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有良心嗎?
g,更新快,無彈窗,!

戚家上下討論了大半夜才散伙,還是在沒怎麼說話的沈氏發話下才收的聲.

大伙覺得反正這事成不了,也就沒拿戚繚繚怎麼樣.

而後期戚繚繚基本上已經放棄了抵抗,這"婚事"成與不成,是與不是,看上去根本都沒她什麼事兒!

皇帝回宮之後少不了也驚動了一些人.

但是因為他往常也會夜出會會臣子約個茶什麼的,倒也沒讓後宮娘娘們與太子多麼擔心.

燕棠回到府里,葉太妃與燕湳院里卻已經熄燈.

沐浴完看著朦朧月色,卻是又在窗前站了好一會兒才躺上床.

……

戚繚繚的注意力仍然放在蘇沛英的差事上.

皇帝雖然沒有拒絕她,但是朝廷選拔人才不是憑她一個小丫頭三兩句話就能左右的.

將來的內閣儲相都是自翰林院出來,當然要慎重.

她所求的也不過是蘇沛英在皇帝面前得到一個被優先考慮的機會,至于他究竟夠不夠格,還得皇帝最終說了算.

但她有信心,因為前世他離這個位置只有一步之差.

而這世里有前面的鋪墊,再有皇帝應允她的功勞在,這就勝算大增了.

……誠如她所說,皇帝也確實把蘇沛英給放在了心上.

翌日針對著昨夜之事而連下了幾道旨意,看到戚南風在列,就不由想起了戚繚繚來.

隨後再批了幾道折子,他就喚來李芳:"你著個人去傳旨到蘇士斟府上,給他的長子蘇沛英,讓他明日帶幾篇文章到乾清宮來朕瞧瞧."

燕棠剛剛帶著侍衛巡邏到乾清宮外頭,就見李芳匆匆地往外走.

既然碰上了就不免打了句招呼:"李公公有急差?"

李芳也是很熟的,笑道:"也不算急差.皇上讓傳旨給蘇沛英,著他明日攜卷進宮面聖,我這不是想找個人去走一趟麼."

燕棠並不知道皇帝突然傳蘇沛英是為了什麼,礙于規矩,也就點點頭沒再往下說.

哪知道李芳走了兩步又掉轉頭回來,說道:"王爺不是跟蘇沛英同坊而住麼?

"要不這麼著得了,說話間您就得下衙,索性煩王爺順道去傳個旨罷?"

燕棠點點頭,應下了.

下晌在河邊帶著戚繚繚騎馬,見她樂滋滋地心情十分好,不由想起昨晚上的事.

中場歇息的時候他搶先把平日坐的那塊大石頭給占了下來,然後把多余的地方也給擺上了水壺馬鞭.

戚繚繚看到這樣就不由推了他一把:"讓我坐點兒."

他坐著不動,凝眉望著草地:"戚繚繚,昨晚上是你讓我幫你請的功,結果你卻過河拆橋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埋汰我,你到底有沒有點良心?"

他雖然沒有小氣到真讓她報答的地步,可她到底會不會說話?!

戚繚繚看了他半刻,忽然抱起那水壺坐在他旁邊,然後又自裝水壺的小繡包里取出個油紙包來.

打開遞了給他道:"還當是什麼事呢,我那還不是因為皇上問起,要拍拍他馬屁麼.

"--好了別氣了,子湛做的果醬餅,讓我帶過來配著茶吃的,還不錯,嘗嘗!"

燕棠不想搭理她.

戚繚繚送到他跟前,他別開頭.

目光對上橋頭上坐著的侍衛,把臉又收了回來,一看餅還在,只得皺著眉頭接了.

戚繚繚愜意地伸了懶腰,然後眯眼望著面前垂下來的密密柳絲.

戚家人做起事來都很認真,戚子湛做的果醬餅,已經快趕得上京城老字號的點心鋪子的手藝.

"你昨兒跟皇上求的什麼?"燕棠慢吞吞地吃著餅,又漫不經心地問道.

"你猜."她托腮望著對岸.

燕棠慢吞吞望著河面,沒猜.

她又能求出什麼花樣來呢?無非離不開吃喝玩樂四個字,再不濟便是那身臭毛病罷了.

傍晚回到坊間,燕棠直接先去的蘇家.

昨夜里坊間各戶都只知道戚家有客夜訪,並沒多少人知道來的是皇帝,自然也就更不知道天機樓的事情還有這麼一通內幕了.

蘇沛英正教著妹妹拓古董上的花紋,聽說他來,兄妹倆都迎到了院里.

"皇上要傳哥哥攜卷面聖?"蘇慎慈按捺不住驚訝,率先發起問來,"怎麼會突然問起呢?是不是阿棠你--"

"不是我."他凝眉道,"皇上不許我們插手職責外的事,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確實也無數次想過伸手,但冒然插手對他們其實也並不見得有好處.

可即便如此,蘇慎慈還是很高興.

既然皇帝有詔,且還是傳蘇沛英帶著文章前去,定然是與他的前途相關的了!

"說不定是上次繚繚把哥哥舉薦給皇上,皇上就此把哥哥放在心上了!"

雖然日理萬機的皇帝不太可能有這麼好的記性……

燕棠看向蘇沛英.

蘇沛英沉吟:"不管怎麼說,明日進宮就知分曉了!"

……

戚繚繚是晚飯前從蘇慎慈口里得到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的.

燕棠走後她就高興地尋到了戚家.

戚繚繚正由戚子赫帶著與戚子渝兩人一起蹲馬步.

聽她像只小鳥兒一樣歡快地說完,戚子赫與戚子渝立刻面對面咳嗽起來.

戚繚繚哈哈地干笑,然後迭聲跟蘇慎慈道了好多聲的恭喜,目送了她出去.

聽到消息,她當然跟蘇慎慈一樣高興.

等人走了戚子赫就抱著胳膊睨過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們不會同意的."

戚繚繚毫不留情地甩了記眼刀過去.

戚家人的口風還是很能讓人放心的,別看府里成天樂哈哈地瞧著沒規沒矩,實際上靖甯侯兄弟對規矩把得可嚴了.

但凡有事,搬出家法來,還真沒有幾個能頂得住的.

也正因為如此,戚家氣氛松快歸松快,底子卻是一點沒亂.

然而哪怕是有著這樣嚴格的家風,戚繚繚也萬萬沒想到,晚飯後戚如煙由丈夫陪著上娘家來找她拿抄好的經文的時候,便有那些嘴巴快的,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把這事也順便跟她透露了!

"難怪了!"

戚大姐脫口就是這麼一句話.

然後一雙妙眼就倏地瞥到了戚繚繚臉上:"我說你怎麼就那麼熱心腸呢,原來是早就瞧上眼了!

"還振振有辭地跟我說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看你就只差沒'劫夫’了吧?"

(求月票!多多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