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她有眼光
g,更新快,無彈窗,!

戚繚繚耷拉著腦袋望著腳尖:"你愛怎麼說怎麼說吧."

反正她說了也沒人信.

蕭謹借著清嗓子跟她使眼色:"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怎麼跟姐姐說話呢?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這意思是她若承認的話,他還能攛掇著他媳婦兒幫她爭取一把還是怎麼地?

謝您吶!

"承認也沒用.這婚姻是男女雙方的事.沛哥兒不來求親,光咱們這邊起勁豈不讓人看低了?"

戚如煙說道:"別的先不說,繚繚一個姑娘家,為他做了這麼些付出,哪怕是他還不知情,可他要是有眼力勁兒的,總該為著之前的事情有點表示.

"咱們家也不圖他什麼,就沖他對繚繚的一份兒心.

"眼下妹妹還沒及笄,他若是等上個一年半載的還不肯登門求親,咱們還犯得著上趕著去求著他來娶不成?

"且這樣的男子你還能指望他什麼?要麼是無意,要麼就是靠不住!"

蕭謹閉了嘴.

戚繚繚長吸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樣,有她姑奶奶這句話她就什麼都不說了.

蘇沛英當然不可能來求親,別說他還不知道是她背後幫的忙,就是知道,他也不會如此輕率地對待自己的婚事.

更何況,他就是真如此,她也會跟他解釋啊!

……不過這事還真是宜早不宜遲,倘若真有誤會,任誰心里都不會好受.

她決定等皇帝這里有譜了就說.

目前只要戚如煙不跟戚南風他們一樣發瘋,她就暫且認了.

……

翌日蘇沛英便就攜著文章進了宮.

蘇慎慈神采奕奕地到了學堂.

門口等到了除去戚家四小以外又添上了程敏之三人"護衛"的聲勢浩勢的戚繚繚,她按捺不住地把她拉到秋千旁述說自己的欣喜之情.

"哥哥連夜作好了面聖准備,不出意外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困難!"

又感慨道:"也不知道是誰暗地里幫了咱們?哥哥覺得是陳大人,決定回來後就去拜訪他一番呢."

戚繚繚聽到這里就覺得事情不太妙.

蘇沛英去找陳文輝倒無妨,可陳文輝是飽學儒士,斷不至于冒領功勞.

他這里否認了,蘇沛英必然又會胡思亂想,搞不好到最後還得讓他弄出烏龍來.

再想想這兩日被戚家上下折磨快崩潰,心一橫,牙一咬,索性就跟她說實話了.

"其實這個人是我."

蘇慎慈陡地睜大了眼睛.

"是我請皇上優先斟酌了一下,但成不成得憑沛大哥自己的本事,我也就是搭個橋而已."

說完便就也把那夜的事粗略說了.

蘇慎慈張口結舌!

"原來是你……繚繚你怎麼……"

她不知道該怎麼述說自己的心情,戚繚繚居然把自己得來的討賞的機會讓了給蘇沛英?!

她為什麼?

而他們兄妹又憑什麼?!

戚繚繚看到她這表情就忍不住歎氣.

扭頭看了看周圍,說道:"你就別這副樣子了.

"現在我家里都覺得我是看上了沛大哥,但我先告訴你,真不是那麼回事兒!

"我就是順手這麼一幫.

"皇上多賞我倆錢兒還是少賞我倆錢兒對我來說也沒多大影響.

"我家里更不在乎,杜榮兩家賠我的銀子他們都不要,還能要我這點賞錢?

"我什麼都不缺,就尋思著既然皇上要賞,那不要白不要,不如求個有用的!"

她這麼一說蘇慎慈就明白了.

但她還是心潮難平:"可至今全都是你在為我們做這做那,我們卻什麼都沒為你做過--"

"因為我命比你好啊,不需要.以後有事我會開口的.--這事兒你知道就行了,先別告訴沛大哥,我怕他不自在."

戚繚繚拍了拍她手背.

蘇慎慈紅著眼眶點頭.

……

燕棠也很關注蘇沛英進宮面聖的情況.

一早上起就在乾清宮附近走動著.

看到他一踏過午門他就迎了上來:"宮里眼下沒有別的人,這會兒皇上應在禦書房里看折子,你沉著些便是.

"他心里明鏡也似的,向來不喜歡花里胡哨的那些,問你什麼便答什麼,只要不觸犯天顏,越實誠越好."

蘇沛英謝過,遂就由太監引了進了宮.

皇帝果然在玉簟上翻折子,等他見完禮,隨即拿起他帶來的文章翻起來.

蘇沛英來前做好了准備,倒也未曾多麼緊張.

一會兒簾櫳外有太監進來,說道:"太子殿下來了."

皇帝頭未抬,嗯了一聲,他便也撩袍跪下.

就聽皇帝道:"這是新科進士蘇沛英的文章,你也看看."又道:"你起來吧."

蘇沛英謝恩起身.

便就見到與皇帝有著七八分相似的太子順勢沖他揚了揚唇,接過了皇帝遞去的文卷.

燕棠眼見著太子也去了禦書房,眉頭便略略凝了起來.

他不明白蘇沛英身上究竟能有什麼事情,需得皇帝父子同時接見?

……殿內小太監前來添香的時候,太子就沖皇帝微微點了點頭:"不錯."

皇帝把手里一小塊香瓜吃完了,才拭著唇手看向蘇沛英:"你覺得憑你的才學,能入翰林麼?"

蘇沛英聽到翰林二字,心下一動.

他略作沉凝,便依著燕棠所提點話而俯首道:"回皇上的話,臣自認于學問上仍有稚嫩之處,但臣卻有信心."

皇帝笑望著他,與太子相視了一眼,然後又拿起桌上文章來看了看:"倒是很有些剛硬氣.太子也誇獎你文章不錯."

又笑望著他:"那丫頭有些眼光."

……燕棠有廊下站了約摸半個時辰,終于有太監出來.

緊接著便就是腳步匆匆走來的蘇沛英,連忙迎上去:"如何?"

蘇沛英見了他之後已無法按捺住心情:"我看皇上前前後後的意思,像是要欽點我入翰林院!"

說完他就微喘著把前後都說了,然後道:"雖是沒明說,但我瞧著是有影兒!"

燕棠沉吟分析了下,也松著氣拍了拍他肩膀:"既是皇上有這麼問,那麼定然是沒差了!"

蘇沛英卸下渾身緊張,回想起來之前的忐忑,也忍不住輕笑著搖起頭來.

"不管成不成,能得到這番贊譽,我都知足了."

略想,他又抬頭道:"不過皇上還說了句,說什麼'那丫頭有幾分眼光’,我雖聽得出來是好話,卻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丫頭……

燕棠定望著他.

方才還替他激動的神色,忽然就緩緩平寂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