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相信爸爸"莫應琨抱起女兒看著玻璃上的雨珠

"媽媽,什麼時候回來?"趴在莫應琨肩上,小手揉著

"很快的"輕輕拍著小優的背

"那小優乖乖的,媽媽就會回來了!"

"好"就這樣靜靜抱著女兒,聽著她均勻的呼吸在耳邊響起,抱著她上樓走進房間把小優被子里,拉好被子.

人人都說女兒是自己上輩子的小情人,這世才能成為自己的女兒.女兒相對來說更像自己的父親,可是小優的眉眼都和顧雨墨一樣.當初自己知道她逼走林潔,一怒之下沖到顧氏集團,拉著她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他以為這樣就能打消想嫁給自己的決心,畢竟那個人願意自己的枕邊人有想殺死自己的心!可是她還是不聽父母的勸,執意嫁給了自己.結婚的前幾年他想盡方法來折磨她,就是為了報複她當初逼走林潔,顧雨墨像塊石頭,不會有任何回應.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四年過去,她懷孕了,有了孩子之後,她將更多時間放在孩子身上,那段時間他故意經常加班,加到凌晨才回家.或是經常出去應酬,每天帶著一身酒味回家.她只是淡淡看他一眼,挺著肚子去客房.一天,兩天,轉眼之間到了小優出生的日子.那天自己正在開會,母親打電話過來,自己一直未接,要不是助理接了電話,那可能他就錯過了小優的出生,不是這世界上第一個抱她的男人.

母親在電話里說她要生了,叫自己趕緊來醫院,他急匆匆的趕到醫院,產房門口已經有許多人,有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不過他們看自己的目光里卻複雜難懂.確實誰希望自己的女兒身死攸關的時刻,為了給他生孩子,結果那個男人還在最後才出現!後來在一次吵架中他才知道顧雨墨從沒有想過要在那天打電話給他.那時他再次覺得這個女人的心有多狠.

當護士從產房抱著小優出來,全身粉粉的,那是自己第一次看見這麼小的孩子,而這個孩子是自己和她的孩子,伸出手有點顫抖的接過孩子,很軟很軟.明明手里很輕卻感覺重了許多,她睜開眼隱隱約約對自己笑,那時自己就想不管里面那個女人做過什麼,孩子是沒有錯的!他給女兒取名莫宥就是希望她將來無憂無慮.

手輕輕放在睡熟的小優臉上,這幾年他和顧雨墨之間的關系慢慢在好轉.只是自己唯一沒有想到的是林潔會回來,而他也低估了顧雨墨,低估了她的心,當年那麼固執倔強的顧雨墨,那個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顧雨墨,那個在他羞辱她時的顧雨墨,或許就在她懷著小優的時候,那時候經常晚歸的自己,她就早已經放棄了.要不是有女兒,或者她早就離開!林潔回來看似是導火索,不過她自己給自己的借口,一個徹底從他的世界消失的借口.

桌上她抱著女兒的照片陽光燦爛,漂亮的迷人

"你逃不了的!"看著照片喃喃自語

顧宅

"據悉就在今天上午莫氏總裁莫應琨和妻子顧雨墨辦理了離婚,辦理完離婚,最近和顧墨陽剛剛結婚的郁氏的七小姐郁棽親自送顧雨墨去了機場,不過目前這一消息莫氏集團和顧氏集團尚未有人回應……"顧墨陽走過來關掉電視,看著自己母親難受的樣子

"媽,放心吧!二姐自然會照顧好的自己!"

"你懂什麼?當初我和你爸說什麼也不肯叫她嫁給莫應琨,一個會拉著她去死的男人怎麼值得她去嫁,要不然也不會今日的結果"顧母傷心的說到

"媽,好了!二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明白!"安慰到

"是啊!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讓我省心過"埋怨的說著

"媽,我又什麼時候讓你不省心了?"好好的扯到自己身上

"你就讓我不省心吧!我可告訴你,兒媳婦我只認阿棽"

"好了,事情已經過去再說又有什麼意義"一旁的顧父出聲道

"行,你就慣著吧!"顧母說著直接上了樓

客廳里只剩父子兩人

"雨墨的事情安排好了沒有?"顧父端起桌上的茶杯,看著他

"已經安排好了"點點頭

"那明天就把消息公布出去吧!"

"已經叫劉維處理好了"

"墨陽,不管你和駱夢苼之間如何?我和你們,包括爺爺只認郁棽,你懂嗎?"顧漢庭放下杯子語重心長的說到

"明白"顧墨陽明白,父親自然知道前段時間的事情,這是在警告

"好了,我去休息了,你也休息去吧!明天還有一場雨要來呢!"起身看著他

"好,你早點休息!"看著父親上了樓,靠著沙發,明天確實有場雨要來,拿出手機給劉維打電話

"安排好了沒有?"

"已經安排好了"

"嗯"掛斷電話,看了眼時間,已經不早了.上了樓,推開房門,郁棽還在睡著,從機場回來就有點不舒服,一直睡到現在.摸了摸她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把她叫醒

"要不要叫醫生來看下"看著她臉色因為睡覺的原因比較紅潤

"不用"搖搖頭

"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餓"

"那我去洗澡?"

"嗯"

"你先睡吧!"給她拉了拉被子

洗完澡,躺進被子里,把郁棽拉到懷里,她的腳和手睡了這麼久還是冰涼的.把她的腳拉過靠著自己,抱緊她

"洗好了"睜開眼被他拉腳的時候就醒了

"還會不會冷?"將她的手放進自己衣服里

"不會"可以接觸他溫熱的皮膚,有點發呆的看著他

"想什麼?"

"沒什麼,二姐走了,那對公司會不會有影響?"

"放心,有我在"把她抱得更緊

"顧墨陽"盯著他叫到

"嗯?"

"顧墨陽"

"嗯"笑著聽著她叫到

"顧墨陽"

"我在"

"顧墨陽"

"我在"

……

郁棽一遍一遍叫著,顧墨陽回應著她.慢慢懷里的聲音越來越小,不再響起.看著已經睡熟的郁棽輕輕親吻她的額頭.顧墨陽也閉上眼,趁著夜色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