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
g,更新快,無彈窗,!

從昨天顧氏單方面發布顧雨墨和莫應琨已經離婚已成事實開始.兩家的股票一路跌落,相較于顧氏莫氏,郁氏的股票從一路高漲.這其中顧郁聯姻為其中最大的原因.

郁氏

"還沒有查到顧雨墨去了哪嗎?"看著電腦上的股票交易,郁景麒問道

"沒有,不過就連莫應琨也沒有查到,看來這次顧氏也是鐵了心要和莫氏劃清界限了?"陳紹疑惑的說到

"查清楚他們離婚的原因嗎?"當年顧雨墨和莫應琨從顧氏跳下去,都還要嫁給她,如今沒有任何原因離婚,自然是不可能的

"還沒有,不過我們查到林潔回國了,就在不久前"

"林潔?"關掉電腦,疑惑著看著陳

"當年莫應琨和莫家差點斷絕關系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後來顧雨墨不知用了什麼手段逼走了她.莫應琨才拉著顧雨墨跳下顧氏"陳紹回到

"查下林潔最近的動向?"郁景麒大致明白顧雨墨離婚的原因

"好的!"

"景元,最近忙什麼?"

"最近六少爺一直在醫院,很少回老宅,而且曲思妍那天晚上他們在天台上大吵一架,明天會去曲家見曲思妍父母"

"他也該結婚了"看著窗外,最近秦城一直霧雨蒙蒙

"照這個進程應該快了!"

"老五,那邊有什麼動作嗎?"

"五少那邊,最近新接了一個工程,連七小姐結婚都沒有回來,怕是年底也不會回來"

"是嗎?"聽著周圍的人都按照計劃中,心中才感到安穩

"總裁,我先出去了"

"嗯,給太太打電話,告訴她我晚上回去吃飯"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郁景麒點點頭

郁景麒推開房門,餐廳里燈光昏暗,桌上擺滿了菜,燭火明亮.歐陽玥就在對面坐下

"回來了?"溫柔的笑著

"今天有什麼事嗎?"拉開椅子坐下,疑惑道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忘了"站起身,走到他身旁,給他杯里倒上酒

"不過也是,你這麼忙怎麼會記得?"拿起酒杯遞給他

"今天是2016年12月18號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站起郁景麒身後,手放在他肩上,他的肩膀足夠寬大,不過卻不是她所能依靠

"你不記得也正常不是嗎?畢竟本來那天新郎原本不是你?"郁景麒端起酒杯的手一頓,直接從他手中拿過酒杯,將里面的酒一飲而進

"你喝醉了!"拿過她手上的酒杯給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進

"我不醉還能干什麼?有誰知道郁氏總裁的太太其實是個酒鬼,是個整天醉醺醺的酒鬼"眼里含淚的看著郁景麒,這場婚姻毀了她整個人生,讓她卑微如螻蟻,看不見未來

"恨我?"盯著她那了紅了的眼眶

"呵呵,恨你?"嘲笑道

"我真想殺了你!"手緊緊握成拳

"是嗎?"郁景麒拉過她的手,一根一根扳開,直到看見她手心已經掐出指甲痕跡

"玥玥,你不是好奇那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嗎?"郁景麒溫柔的看著她

歐陽玥卻覺得全身冰涼,全身發抖,想要掙開他拉住的手

"怕了?"笑著看著她發抖的身體

"放開我!"驚恐的叫到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嗎?"聲音愈加溫柔

"放開我!"用力一扯,直接摔在地上

"我不想知道,不想知道"卷曲身體躺在地上,雙身捂著耳朵,一副失魂落魄

郁景麒起身走到她身邊,拉起她,把她捂著耳朵的手拿開,輕輕在她耳邊說到

"是姚昊宇他親自把你送到我床上的"聲音溫柔刺骨

歐陽玥感覺全身涼透,麻木的看著他

"不是的?"半天才說出一句

"呵呵,不是,你知道嗎?我告訴他,我給他一百萬,只要和你分手.他說他愛你,錢不能阻止你們的愛情"郁景麒看著剛剛還麻木的歐陽玥眼里有了一點點希翼

"可是你知道嗎?你以為他真的那麼有骨氣,我的手下只是隨意說了句那你就把命留下,他立刻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撿起那張支票,乖乖答應"笑著看著歐陽玥眼里剛剛還升起的希望,一點點消失

"對了,你知道當時我是在哪看見他的嗎?"嘴角浮現笑意

歐陽玥的身體崩的緊緊的,好似隨時四散開來

"在你最好的閨蜜床上"郁景麒滿意的看著失去了生機的歐陽玥,站起身,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酒,喝完.看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歐陽玥上了樓

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流出,那天晚上醒來的時候,看著自己身邊的郁景麒除了悔恨交加,對不起姚昊宇卻從未想過自己是被他親自送到郁景麒床上的.也終于明白為何和郁景麒結婚之後奚瑤為何不再和自己聯系,不過是怕事情敗露,郁景麒報複.而自己就在這一日複一日的折磨中,郁景麒給了一顆包裹著厚厚糖衣的愛情藥丸,開始甜的發膩,糖衣褪去苦入心間,成了毒,傷不了他,唯獨自己苦苦下咽.

慢慢站起,走上樓梯.推開房門,走進浴室,熱水灑下.躺進浴缸里,溫熱包裹自己,水不斷往上升.

這些年的片段,在腦海里不斷上演,才發現自己記憶里全是一個瘋子般的存在,是一個酒鬼,一個不見天日的失愛者.想起父親每每那期待的目光,婆婆的刁難,郁景麒的無視,原來自己一直都活得這麼累,此刻卻如此輕松,身上慢慢褪去的疲憊感,微笑著看著那光,緩緩閉上眼

"再見了,郁景麒!"

"再見了!"被溫柔的水擁抱

迷糊中耳邊傳來

"歐陽玥女士,你願意嫁給郁景麒先生為妻嗎?"

"我願意"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