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兩口


"還不舒服嗎?"把她抱起,轉身回到沙發上,坐在自己腿上

"沒有,睡得有點累了"拉著他襯衫的扣子,指腹臨摹著它的輪廓

"明天去哪?"抬頭看著他

"這幾天下雨,哪也去不了!"揉了揉她的頭發

"這雨什麼時候才會停呢!"靠在他肩膀,呢喃細語

"還困不困?"看著她的發絲穿過指尖

"不困了"抱著他的脖子

"那我們出去走走!"把她抱著坐好

"嗯"點點頭,直接赤腳下了地,腳剛剛觸地,後面的人一個橫抱,人已經在他懷里了.

"你先換衣服,我去打個電話"把她放到床上

"嗯,你去吧!"郁棽看著關上的房門,赤腳下地走向衣櫥.

"嗯,一會兒見"郁棽走下樓梯,聽著正掛斷電話的顧墨陽

"換好了!"看著她手里拿著的黑色風衣,白色的高領毛衣,牛仔褲配著靴子,整個人比剛才精神了不少

"嗯"點點頭,走下最後幾步台階

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牽著她#-門口走去

"三少爺,你們這是要出去嗎?"李嬸兒從後院出來就看見正准備出門的兩人

"李嬸,我們出去一會兒"郁棽笑著說到

"那好,注意安全"看著小兩口牽著的手笑了笑

"李嬸兒,你進去吧!"朝她揮手

跟在他後面,直到在包間門口,停下來.從外面可以聽見,里面有許多人.顧墨陽握著把手,手一推門開了.屋里的人全部停下來,看著他們.

"三哥"

"三哥"

"好久不見啊!老三,話說你娶媳婦我們沒去不會生氣吧!"最里面的一個人笑著說到

"那你們放心,我可不是那小肚雞腸的人,你們結婚不用通知我,提前聲明啊!"

"嘿!你們看這老三可是從不吃虧啊"周圍的人笑笑

"來,來,來,先自罰三杯"說著端了一杯酒走過來

"下次,下次,今天主要陪我媳婦兒"說著拉出身後的人,房間里燈光昏暗,並沒有注意到顧墨陽身後的人.

見他這樣說,不知誰立馬打開了燈.郁棽就這樣出現在眾人眼前.包廂里容納了不下20人,並沒有郁棽認識,這些人應該都是榕城人,目光巡視一周,再回到顧墨陽身上.只是簡單笑笑,有人已經讓開位子,顧墨陽牽著她坐過去.

"三少和嫂子來個合唱怎麼樣?"人群里有人提議,郁棽搖頭笑笑

"還是你們唱吧"

"我來唱"剛剛關上的門,不知何時又重新打開,駱夢婕一身紅色連衣裙,纖細的雙手,修長的雙腿,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口,臉上還是既如往的高傲,眼神看著郁棽身邊的顧墨陽

"三哥"看著那個未曾開口的人

"小婕,什麼時候來的?"顧墨陽開口

"下午來的"看著身邊的郁棽只是平靜坐著

"小婕,唱什麼歌我幫你點?"有人發現氣氛不對,笑著問到

"那麼驕傲"笑著看著顧墨陽,那眼神里有些即將溢出

"好"房間里安靜下來,燈光打在駱夢婕身上,耀眼,漂亮,璀璨如何形容一個花季少女特有的在愛著人的面前的小心翼翼

整晚胡思亂想夜色真好讓我睡不著

為何你總是想要逃

相思若好不了只能怪我找不到解藥

你從未給過我愛的訊號

糟糕我陷得比你早

你愛的比我少注定要受煎熬

不好優雅都不見了

不安分的心跳全世界都聽到

別那麼驕傲我隨時可能走掉

我的手你還沒有牽到


夜太長月光必定會冷掉如何是好

你欠我一個擁抱而我卻一再對你微笑

怎麼你還沒看見我的好

……

……"

郁棽拿過座上的紙巾擦了擦手,笑著看著面前那個看著自己丈夫如花似錦的女孩子,聲音悅耳,是所有男人都會產生愛憐的那種女孩.對呀!女孩子!心里冷笑.幾天前她也是,眨眼之間她就是顧太太了,不過她這顧太太好像不稱職.

"好"

"鼓掌"

"鼓掌"房間里掌聲響起

駱夢婕開心的笑著,看著一直低著頭擦著手的郁棽

"三哥,我想聽三嫂唱歌"語氣里的撒嬌誰都能聽懂,所有人都等著顧墨陽回答,一個是前任小姨子!一位是現任顧太太.聰明的男人都不會給自己找麻煩,可是大家卻都忘了,顧墨陽何時按照常理出過牌

"阿棽,你唱首歌給小婕聽吧!"

郁棽抬頭,看了一眼望著自己的顧墨陽,再看了一眼駱夢婕

"好!"手中的紙巾一握扔在桌面

"嫂子,你要唱哪首?"眾人都能感覺空氣中的火藥味,但還是有不怕死的

"陳奕迅的不要說話"站起身拿過麥克風,坐到前面的高腳椅上,熟悉的音樂慢慢響起

"深色的海面布滿白色的月光

我出神望著海星不知飛哪去

聽到他在告訴你

說他真的喜歡你

我不知該躲哪里

愛一個人是不是應該有默契

我以為你懂得每當我看著你

我藏起來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里

暖成咖啡安靜的拿給你

願意用一支黑色的鉛筆

畫一出沉默舞台劇

燈光再亮也抱住你

願意在角落唱沙啞的歌

再大聲也都是給你

請用心聽不要說話

……

……

……

願意在角落唱沙啞的歌

再大聲也都是給你

請原諒我不會說話

願意用一支黑色的鉛筆

畫一出沉默舞台劇

燈光再亮也抱住你

願意在角落唱沙啞的歌

再大聲也都是給你

愛是用心嗎不要說話"

當最後一字落了音,眾人有些好奇的看著郁棽,既然會來KTV那在座肯定有人有兩把刷子,屋內響起熱烈的掌聲

轉身笑著看著眾人

"獻丑了"臉上的微笑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