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城不見榕人


"出來吧!"轉身看著身後的靳明深

"阿棽"站在樹旁,看她靠著護欄,發絲被風吹起,有幾縷遮住了眼睛.腳步不由自主朝前走去

"不要過來"郁棽直接冰冷開口,靳明深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我不過來,我就站在這!"看見她臉上的不自然

"你來干什麼?"冷冰冰盯著他

"我就是想看看你"郁棽防備的神情,讓靳明深很受挫

"你以什麼身份來看我,姐夫嗎?還是前男友?"

"郁棽,過去的都不重要!"往事已然無法更改

"滾"擲地有聲的說出,眼里的恨意,都要溢出

見她如此,靳明深知道自己不能再逼她了,慢慢退後,直至消失.

郁棽靠著護欄,身體有點顫抖,拳頭緊握.

郁棽第一次見靳明深,是在17歲.郁景楓被老爺子教訓了一次以後,去了瑞士,那一走便是兩年,整整兩年!她逃了學,跑去了瑞士看他.只不過她見到的人,並不是郁景楓而是""靳明深.到了瑞士,為了給他一個驚喜,直接去了他住的公寓,郁景楓並不在家,她只好坐在門口等,就這樣等了一個下午,也未見他回來.靠著門坐在地上就那樣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開門,實在太困了,沒有睜眼看看是誰!直到在沙發上醒來,看見坐在對面的靳明深.

"你是誰?"郁棽知道此時問這句話已經有些晚了,可還是問了

"靳明深"看著她一副自然神情沒有半分慌張

"我哥呢?"扯開身上的毯子,掃了一眼周圍,並未見到郁景元

"你是郁棽?"盯著她開口

"是"

"你哥這幾天不在,他出差了.你可以打他電話!"

"好,我知道了,謝謝"禮貌道謝

"我住哪?"看著窗外已是夜色,詢問到

"樓上左邊第二間"放下手中的報紙,指著樓梯間說到

"謝謝"朝他指的方向,直接上了樓.

直到現在郁棽回往過去,都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愛上靳明深的,可卻明白這段時光改變了一切,也改變了她的命運.

顧墨陽起床的時候,才發現身邊的人已經起床了.洗漱完下樓也沒有看見她

"李嬸,你看見阿棽了嗎?"看著正在布置早餐的李嬸

"阿棽出去散步了,一大早就出去了,應該是延著右邊走的."

"我去看看"顧墨陽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九點了

"好,那早餐我給你們留著"

"沒事兒,我們就到外面吃點吧!"

"那你們注意安全"

顧墨陽延著江邊一路找過去,最終在江邊的榕樹邊看見了她.她蹲在地上,低著頭

"顧太太,這是在檢討嗎?"慢慢走到她身邊蹲下

"我在等你"抬頭看著他

"起來吧!"顧墨陽得意笑著

"腳麻了!"傻呵呵的看著他傻笑

"上來吧!"剛剛那得意的心情,被她一句話,給打消了

笑著趴到他背上


"你吃了早餐嗎?"臉貼在他背上,有些無力說到

"還沒有"把她往上提了一下

"我是不是好重?"對于體重還是比較關心的

"有沒有120?"說著故意在她腿上捏了一下

"加你剛好250!"環著他脖子的手收緊

"真的是個傻老婆!"想要回頭看看她的表情,不過並未實現

"放我下來!"

"好"顧墨陽把她放了下來,轉身看著她

"顧墨陽,作為一名老公,你這麼可以說我重"有些氣憤

"那我應該說什麼?"故意裝傻

"你當初就是這樣勾搭姑涼的嗎?"郁棽是真的上火了

"是這樣,看好了!"把人往懷里一帶,直接吻上了剛剛還氣憤說著他的唇,動作一氣呵成

"學會了嗎?"得意的笑到

郁棽沒有回答,松開他向前走去.顧墨陽快步走過去牽著她的手,都沒有說話,就這樣回到了家里.

中午的時候,榕城下起了大雨.郁棽坐在床上,一口一口喝著顧墨陽喂的粥.回來之後,開始痛經,全身冒著冷汗,唇都咬白了.顧墨陽是第一次見,還好有李嬸,告訴他,這是女性生理期的一種症狀.不一會就端來一碗紅糖姜茶給郁棽喂了下去,症狀才好點.

"還要再喝點粥嗎?"拿紙巾給她擦了擦嘴,看著已經空了的碗.

"不用了,我想睡覺!"就這樣郁棽一天基本在睡覺.顧墨陽下午和老爺子聊了會兒天,其余時間就是在開視頻會議.雖然這幾天在休婚假,但公司的事也並沒有放下.視頻里顧氏集團的高管,一眾西裝革履的全都看向他,其中一個人正做著彙報

"根據最新的秦城國土資源局規劃,秦城和上蘇交接處,將會以旅游,度假景點為主,到時候周圍多數會建起度假酒店,目前有多方正在打聽,土地拍賣的話將在半個月之後執行!"

"其他幾家的方案,出來沒有?"顧墨陽聽完公關部部長的彙報

"目前靳氏是速度進展最快的"公關部回答

"關于這個事,一個星期之內,研發部拿出最終計劃方案給我!"

"好的,總裁"一位戴著眼睛的男子點了點頭

"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看了眼時間,關上了電腦.

郁棽不知何時醒的,就這樣躺在床上看著他

"醒了!餓不餓?"將文件放到一旁,走到床前

"嗯,餓了"

"那我給你去拿吃的,你先躺著"

"好"郁棽看著顧墨陽走出去,看了一眼沙發上的一堆文件和電腦

顧墨陽推開門,看著已經坐起的郁棽

"我給你拿了一些白粥"把粥放到床頭櫃上

"嗯"

"先把這湯喝了,這是李嬸給你熬的雞湯"勺起一勺湯喂到她嘴里

"好香"

"那你多喝點"

"好"點點頭,不一會粥和湯都喝完了.靠在床頭,看著顧墨陽又坐回原處,處理著文件.一會眉頭緊鎖,一會兒沉思,看著她看著他,偶爾抬頭看她幾眼,目光又重新回到電腦上.

"公司最近很忙嗎?"見他這樣看報表時間也不短了

"嗯,年底了"合上文件,將電腦關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