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而不得


清晨醒來的時候,顧墨陽已經上班去了.餐廳里只有顧母一個人吃著早餐

"早,媽"

"阿棽,吃早餐吧!"

"嗯"拉過椅子坐下

"阿棽,今天有什麼事嗎?"

"今天沒有事,怎麼了媽?"疑惑的問到

"吃完早餐,陪媽出去逛逛吧"

"嗯"點點頭

吃完早餐,郁棽陪著顧母去逛街.兩人直接去了顧氏的嵐麗百貨

"夫人好,三少奶奶好!"導購員看著兩人進門熱情的招待

"最近新上了什麼款式?"顧母看了一眼店內

"你這邊請"導購員引著兩人向里走去

"把那件橘色的羽絨服那過來給我兒媳婦試試?"顧母坐在沙發上,看了一眼周圍

"媽,我有衣服!"郁棽一聽是給自己買立即勸阻到

"你那衣服都是素色的,你皮膚這麼白,當然亮色好看了,去試吧!"顧母笑著看著自己的兒媳

"夫人真是關心少奶奶,這麼細心的事都發現了,少奶奶你去試試吧?"導購員也在誇獎著,顧母笑的更開心

"那好吧!"脫了外套,穿上導購遞過來的羽絨服,站在鏡子面前,整個人確實精神不少

"這件不錯,我們阿棽長得好看,穿衣服也好看"看著此刻的郁棽笑著說到

"都是媽的眼光好"脫下外套,遞給導購,接著又試了幾件衣服,出門的時候手上已經幾個手提袋

"我們去那邊看看吧!"顧母笑著說到

"好"點點頭

"阿棽,墨陽今天說了什麼時候下班嗎?"

"他沒有說"

"你啊!有時間多給他打打電話,叫他收收心"顧母見她一副沉默的表情,怕她受委屈

"嗯"

"伯母,真巧啊,你也在這邊逛街"完全沒有料到拐彎處駱夢婕會在那里

"是,夢婕啊!"顧母看著眼前的女人,禮貌性的笑著

"伯母,最近還好嗎?"駱夢婕走過來,親切的想要去挽著顧母的手,被顧母不著痕跡的推開了

"好哦!夢婕,你姐姐最近好不好呢?"顧母向來不喜歡駱家姐妹,更何況還有她們的母親是自己憎恨的人!

"謝謝伯母關心,姐姐最近還不錯"說著故意看了一眼郁棽,這幾天鬧的沸沸揚揚的顧氏總裁丟下新婚妻子帶著駱夢苼在國外,她就不信她能好過

"既然不錯,就叫她好好過,好日子不容易"顧母看著她

"呵呵,伯母真會說笑"自然能明白顧母這是在警告自己

"阿棽,我們去那邊逛逛"顧母叫著一旁一直未開口的郁棽

"伯母,我想和郁棽聊下"駱夢婕是有目的來的,啟會放過機會

顧母看向郁棽,只要她說不同意,立刻就走

"媽,既然駱小姐找我,那肯定有事!你先去那邊逛逛,我一會過來找你"知道顧母擔心自己吃虧

"嗯"顧母點點頭,看了一眼駱夢婕離開

"走吧"駱夢婕指著另一個方向的咖啡廳,郁棽沒有說什麼,步進咖啡廳.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你好,兩位需要點點什麼?"服務生拿著單子過來


"一杯咖啡"

"一杯檸檬水"

"再上幾分甜品"

"好的,兩位請稍等"服務生笑著離開

"顧家少奶奶做得感覺如何?"略帶挑釁的問道

"還不錯"笑著看著駱夢婕,她可不信會有巧遇什麼的

"確實是還不錯啊!這新婚燕爾的墨陽哥就在國外游玩,把你拋在家里,這傳出去可不好聽"駱夢婕挖苦道

"怎麼你難過?我這顧太太都沒難過,你這難過可是夠難過啊"郁棽自然明白她的挖苦

"你……"

"你好,打擾一下兩位"服務生端著東西過來

"這是您的咖啡"

"謝謝"

"這是您的檸檬水"

"謝謝"

"兩位請慢用"將甜品放在桌上,拿著單子離開

駱夢婕盯著郁棽面前的檸檬水笑道

"看來,你為了顧太太的位置可是夠用心的啊!"

"比起你們,還是差了一些"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酸味彌漫口腔

"你說墨陽哥會多久就玩膩了呢?"郁棽口吻里的你們自然是指她和駱夢苼

"這你得問他去了"

"有時間真的找墨陽哥問問"玩著手指上新做的指甲

"是嗎?那你早點問問我好做准備"勺了一口甜品放進嘴里,酸味不見了,卻甜的膩人.搖搖頭,放下勺子.

"郁棽,你聽過墨陽哥和我姐的故事嗎?"看著郁棽還是一副無動于衷的表情

"那到沒有"背靠著沙發,看著一直挑釁的駱夢婕

"我姐和墨陽哥從小一起長大,那時候姐姐經常帶著我去找墨陽哥玩,姐姐自出生開始就有心髒病,墨陽哥一直照顧著.可是顧伯母竟然跟墨陽哥說只要娶我姐,她就去死.那時候什麼都陷入了僵局,直到五年前我姐一夜之間消失.那段時間墨陽哥跟瘋了一樣,到處找我姐,可是卻一直沒有找到.墨陽哥才開始出現在娛樂報紙上,經常左擁右抱,包括娶你,他的目的我明白,就是為了逼我姐出來."駱夢婕一副感動的樣子看著她

"所以顧墨陽上個月去美國,就是為了見駱夢苼,現在叫我早點把位置讓開,你姐姐回來的時候,直接上位嗎?"郁棽端起杯子依舊一副無恙看著她

"你覺得你還在這里站著位置"駱夢婕完全沒有想到,郁棽居然會說出自己要說的

"那我謝謝你的提醒"笑著從錢包里抽出五張鈔票放在桌上,起身准備離去

"郁棽,你知道墨陽哥母親為什麼不會接受我姐嗎?"駱夢婕站起來質問到

"和我有關系嗎?"

"因為我姐不能生孩子,因為她的心髒,而你不就是個工具而已,一個生孩子的工具"駱夢婕想到什麼似的笑了起來,繼續說到

"我真為你覺得可悲"

那我也為你感到可悲,你知道你現在求而不得,為她人作嫁衣的樣子有多可悲嗎?郁棽盯著她笑笑

郁棽的這句話,讓剛剛還理直氣壯的駱夢婕失魂落魄,臉色變得很難看.因為郁棽說得沒有錯,可悲的確實是自己,畢竟一直以來求而不得的都是自己.看了一眼郁棽,她一副無恙的姿態確實沒有錯,因為她不在乎,不在乎顧墨陽,不在乎周圍的眼光.想起她上次說的那就一起入地獄的樣子,臉色更加難看.郁棽並未理踩,直接走出咖啡廳.

在郁棽心里,可悲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的欺騙感,不過是求而不得,一場浪費時間的彩排.

順著剛剛顧母離開的方向,找到了顧母,她正在試衣服

"媽"笑著走進門

"阿棽,你看看好看嗎?"指著身上的衣服

"嗯"郁棽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