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家人


"二姐呢?"松開她,接過她手里的碗

"還沒醒,你去叫二姐吃飯吧?"把飯勺放回去

"嗯"把飯放到餐桌上,上了樓,直接敲了敲客房的門

"二姐"

"二姐"

見里面人並沒有回應,直接推開門.房間里沒有開燈,顧雨墨坐在地上,低著頭看不清她的神情.沒有開燈,慢慢走過去.在她身旁坐下

"還記得當年嗎?"顧雨墨開口

"記得"顧墨陽笑笑

"會怪二姐嗎?"她的離婚此刻是風平浪靜,一旦透露出去,那將是一場風波.顧家在秦城的地位極有可能發生改變,這是一場本可以阻止的風波

"你會怪我嗎?"反問著她

"不會"顧雨墨堅定的回答

"二姐,沒事的!相信我"抱住顧雨墨

"我相信你!"靠在他肩上

"好好對阿棽"顧雨墨自然清楚駱夢苼回來了

"好"

"我們去吃飯吧!"顧雨墨起身走出房間

顧墨陽坐在地上,自然明白顧雨墨說的,眼里一片深海.

"好香啊!"顧雨墨走下樓梯,看著桌上豐盛的晚餐,拉過椅子

"二姐"郁棽笑笑

顧墨陽站在樓梯口,看著樓下正笑著的兩個女人

"吃飯了!"顧雨墨抬頭就看見站在樓梯口發愣的顧墨陽

"嗯"走下樓梯,坐在郁棽旁邊

"阿棽,果然是賢妻良母"夾起一只蝦嘗了嘗

"二姐,那你可就猜錯了,這是我媳婦兒叫的外賣"

"是嗎?沒看出來"說著看了一眼郁棽,

"阿棽,下次把這家地址發給我"

"好"郁棽笑笑繼續吃著碗里的飯

顧雨墨看了她一眼,再看著桌上的飯菜,全都是自己弟弟喜歡的菜,這味道明顯就不是外賣的味道,而顧墨陽一臉未覺的樣子,再看郁棽一臉自然就明白了.

郁棽靠在床頭,翻看著雜志

"二姐,下午說了什麼沒有?"

"沒有"看著他

"明天,你陪二姐去吧?"合上雜志

"好"索性將雜志放過一旁

"你昨天說要孩子?"顧墨陽看著她

"開玩笑的,我現在還想過二人世界"笑著抓了抓他的頭發,發絲變亂

"是嗎?"


"嗯"點點頭,靠在他懷里,可以聽見他心髒跳動

郁棽開著車,看著前面擁堵的路面,此刻上班高峰,堵車堵的嚴重.顧雨墨坐在一邊一路一句話都未說,一直看著窗外.

"二姐,你要不要睡會?"看她的黑眼圈,雖然用了粉底遮蓋,還是可以看出整個人挺疲憊

"沒事"搖搖頭,降下車窗,冷風吹來,不寒而栗

到了民政局門口,看著對面不遠處從車窗下來的莫應琨,看來他已經等了一會兒了,車上副駕駛還坐著一個人,一個女人,顧雨墨自然也看到了.

"阿棽,你到車上等我吧!"拿著包下了車

"好"看著對面走來的莫應琨

顧雨墨走上去,看了一眼莫應琨身後車上的女人,轉身就上了台階.高跟鞋接觸地面,聲聲作響,莫應琨複雜的看了一眼,跟了上去.門口已經有人在等她們了

"兩位這邊請"跟著工作人員,走到一旁

"兩位請填一下這份表格"從一旁抽出兩份表哥放到兩人面前

顧雨墨拿起筆一言不發的往上填寫,莫應琨看她如此決絕

"你聽我解釋行不行?"握住她寫字的手

"解釋什麼?什麼時候上的床?孩子不是你的?莫應琨你不嫌惡心我都嫌!"看著他的眼神就如同看見了蒼蠅般

"你不要後悔!"莫應琨拿起筆開始填寫

顧雨墨率先寫好,遞給工作人員,不一會莫應琨也遞過去

"兩位證件帶了嗎?"工作人員看著臉色不好的兩人

"帶了"兩人從包里各自拿出證件

"兩位的婚前協議有嗎?"工作人員看著這兩人,一副已經見怪不怪的樣子

"有"莫應琨拿出離婚協議

工作人員仔細看著

"財產分配,二位有異議嗎?"

"沒有"顧雨墨搖頭

"沒有"

"孩子的所屬權歸男方所有,你同意嗎?"

"同意"

"那好,我現在就給二位辦理"接過所有證件

顧雨墨親眼看著離婚證的鋼印落下,一閉眼,再睜開,兩人面前都已放了一本離婚證

"兩位,已經辦好了!請收回各自的證件"

"謝謝"顧雨墨拿過桌上的證件收進包里

莫應琨收好證件,看著已經出了門的顧雨墨追了上去

"有時間多來看看小優吧?"

"有時間再說吧!"看了一眼遠處的車子,走下樓梯

郁棽看著走出來的顧雨墨下車走了過去

"二姐"

"走吧!"顧雨墨聳聳肩笑笑,走下最後幾步台階,沒有看身後的人,直接拉過郁棽上了車.

郁棽看了一眼正望著她們的莫應琨和林潔,發動車子離去.

"二姐,回老宅還是?"看著自上車開始就閉著眼的顧雨墨


"送我去機場吧!"閉著眼開口

"好"郁棽點點頭

到了機場,看著顧雨墨從後背箱提出不知何時放進去的行李箱.站在登機口,聽著廣播開始登機的聲音

"二姐,真的不跟爸媽說一聲嗎?"

"我已經給爸媽發消息了!"顧雨墨輕笑,有種雨後天晴的感覺

"阿棽,昨天的晚餐是你做的對嗎?"看著郁棽那沉默的性子

"嗯?"眼睛睜大

"你看見了?"

"沒有,我沒看見,可是昨天的菜都是他喜歡吃的,有一道菜鹽多了一點,我可不是他會信你的外賣"

"你告訴他了?"疑問道

"沒有,我想還是你親口告訴他最好!"

"阿棽,我不知道你們之間,但是請你相信墨陽,為你們之間多做一些努力"

"謝謝,二姐"郁棽看著她

"我們是一家人,謝什麼!"顧雨墨抱住郁棽

"不過,阿棽,二姐謝謝你!"從她出來之後,那車里的女人沒有下來,她就明白自己這個弟媳看著斯斯文文,一幅冰冷的樣子,其實還是很關心她的!

"二姐,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啊!所以你也不用謝我"郁棽笑著看著她,也羨慕她的敢愛敢恨.

"請AU1506的旅客抓緊時間登機"

"請AU1506的旅客抓緊時間登機"

廣播里的登機廣播響起

"好了!我走了!"拉過行李箱,笑著走進檢票口

"注意安全"

"嗯,回去吧!"顧雨墨揮著手笑著看著她

郁棽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見她

將林潔送回去,莫應琨直接去了公司,坐在辦公室里,打開微信朋友圈,最後一條是顧雨墨一個小時以前發的.

"一直擔心你會走,如今你走了,真好!顧雨墨,加油!"

再翻她的朋友圈所有都以刪除,重新翻看她的微博,已沒有任何痕跡.忽然覺得什麼不對了?電話已經播出去

"對不起,你撥打的號碼已是空號,請查詢後再撥!"

重複幾遍之後,依舊如此.

忽然想到跟在她身邊的保鏢,立刻打了過去

"總裁"

"太太呢?"脫口而出

"太太?"對方疑惑道

"她人呢?"莫應琨聽著他們疑惑的聲音已經明白這幾天發生了什麼

"太太就在剛剛不久發短信告訴我們你們離婚了,不需要再跟著她了!"莫應琨只感覺心里有什麼地方倒掉

"你們最後跟著太太是什麼地方?"

"太太正往機場去"保鏢也明白可能出了什麼事,立馬回複

"現在立刻給我去機場把太太攔下來,不顧一切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