很溫暖,很溫暖,不由想到這些年獨自走過的自己

"你去哪兒了?"

"為什麼不來看我?"

"為什麼不回來?"

"你們都不要我了嗎?"

接連幾個問題,女人就這樣抱著她,輕拍著她的背

"阿棽,媽媽以後再也不離開你了"

"媽媽以後再也不離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