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水流年


"後來,我一邊帶著孩子,一邊照顧著丈夫.就這樣在郁家待了下來.老太太是個脾氣颯爽的女人,平時就連老先生也都讓著她,還記得她最喜歡我做的桂花糕了"說著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外面

"李嬸,那你先生呢?"聽她幾句話就把那些事說完,其中的艱辛,並不是常人所能體會.

"老頭子,走了!走了得有3年了!不過還好,沒受什麼罪"李嬸兒握著她的手

"李嬸,抱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

"沒事兒,至少他陪著我和孩子這麼多年,你說是不是!"眼里泛著淚光.

郁棽看著她,回握住.在那個年代,小孩失去了父親,就會被嘲笑,被譏諷,被輕視.

"李嬸兒,你跟我講講奶奶吧!"不想再提起她的傷心往事

"老先生是個倔脾氣,可唯獨老太太說什麼!他都會聽.有一次老太太不知道在哪看見了一只漂亮的鳥,回來就說要養鳥.老先生喜歡清靜但老太太一說,老先生立馬同意.那時候啊!就在外面的走廊里掛起了鳥籠,養起了鳥.老太太的性子開朗,養了一段時間.因為其他的事,忘記照顧鳥了!老先生什麼也沒說,直接替她養起了鳥.那個時候啊我就想老太太這輩子真是嫁對了,有個這麼疼她的老先生"李嬸看著她開心的笑著,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鍾,時間不早了,都已經十點了

"阿棽,你趕緊去休息吧!今天你們辛苦了一天,也挺累的"順著她的目光,看見了牆上的時間

"李嬸,你也早點休息"從椅子上站起

"好"笑著看著眼前的人

郁棽笑笑轉身向門口走去

"阿棽!"李嬸看著她的背影叫到

"李嬸,還有什麼事嗎?"

"你……"

推開臥室門,只有床頭的台燈還亮著.他已經睡著了,今天開了一天的車,他也挺疲憊的.拿著睡衣走進洗手間,洗完澡出來,剛剛靠著這邊睡的顧墨陽睡到那邊去了.拉開被子的一覺鑽了進去,手一伸,按住開關,台燈熄滅.

眼睛剛剛閉上,只覺得一重,身體被壓住.手也被抓住了,耳邊的溫熱,讓她覺得有點癢

"怎麼還沒睡?"輕聲開口

"你到哪?"在她耳邊開口

"跟李嬸聊了一會兒"臉上有熱氣襲來

"說什麼?"趴在她耳邊問到

"沒什麼"悶聲笑著

"笑什麼?"起身伸手打開燈,看著她忍著笑意

郁棽看著他,搖搖頭,臉上的笑意半分未減

"不說?"直接拉過她的手一只手按住

郁棽還是搖搖頭,不過卻笑出了聲,聲音清脆悅耳

"啊!癢!癢!我說,我說"腰間的手輕撓著,顧墨陽知道她最怕癢,輕輕一撓.郁棽就開了口

"阿棽"俯身盯著她的眼睛

"裝睡多久了?"直視著他的眼睛

顧墨陽笑了笑,他剛剛確實是裝睡,以為她一會兒就回房間,結果等到現在.


"那你說怎麼補償我?"

"睡覺了!我困了"

"待會睡"松開她的手,手指放進她的發間

"阿棽"看著她的唇,吻了上去.郁棽伸手關了台燈,房間里陷入黑暗.聽著旁邊傳來的呼吸聲,郁棽在也忍不住,輕笑到.顧墨陽手一伸,又將她抱回懷里

"回去收拾你!"話語里中還有著生氣

"我錯了嗎?下次不會了"直到他生氣了,枕著他的手臂,抱住她

男人對會撒嬌的女人是沒有抵抗力的!

顧墨陽只是抱著她,不說話聽著她在懷里撒著嬌

"別生氣了?"拽了拽他的手,顧墨陽還是不說話

見他還是沉默,憑著感覺直接吻上了他的唇,一開始郁棽還處于主動狀態,結果顧墨陽一用力她就處于被動了.靠在他懷里,還喘著氣,剛剛差一點都要暈過去.

"什麼時候來的?"此刻還是郁悶的顧墨陽開了口

"洗澡之前"知道他問什麼

"那明天在家里休息!"

"好"輕輕回應

"睡覺吧!"

"嗯"

慢慢睜開眼,看了一眼還睡著的顧墨陽.輕聲的下了床,換好衣服下了樓.

"早,李嬸"

"阿棽,怎麼不多睡會起這麼早?"李嬸笑著看著她

"早上空氣好,我出去走走"

"也是"李嬸點點頭

"李嬸,那我先出去了"

"好,記得回來吃早餐"

"謝謝李嬸"

昨晚大雨,地面還是濕的.落葉撒了一地,不少隨著風在輕舞.海水拍打著堤壩的聲音,嘩嘩作響.路邊的一排榕樹,一棵,兩棵,三棵,……直到第七棵.郁棽停在了樹下,榕樹的樹干粗壯,就是張開手臂也抱不下.走到靠近堤岸的那一面,看著樹根處那個"棽"字,手放了上去,上面有了一些青苔,輪廓還是清晰的.

"你在寫什麼?"走到他身邊,看著那上面的字

"郁棽的棽!"笑著回答

"靳明深,你把我刻在這里干嘛?"

"讓你知道!"

"我知道!"笑著抱著他搖了搖頭,將腦海里的畫面清除.走到護欄出,趴在護欄上,看著那正翻滾的海水

"阿棽,你和墨陽要好好的!"這是昨天李嬸她走出門口時說的話.她說希望她和顧墨陽好好的,將來會有孩子,會有一個幸福的家.可是她沒有說靳明深已經過去了,這些年沒有人告訴過她靳明深已經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