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來的那麼簡單


"HiSimon"

"HiMike"

電話里傳來打招呼的聲音

"小七,五哥現在有點事,明天給你打電話,好嗎?"

"好"剩下的就是電話掛斷的聲音

顧墨陽出來的時候,郁棽就是一副發呆的模樣,看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

回過神來的時候,顧墨陽已經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了,穿著一套睡衣,看來他經常在這邊住,東西都備齊了

"洗好了?"

"嗯,剛剛給家里人打電話?"端過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剛剛她發著呆的時候泡好的

"我哥"

"噢"

"顧墨陽,我們立一份婚前協議吧"走到他對面坐下,拿過一旁的毯子蓋住腿

"行"顧墨陽起身拿過一旁的電腦

不一會兒,便有一份婚前協議出現在郁棽面前.郁棽看了一下,想了幾分鍾開口

"第一:婚後雙方互不干涉

第二:婚後三年之內不要小孩,男方不能以任何理由,逼迫懷孕.我就只有這兩條"

"嗯"顧墨陽點點頭,很快兩份協議從打印機里出來,兩人在上面簽完字以後.

牆上的時鍾,叮咚響起,指向12點.如果是平常,郁棽可能會回去,可是今天,不知名的疲倦感,整個人都不在狀態.

"我去休息了"說完進了臥室,沒有理會身後的顧墨陽

顧墨陽看著桌上已經簽好字的協議,沉思著,郁棽從認識到現在也就見過兩次面,提的要求從未變過.還有她剛剛和那個人打的電話,翻著通話記錄,記錄已經被刪除了.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打開臥室門,郁棽已經睡著了.

躺到床上的顧墨陽反而覺得有那麼一絲不真實.兩個人就這樣睡去,中間的位置空著,如同一條河,後來才明白,開始都未過去,後來怎麼可能過去!

一向淺眠的顧墨陽是被咳嗽聲吵醒的,打開燈,看了一眼咳嗽的郁棽

"郁棽"

"郁棽"叫了幾句都沒有反應,手碰到她的額頭,才覺得燙的厲害,立馬打了電話給醫生.很快酒店值班經理和醫生便趕了過來.

"三少"

"三少"

"先看看她怎麼樣了?"看著一臉不正常潮紅的郁棽

"好的"

醫生把溫度計拿出來,看著顧墨陽

"三少"

顧墨陽走過去,把溫度計放進她的腋下,剛剛乘他們還未來的時候,他已經把她身上的浴袍給換成了他自己的睡衣,穿在郁棽的身上,不過這衣服確實偏大,領口的位置有點低.給她放好過了幾分鍾取出來,遞給醫生

"三少,郁小姐,只是因為淋雨感冒了,不過她體質比較虛,待會打完點滴還需要休息幾天"


"嗯"醫生將點滴給郁棽紮好,拿好藥,便出去了.

"三少,你看需不需要找個人照顧郁小姐?"酒店值班經理說到

"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

"好的,三少"酒店值班經理走出房間,關上門.

顧墨陽走出臥室,坐在椅子上,那起桌上的煙,點了一支,看了一眼時間,才凌晨三點.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沒有停止的欲望.煙灰缸里的煙頭漸漸多了起來,看了一眼時間,走進臥室,藥水還有一點點,走過去,拿著棉簽按住針頭,把針拔了出來,將針放到一邊按住她的手.

看著熟睡中的郁棽,除了那個人,他好像還沒有看過一個人睡覺.此刻狀態的郁棽應該是處在最放松的狀態吧!少了一分白日的冷漠感,看著手上的針孔,不在出血.拿過棉簽沾上水,擦了擦她的嘴唇,有點脫皮了.

"……我恨你"睡著的郁棽忽然說出一句話,顧墨陽一愣,想繼續聽清楚她說什麼,郁棽已經安靜下來,只聽見她說我恨你三個字.看了已經安靜睡著的她,關了燈,躺回另一邊.

清晨醒來的時候,是被水聲吵醒的,看了一眼旁邊空的位置,郁棽坐起看見已經換了的睡衣,和手上還貼著的止血貼.頭還有點疼,喉嚨干干的,慢慢挪到床沿邊,腳剛觸地,便聽見門鈴響起.浴室的水聲還未停止,穿上鞋,打開臥室門.光線一下湧來,用手擋了一下.慢慢走到門口,打開門.門外站著的是一個打扮精致的女人和一個小蘑菇頭的小女孩

"你好!你找誰?"

"郁棽?"女人打量著開口

"嗯,你是?"

"顧雨墨"女人淺淺一笑,隨及彎腰對著可愛的小女孩

"小優,叫舅媽"

"小舅媽好,我是小優"小女孩笑著拉住她的手

"啊?"郁棽直接愣住,此刻臉色原本就有點蒼白,被小女孩一叫,有點窘迫,臉微微紅了一點,但卻不知道該怎樣反應.腳步剛後退一步,一轉身便撞到了顧墨陽胸口,顧墨陽順勢摟住她

"二姐,小優"看著門口的人叫道

"小舅,你怎麼還抱著小舅媽?"小優一臉好奇的看著顧墨陽

"舅媽是舅舅的,舅舅樂意"故意逗她

"媽媽,媽媽,舅舅臉皮厚"小優說著扮了個鬼臉.

郁棽趕緊掙開顧墨陽躲進了臥室,看著進去關上門的郁棽,笑了笑,一把抱起小優,幾個人走進房間,關上門

顧雨墨打量著房間里,顧墨陽抱著小優坐在沙發上

"二姐,行了!別裝了!"

顧雨墨有點被抓包的感覺,不過一瞬恢複正常,走到沙發旁坐下

"怎麼就把人拐來了?"一臉好奇的開口,

"小優,今天怎麼想到來找舅舅?"顧墨陽直接無視

"媽媽說,可以看到小舅媽!"小孩子一哄就說了

"小優,你先下來,自己玩,媽媽跟舅舅說會兒話"看著女兒開口到

"好"說著從沙發上爬下來

"說說吧?"一臉擔心的問道

"說什麼?"

"郁棽怎麼樣?"

"很好,顧太太的合適人選"顧墨陽往後一靠

"你就知足吧"知道他不想提


"嗯"點點頭

"你怎麼把人帶回來一個晚上就折騰成樣?"顧雨墨看了一眼臥室門才開口

"二姐"顧墨陽感覺很無語

"不要不承認,剛剛開門郁棽那臉蒼白的,敢說不是你!"

"二……"顧墨陽坐起,剛想開口就看到門口的郁棽

"二什麼?難道不是?你好歹注意點自己媳婦兒身體!"

"郁棽"顧墨陽直接開口,看著她身後,顧雨墨趕緊回頭看見郁棽正一臉尷尬的表情

"來,阿棽過來坐"顧雨墨站起,親切的拉著郁棽坐到沙發上,郁棽有點混身不自在,顧墨陽看他這樣,趕緊把她拉到自己身邊

"郁棽,這是我二姐顧雨墨"

"二姐"

"阿棽"顧雨墨笑笑

"二姐,有什麼事趕緊說?"顧墨陽手環在郁棽腰上,可以感到她的別扭,想乘此趕緊說完

"下周,小優生日,記得過來"顧雨墨也能看出郁棽的一絲不自在

"好"顧墨陽點點頭

"好了,我帶小優,先回去了"站起身拉過女兒

"嗯"

"對了,阿棽,那天你也過來"顧雨墨回頭說到

"好,二姐"

門一關上,郁棽就去拉顧墨陽的手,顧墨陽把她一轉直接抱在懷里

"顧太太"把她抱在懷里,眼睛看著牆壁上的花紋.郁棽干脆放棄掙紮,就那樣靠著他的肩膀,看著窗外,這一刻兩個各懷心思的人擁抱著.

"送我回去吧"郁棽動了動有點麻的手,開口到

"好"

兩個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車子駛進小區,停在公寓樓下

"謝謝"輕聲道謝,開門下車

"郁棽"顧墨陽下車,叫住她

"還有什麼事?"郁棽停下回頭看著他,顧墨陽直接走過去,拉起她的手,將那枚戒指戴進無名指,戒指是昨天他摘下來的

"顧太太"

"謝謝"看著手上那重新戴上的戒指,轉身往回走,走了幾步又停下,回頭看著還在原地的顧墨陽

"婚禮的鮮花布置一些粉色,白色,天藍色吧"

"好"看著她走進門,然後門關上

郁棽從窗戶看,車子已經開走了,看了一眼無名指的戒指

"顧太太"嘴里輕念到,抬起手迎著看著那閃爍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