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聽
g,更新快,無彈窗,!

郁棽待在老宅半個月,老爺子才肯放她回來.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已經一個多星期了.給陽台上養的仙人掌澆了水,這還是有一次去郊區游玩,在一農家看見了,便問主人討來的,夏天的時候,已經開過一次花了.黃色的花瓣在陽光下,甚是耀眼.桌上的手機響起,看了眼是老宅打來的

"喂,你好"語氣有點生冷

"小七"電話那端那個和藹的聲音響起

"三伯母"語氣瞬間變得柔軟

"小七,今天晚上七點兩家見面,待會伯母把地址發給你"

"好"

"小七……"那邊的似乎想說什麼

"三伯母,你放心,小七明白"若說這22年來,最了解自己的人是三伯母,那麼自己可能也是除了三伯,五哥,六哥最了解三伯母的人

"好,路上注意安全"

"嗯,待會見"

將手機放下,躺在沙發上,手機叮咚一聲,把手機拿過,是三伯母發過來的信息,晚上見面的地址.看了眼時間,才三點多,把手機關機,放在一旁.直接躺沙發上假寐.

差不多五點,郁棽起來化妝,簡單化了個淡妝,頭發自然披散在肩上,發尖稍稍弄成了自然卷.她選了一條白色裙子,出門的時候套了件卡其色外套.到達酒店的時候,6點半了.下車將鑰匙給門口的泊車小弟,走了進去.郁棽並沒有直接去包廂,而是去了趟洗手間,從洗手間出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讓自己調整到最好狀態.看著鏡子微笑了一下,這才出去.不過沒走幾步便被幾個人的談話吸引住,回頭忘了一眼,看了眼旁邊,站進角落,聽著後面的人聊到

"老三,真的決定收心了?"秦明軒笑著問著此刻正在吞云吐霧的顧墨陽

"你見我收過心嗎?"將嘴里的煙頭丟進垃圾桶

"可是我看你們家老爺子,不是玩假的,郁家七小姐,你怕是娶定了"

"郁家七小姐,呵呵"顧墨陽笑了笑

"聽說你這位小媳婦,目前除了郁家人還沒有誰見過真人呢?被郁家老爺子藏得嚴實,聽說這位七小姐的父親是郁家老爺子小兒子,取了林家二女兒,生下了這位七小姐.不過這七小姐的父母常年在國外居住,郁家老爺子給她取名郁棽."

"郁棽?"顧墨陽問道

"嗯,聽說是她父母的姓氏加上一個今"

"郁棽"

"據說這姑涼,目前還沒有幾個人見過,要是一只母老虎,估計今後有你受得了"秦明軒笑到

"是嗎?那我可得好好認識認識"嘴里輕輕說到,不過那雙如墨的眸子里,卻一片暗沉.

"得,我有事,先走了"秦明軒看了眼手表

"好"走廊里就剩下顧墨陽,瞬間安靜下來的走廊,針掉落的聲音,估計都能聽清

"嘟嘟嘟"包里的手機響起,郁棽一愣

"誰在哪?"安靜的過道被這手機聲突然打破,顧墨陽盯著那處,慢慢走過去,那聲音就是那里傳來的.聽見腳步聲,郁棽不知待會如何解釋

"嘟嘟嘟"還差幾米就要走到,顧墨陽的手機響起

"喂,媽"

"好,我馬上過來"掛斷電話看了眼那處,轉身朝包廂方向走去,聽見漸漸走遠的腳步聲.郁棽才走出來,看著只剩自己的走廊,看著那天花板的燈火,朝包廂走去.看著包廂門上的號碼,將外套脫下,拿在手里,推開門走了進去.屋里人的目光,全部看來

"爺爺"走到郁家老爺子旁邊叫道

"小七,過來,這是你顧爺爺"指著對面那位正精神奕奕的老人

"顧爺爺好"禮貌問候道

"你就是小七,不錯不錯啊"顧老爺子笑到

"是,顧爺爺"

"小七,那兩位是你顧伯伯,顧伯母"

"伯父伯母好"

"你好,小七"

"好了,好了你個老棍子,趕緊介紹年輕人認識吧"顧家老爺子急著說到

"急什麼?我孫女,我樂意"郁家老爺子說道,眾人笑道

"小七,這是墨陽"顧家老爺子指著顧墨陽介紹到

"你好,郁棽"

"顧墨陽緩緩開口,盯著自進來就開始認人的郁棽

"好了,人都到齊了,開始吃飯"郁老爺子開口,眾人開始用餐.這一頓飯吃得有些乏味,對面的顧墨陽除了和大人說話,便是盯著自己.一頓飯吃完,已將近九點了.兩家人站在酒店門口,兩家老爺子聊著天,三伯和顧墨陽的父親聊著什麼!顧墨陽站在他母親面前,不知說著什麼.郁棽就這樣站在一旁,王媛見吃完飯便不再說什麼的郁棽,牽起她的手問道

"小七,不舒服嗎?"

"沒有,三伯母"

"那就好,你呀!從小身子骨差,一個感冒都比常人難治,平時注意點"

"嗯"郁棽輕點頭

"小七"郁家老爺子叫道

"三小子"顧家老爺子叫道

兩個人分別走到兩位老人身邊

"爺爺"

"爺爺"

"小七啊,我們家三小子送你回去"顧家老爺子開口,郁棽望向自家爺爺,見他一臉笑意

"好,謝謝爺爺"點頭道謝

"三小子,開車慢點"

"好"不一會兒兩家人都已經離去,就剩郁棽和顧墨陽,倆人相對視了一眼

"走吧,去停車場取車"顧墨陽率先開口

郁棽沒有說話,只是腳步卻是朝停車場走去,後面站著的顧墨陽一愣,轉而笑了笑,跟了上去.9月份的季節,剛剛入秋,夜晚已有幾分涼意.將手里的外套披在身上.看見她這個動作和腳上的高跟鞋

"不知道郁小姐平時有什麼愛好?"

"種刺"看著一臉笑意的顧墨陽開口

"原來如此"一臉恍然大悟

"不知三少平時愛好?"

"摘花"顧墨陽一臉平常

"不錯,配得上三少這副皮禳"郁棽笑了笑說到,既然對方可以給她難堪,為什麼不還回去呢!

"是嗎?就是不知道郁小姐喜不喜歡?"

"三少,是忘了下月我們的婚禮了吧!"

"是差點忘了"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車鎖

郁棽見他如此,直接走到副駕駛拉開車門,坐了上去,顧墨陽見她不再多說,打開車門坐進駕駛室,發動車子,忽然想起什麼似的

"對了,郁小姐,下次偷聽的時候,記得把衣服藏好點,被人看見就不好了"

"謝謝指教"

"應該的"顧墨陽坦然一笑

"那我是不是還該感謝三少,娶了我這個母老虎"看著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自知自明,不錯"說著顧墨陽還贊賞的笑了笑

"那麻煩三少采花的時候,注意身體"口頭上沒討到好處,郁棽語氣變得銳利

"那我們婚後好好過招"顧墨陽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郁棽

郁棽看他的眼神,直接推開車門,下了車.甩門而去,留顧墨陽獨自在車里.

顧墨陽笑著看了看,已經走到拐彎處的郁棽,直接發動車子,從她身邊呼嘯離去.看著已經離去的顧墨陽,打開包包,拿出車鑰匙,剛剛站在門口,眾人沒注意的時候,鑰匙已經送回告訴自己停在哪了,拿著鑰匙,找到了車子.坐進車里,將腳上的高跟鞋換成平底鞋,這才開出停車場.顧墨陽停在酒店門口,時間一分一秒轉眼一個小時過去,打電話去酒店問的時候,郁棽一個小時前已經開車回去了.顧墨陽才明白自己上了當,她根本不是生氣才走的,而是站在門口或者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這不得不讓顧墨陽對她有一絲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