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他三分,他愛我三分


郁棽那天從顧墨陽那里回去以後,一連幾天都呆在家里.上午三伯母過來看了她,又念叨了一堆,特別是看見冰箱里面空蕩蕩的,說什麼也要她回老宅,最後經過再三保證以後絕不會出現,三伯母才答應.不過要求是蔣姨定期過來檢查,想了想郁棽還是同意了.中午三伯母回去了,下午的時候就蔣姨過來,把冰箱全都塞滿了,蔬菜水果什麼的滿滿一冰箱.郁棽光看著都覺得多

"蔣姨,你買這麼多?我吃得完嗎?"一臉茫然看著她

蔣姨把冰箱門關上,看著望著她的郁棽

"七小姐,你看看你自從出來之後,都瘦成什麼樣了?"

"有嗎?蔣姨"郁棽看了一眼自己

"小七啊,蔣姨看著你長大,知道一些,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擔憂的看著她

"蔣姨,我知道你們擔心我,可是我很好"郁棽慢慢說到

"好,你好好照顧自己,那我回去了!"蔣姨知道她不想多說,叮囑了一些

"謝謝蔣姨"郁棽還是很感謝身邊關心她的人

"沒事,傻孩子"蔣姨笑了笑

蔣姨回去以後,房子里就剩郁棽一個人,趴在窗台看著太陽落下.給陽台上的仙人掌澆了水.電視機里播放著當下正熱的電視劇,看著看著就靠著沙發睡著了.要不是手機的鈴聲,估計一覺睡到天亮.

"喂,你好哪位!"聲音里的懶散讓人一聽就知道還未睡醒

"你在睡覺?"

"嗯,你是?"眼睛還不願睜開

"顧墨陽"顧墨陽此刻都能想到對方是閉著眼睛問他是誰?

"有事?"聽見是他,郁棽的睡意醒了大半

"開門"顧墨陽靠在門口看著那道門

"你在哪?"

"門口"

"等一下"看了一眼緊閉的門,房間里只有電視的聲音和燈光.估計他剛剛敲了門,她睡著了沒有聽見,起身走過去門口.打開門就看見顧墨陽靠在一旁

"你怎麼來了?"看著他手里拿著的外套,應該是下班直接過來的

顧墨陽沒有說話,從她身邊走了進去,房間里未開燈,還很暗.果然剛剛從外面聽見的聲音是電視機的.

郁棽看著徑直走進去的顧墨陽,關上門.打開燈,瞬間房間明亮了許多.

"吃飯了嗎?"回頭看著剛剛睡醒的郁棽

"沒有"搖搖頭

顧墨陽起身走到廚房,打開燈,再打開冰箱,看著里面慢慢的食材

"顧太太,做飯吧!"走出廚房,看著還靠在門邊的郁棽

"不會做"坐在沙發上,手抬著下巴,一臉我不會,別叫我的表情

顧墨陽看了一眼她再看下時間,晚上七點

"穿好外套,我們去吃飯!"

郁棽看了他一眼,起身去房間拿了外套,兩人這才出了門.郁棽本來打算開自己的車,顧墨陽直接把她拉上了車.

車子向市中心方向開去,郁棽上了車直接閉目養神,儼然一副把顧墨陽當司機的狀態.

"這麼放心我?"看著她此刻自在的樣子,打趣道

"最糟糕的狀況也不就是在今天多了塊墓碑,你說是不是?"郁棽沒有睜開眼,對于他的問題也沒有置之不理


"不錯,不過這墓碑上還是得寫顧太太"緊急刹車,忽然抓起她放在胸前的手,由于慣性身體向前傾,郁棽嚇一跳,眼睛立刻睜開,沒有意料他會忽然刹車

"生氣了?"

"去哪?"郁棽把手抽回,直接叉開話題

"到了你就知道!"看了她一眼,繼續注視前方

15分鍾之後

跟在他身後,顧墨陽按了門鈴,只不過沒有想到開門的人,會是顧墨陽的二哥顧墨琛

"老三,有事?"顧墨琛完全沒有注意到顧墨陽身後還會有人

"顧墨琛,我二哥"咳了一聲把身後的人拉出來

"二哥,你好,我是郁棽"輕輕叫了一句

"老三,你媳婦兒?"顧墨琛打量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女孩

"嗯"顧墨陽笑了笑拉著郁棽直接從顧墨琛身邊走過,直接走向廚房.餐桌上已經擺了三個菜了,香味誘人

"二嫂"笑呵呵的叫道

"來了!"廚房里圍著圍裙的女人,轉身笑著看著他們

"墨陽,這位是?"路漫昕看著顧墨陽身後,那個清瘦的女孩,有種江南水鄉走出來的感覺

"二嫂,郁棽"顧墨陽手挽著郁棽的腰,直接把她拉到近前

"二嫂"郁棽看著眼前的人,讓人一眼就能感受到賢妻良母的感覺

"郁棽,這名字很獨特"拉起郁棽的手笑著說

"二嫂,做了我們的飯不?"顧墨陽說著朝鍋里看了一眼

"做了,你們先出去坐會兒,飯一會兒就好"

"得"說著准備拉郁棽出去,郁棽悄悄躲開伸過來牽自己的手

"二嫂,我跟你學做飯吧!"郁棽笑著說

"好吧"路漫昕笑著說到,剛剛他們兩個人的小動作,被她注意到了

"那好吧!"顧墨陽看了一眼,走出廚房

廚房里就剩下路漫昕和郁棽

"二嫂,需要我幫你做點什麼嗎?"

路漫昕回頭看了一眼那盤還未處理的蝦,平常都是顧墨琛處理的

"郁棽,我叫你阿棽好不好?"詢問著她的意見

"嗯"

"阿棽,你會處理蝦嗎?"指著那還在盆里游的蝦

郁棽有點一怔,點了點頭,不過這個細微的表情還是被路漫昕注意到了

"嗯"郁棽走過去看著那在水里游動的蝦,戴上一旁的圍裙.開始處理蝦線.

路漫昕看著郁棽處理蝦線的樣子,光看動作和手法就知道經常做菜的人

"阿棽,怎麼認識墨陽的?"

"兩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郁棽想了一下開口

"那阿棽想找個什麼樣的人?"試探道


"想找個什麼樣的人?"郁棽輕輕念了一遍,手里的動作並未停下

"小七,以後想找個什麼樣的人?"躺在萬里無云高山上的晴空里

"我愛他三分就好,他愛我三分就好"閉著眼睛輕輕開口到

"那要是那個人先走了呢?"郁景楓看著躺在旁邊的人

"五哥,他若會走,那我便永不回頭"睜開眼迎著那刺目的光亮"

"我愛他三分,他愛我三分就好"迎上路漫昕探尋的目光

"看來阿棽是個幸福的人"笑了笑那過盤子裝鍋里的菜

"是嗎!"把最後一只蝦處理好放入盤子里,看著盤里的蝦自說到

"阿棽,你把蝦做了怎麼樣?"看著她發呆路漫昕開口

"嗯"郁棽點點頭,從剛才路漫昕注視自己處理蝦她就知道她看出來了,此刻不好再推脫

"好"點點頭

室外

兩兄弟站在門外,顧墨陽將一支煙遞給顧墨琛,將自己手里的煙點燃,煙頭一閃一閃

"上次聽明軒說你是認真的,還以為你是應付爸媽呢?"顧墨琛看著拿在手里手里的煙

"我說過的事,反過悔嗎?"深吸一口,吐出煙暈,看著顧墨琛手里還未點燃的煙

"怎麼不抽?"

"戒了,准備要孩子了"看了手里的眼一眼,一個轉身煙已經飛進了垃圾桶

"二嫂同意生孩子了"

"嗯,畢竟都不小了"點了點頭

"也是"顧墨陽回到

"老三,郁棽挺不錯的,該定下來了你"顧墨琛看著一臉心事的顧墨陽

"二哥,我月底就要結婚了"語氣里的認命感,讓人不由傷感

"好好對郁棽"顧墨琛看了一眼,說完轉身進了客廳

顧墨陽在外面接著抽了一支,才進來.

廚房里郁棽正做著油燜大蝦,看著青色的蝦在熱油里慢慢變紅,都看著出了神

"阿棽"路漫昕叫了一下郁棽

"二嫂"

"怎麼樣了?"看著鍋里的蝦

"一會兒就好了"看著鍋里已經全部變紅的蝦,放入調料,調好味,裝盤.

四個人坐在餐桌旁,桌上五菜一湯.

"辛苦嫂子了!,嫂子我敬你一輩"顧墨陽笑著說到

"好"路漫昕杯里的是牛奶,不過並未影響

"好了,大家吃飯吧,郁棽,吃飯了"顧墨琛招呼到

"好"郁棽夾了一些蔬菜在碗里,顧墨陽看了一眼夾了一只蝦到郁棽碗里,郁棽一愣看著碗里的蝦

"這蝦是……"路漫昕剛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