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墨陽
g,更新快,無彈窗,!

兩家人見過面之後,便開始准備細節,婚禮定在10月25日,距離婚禮也就一個月的時間.那次見面過了三天,三伯母打電話來,叫她去試婚紗,討價還價了一會兒三伯母才答應郁景元陪著自己去.掛斷電話沒多久,手機便響起

"喂,六哥"

"小七,你在哪?"

"在家"

"那我過來接你"

"好"笑著回答說

郁景元從來都是一個紳士,掛斷電話到現在不過20分鍾,便到了樓下.郁棽朝他揮了揮手,趕在他要下車的時候,跑過去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六哥"看著熟悉的人,暖暖笑著

"我們家小七大了"摸了摸她的頭發

"我們走吧!"笑了笑開口

"嗯"

到達婚紗店門口,才兩點.下了車看著婚紗店門口門牌上那簡單的一個字"水"

"小七,進去吧!"郁景元看著她發呆,叫道

"嗯"

走進婚紗店,直接上了二樓,有專人負責接待.

"你好,郁小姐,我是你的婚紗顧問,你請跟我來"

"好"

走進vip接待室,里面只掛了幾件婚紗,打量著四周,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對婚紗顧問耳語了幾句,便出去了.婚紗顧問看了一眼望著一便的郁棽

"郁小姐,剛剛三少打電話過來,說要晚1個小時過來"禮貌看著郁棽說到,並不確定這位郁小姐,是哪位?畢竟郁家孫子輩的一般報紙都出現過,惟獨這位不能確定

"沒事,我先看看婚紗吧"看著對方那訓練有素的臉部表情,郁棽選擇不再理會.

"好的,郁小姐"

郁棽選了一件裹胸禮服,當簾子拉開那一幕,看著六哥的表情

"六哥,怎麼樣?"看著望著自己發愣的郁景元

"小七長的好看,穿什麼都好看"旁邊的導購,也附和著郁景元

"那我再試試其他吧!"聽著周圍的附和聲,開口道

"嗯"郁景元點點頭

郁棽就這樣試著婚紗,顧墨陽約定到來的時間早已過去.不知不覺郁棽已經試了4套婚紗,直到第五套才滿意.換好自己的衣服,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5點了,離約定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看了一眼,一旁站著的姑涼,那微微怪異的神色,也知道對方想什麼?

"六哥,我們回去吧!"叫著坐在一旁的郁景元

"好"郁景元站起

一旁的導購,見郁棽表情更加變了

"郁小姐,那待會三少來了"緊張說到

"我想這個,應該是你們需要解決的問題吧"說完拉著郁景元下樓,導購員完全沒有想到郁棽是真的要走

"郁小姐,待會三少來了,我們交待不了?"趕緊追上去,在郁棽快要出門的時候說到.郁棽轉過頭看著後面這個和開始進門,在幾個小時內發生轉變的顧問

"交代什麼?"輕問道

"三少,交代我們請你等他來"

"那請問我妹妹在這幾個小時里是否等了,況且是你們說一個小時,請你們注重時間觀念,現在已經過去超過兩個小時了"郁景元看不下去,開口說到

"這……"導購恐懼說著,誰人不知秦城的郁家,雖然這位郁小姐從未露過面,可是郁景元還是認識的,郁家孫子輩排行老六,那她這位妹妹應該就是從未露過面的七小姐,郁棽!

"顧墨陽來了,告訴他,我郁景元的妹妹還由不得一個外人欺負"說完直接牽著郁棽出了門

"郁小姐,郁小姐……"看著已經離去的郁棽

顧墨陽趕到"水"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看著幾個人恐懼的看著自己

"人呢?"輕聲開口

"三三...三少,郁小姐回去了"開始跟著郁棽的顧問斷斷續續回答

"我不是叫你們留住她嗎!"

"三少,郁小姐等到五點便回去了"

顧墨陽看著這些人知道問不出結果,轉身走了出去.回到車上,准備給她打電話,才知道自己沒有保存她的電話.打了個電話給秘書,叫她查號碼,秘書回過來的時候,已經九點了,看著手機上的那一串數字,撥了出去.

電話通了,一直處于沒有人接的狀態,將電話掛斷.郁景元靠著床坐在地毯上,看了一眼已經睡熟的郁棽,那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也停止了.離開婚紗店兩人直接去吃了飯,期間他打電話叫了幾個朋友過來,幾個人喝了點酒,這丫頭的酒力真差,幾杯下去,便醉了,給她拉了拉被子,關了燈,走了出去.

郁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揉了揉兩邊太陽穴,下了床,走到窗戶旁,拉開窗簾,外面下起了細雨.打開房門,看著沙發上,躺著正好的郁景元

"六哥"

"小七,醒了,廚房有粥"回頭看著一臉倦意的郁棽

"你昨天晚上沒有回去嗎?"

"沒回,睡的客房"端過咖啡喝了一口

"那三伯母沒問?"

"放心,我提前說了"

"噢"

從廚房添了一碗白粥,就著小菜吃著,轉眼碗便見了底.

看著桌上已經空了的碗,從沙發上坐起,穿上拖鞋,拿到廚房給她洗了.郁棽就這樣看著他,把廚房收拾好.

"好了,你醒了我就回去了"

"嗯"

拿著外套走到門口的郁景元,停下看著跟自己後面的郁棽,忽然笑了笑,想著以前不到自己胸部的郁棽,轉眼都到自己肩膀了

"小七,周末,記得回家吃飯,媽想你了"

"好,周末回家"

"周末我來接你"

"謝謝,六哥"

"沒事兒,哥走了"打開門,走進電梯

"路上小心"

"嗯"看著電梯門關上,走回家里,關上門,找到了手機,看著手機上十幾個未接來電,都是來自同一個號碼,全都是昨天晚上的,將電話回了過去.

顧氏集團

顧墨陽埋頭處理著文件,一旁的手機響起,看著來電號碼,按下接聽見

"喂,你好,我是郁棽,你是哪位?"電話那端的人平穩問道

"顧墨陽"一字一字念出

"噢"郁棽只說了一個字

"你是不是該對昨天的事有個解釋?"顧墨陽手指輕敲著桌面

"顧總,如果想問這個,那很抱歉"郁棽能夠聽見電話那端敲擊桌面的聲音,對方應該是在辦公室

"今天晚上七點半半島酒店"將椅子轉向窗戶,看著窗外的雨

"你覺得我會去嗎?"

"你可以不來,或者說咱們去郁家談也可以"顧墨陽拉了一下領帶

"好,我去"沉默了一會兒,郁棽才開口

"晚上見"顧墨陽說完掛斷電話,看了一眼樓下的人來人往,繼續埋頭工作.

郁棽拿著手機,那邊已經將電話掛斷,看了眼窗外漸大的雨,把手機放一邊,打開電視,瞬間室內被聲音覆蓋.

郁棽是在七點半准時到達酒店,看著已經到了的顧墨陽,走到他對面坐下

"郁棽"顧墨陽輕念道

"顧總,今天叫我來,應該不是只為了叫我的名字吧?"端起桌上的檸檬水,喝了一口

"顧總?"顧墨陽輕笑到

"下個月的今天,就是我們的婚禮,此刻還叫顧總,是不是叫錯了?"

"顧總,不是忘了嗎?"郁棽看著杯子里的青檸

顧墨陽,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叫過一旁的服務生

"先生,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

"兩份惠林頓牛排"顧墨陽開口

"抱歉,我的換成意大利面"

"好的兩位,一份惠林頓牛排,一份意大利面,兩位請稍等"服務生離去

"不喜歡?"顧墨陽看著她

"不是"郁棽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