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
"三哥,過幾天我生日,你陪我過好不好?"看了一眼顧墨陽身旁的郁棽,見她沒有任何異色 "三哥?" "咳咳咳咳"人群中有人咳嗽起來 "胖子,你咳嗽什麼?"駱夢婕一雙大眼睛瞪著王宇 "喝多了,嗆到了"胖子故意回到 "你們聊,我去下洗手間"放下酒杯杯里的液體一滴未少,不等顧墨陽回答,已經開門走了出去 "三哥,你陪我過生日好不好?"拉著顧墨陽的胳膊撒著嬌 "三哥,你不去看看嫂子?"看著郁棽獨自出去了 "胖子,你夠了,沒有看見我在跟三哥說話嗎?"見王宇還抓著自己不放,駱夢婕的小姐脾氣也是出來了 "得,您聊,我滾還不行了"直接摔門離去,房間里看著怒氣沖沖離去的王宇,沒有人再敢插嘴,音樂聲恢複. 靠在牆上,閉著眼,耳邊有腳步聲傳來,還有刺鼻的煙味. "嫂子"郁王宇看著此刻的郁棽,清冷有股說不出的孤傲,重口袋里拿出煙盒遞給郁棽 從遞過來的煙盒里抽出一支,王宇給她點著,輕吸了一口,一股辛辣刺激心肺,嗆得咳嗽了幾口,眼眶都紅了 "嫂子,你別生氣!夢婕從小一直跟著三哥,都是這樣"王宇見她這樣有點疑惑 "你喜歡她!"看著眼前愣住的王宇 "是,我喜歡她"心事被人戳穿,所幸坦白 "那嫂子呢?"反問道 "我?"郁棽故作不知的笑笑 "嫂子,你的現在所作可不像是因為吃醋?"王宇也打開天窗說亮話 "吃醋,呵呵"郁棽笑笑,看著手里快要燃盡的煙,扔在地上,腳踩了上去 "那你覺得我應該有什麼表現?" "照正常嫂子是不是該撒個潑,能動口就不動手,能動手就絕不松手"王宇吸了一口手上的煙,也靠著身後的牆 "結果呢?"郁棽看著她一臉平靜 "結果?"王宇順著她的話呢喃 郁棽看了他一眼,目光看著遠處牆上影子走了過去,只留王宇還在原處自言自語. 跟著那背影一步一步走過去,看著那背影走進房間,房門帶上.站在門口,握著門把上的手忍不住的顫抖.一用力門推開,他坐在沙發上,發絲上還有雨珠往下落,一滴一滴落在地毯上,可卻也流進了郁棽的心里. "你來這干什麼?"眼里的冷漠 "阿棽"靳明深起身走到她身邊,直接把她擁進了懷里 "放開"郁棽身體抖得更厲害,想要推開他 "阿棽"靳明深死死的包住她,這是那件事之後,自己唯一一次擁抱她,不知道這次之後,還要多久?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抱她 "就一會兒好嗎?"靳明深用乞求的口氣,語氣里的疲憊感,那是郁棽從未見過的靳明深 "靳明深,我是顧太太!"語氣的距離感在靳明深的心上又插了一刀 "阿棽,我會走的,我知道你介意什麼!你相信我,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靳明深抱著她 "靳明深,我愛顧墨陽"原來過去不過就是過去 "你說什麼?"靳明深感覺心髒都要裂開,松開郁棽,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郁棽從不委屈自己,在我嫁給他的那天就是因為我愛他"看著靳明深那錯愕的神情,心里也並未增加任何開心 "不可能"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總裁,時間到了"助理急匆匆的推門進來 "等我回來"靳明深留下一句,跟著助理一起離開 房間里只留下郁棽一個人,揉了揉剛剛被抓這的手臂,坐在沙發上,從口袋里拿出手機 在點開信息輕輕輸入幾個字 "最近還好嗎?"看著界面暗下去的光芒,手心是濕的. 推開包廂的門,駱夢婕坐在了剛剛她坐的位置,她走過去站在她面前 "嫂子,你這是到哪?"得意洋洋的說到,就在剛才顧墨陽答應去參加她的生日聚會 "讓開"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嫂子,你又何必這樣?一點也不大度"挑釁到 郁棽不想解釋,直接一把拉開她,拿起她身後的外套,轉身走出包廂,一個眼神也未曾給顧墨陽. "三哥,你看看嫂子?"故意抱著一言未發的顧墨陽,剛剛郁棽這幕,可是有夠丟臉的. "松開"看著抱著自己的手,臉上的和顏悅色收起,一片陰沉.起身離去 走出酒吧,抬頭看天空下著淅淅瀝瀝的雨,走進雨里. 顧墨陽追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人了.電話打過去,已經關了機,眸色更加暗沉. "喂,幫我找個人,現在立刻!"不等那邊人開口就已經命令道 "找誰?"電話那端問到 "郁棽"說完掛斷了電話,望了一眼這未曾停止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