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他是我哥!
g,更新快,無彈窗,!

屋里忽然變得跟沒了人一樣的安靜.

離她最近的戚子赫張大了嘴巴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瞪著她紋絲不動地站著.

戚子煜和戚子卿站在他左右兩側,目瞪口呆地,也不難看出一口氣正卡在喉管里上下不得!

"你們怎麼了?"戚繚繚伸手摸了塊桃酥吃起來.

這不算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吧?

而且讓他們保密也是因為怕傳開了之後生出些謠言對蘇沛英不太好,並沒有別的意思.

他們為什麼這麼看著她?

"你的意思是你把你冒了這麼大風險立下的功勞,結果自己分文不落,卻給沛英求前途去了?"

戚子煜一把揪開戚子赫,躬著身子怒湊到她跟前.

戚繚繚忍不住縮起兩腿整個人貼到了椅背上:"也不能這麼說……他本來就很有才華的,選館庶吉士很有資格.

"我只不過是順手推了他一把.讓他少走了些彎路."

前世里他本來就差點進翰林院了,可惜攤上個狼心狗肺的爹以及心狠手辣的後母.

要不是因為知道他有這資格,她也不敢輕易跟皇帝開這個口啊!

她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立個小功順便跟皇帝討得這份人情,何樂不為?

就像燕棠說的,她又不缺錢!

戚子煜瞪了她半晌,忽然繃著臉站直,滿面寒霜地望著牆壁道:"說吧,什麼時候開始的?"

"什麼?"她怎麼有點跟不上他這節奏.

戚子煜甩了記眼刀過來:"你這麼大方把功勞便宜給了他,難道不是因為看上了他?"

戚繚繚:"……!"

……屋里立時響起一片倒吸氣聲,並且立時炸鍋!

"好啊!"戚子泯率先道:"我只知道你跟阿慈近來玩得好,什麼時候跟沛大哥也這麼好了?

"這麼好的跟皇上討賞的機會你不給自己留著,偏給他求了前途!"

"就是!上回在大姑姑府上,你也是在皇上和娘娘面前舉薦沛大哥來著!"戚子昂接著控訴.

戚子湛氣忿地說:"早知道你是為了別人立功,那我還不如不讓你上去!

"你這是圖啥啊?搞得自己滿身血汙回來,好歹給你自己討點賞求點嫁妝本啊!"

戚繚繚:"我……"

"我看二哥房里的那些戲本子上說,一般女人這樣子,就是看上這個男人了……"戚子渝也弱弱地插起嘴.

戚繚繚如同被雷劈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你們瞎說什麼呢?我可是把沛大哥當親哥哥看的!"

她挺直腰義正辭嚴地說."我跟阿慈是好姐妹,她是阿慈的親哥哥,那就跟我的哥哥一樣!你們懂不懂?!"

戚南風幽幽攤手:"可我這個正經親哥哥也沒見你平時這麼惦記我……"

戚繚繚啞然.

楊氏輕拍了丈夫肩膀一巴掌:"你們這是干什麼呢?就是看上了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

"我看沛英也挺好,斯文儒雅,為人和氣,來日一定不會欺負我們小妹.

"你們就不能往好處想想?盡跟著子煜胡鬧些什麼?"

"對對對!二嬸這話有道理!"戚子赫立刻想通了,"關鍵是近,就是嫁過去了天天回娘家來也是成的."

聽到這麼一說,靳氏緊跟著也思索起來:"阿慈也不錯,這小姑是個好相與的,定然不容易有什麼齟齬."

剛才還活似要把戚繚繚拉去浸豬籠的這滿屋子人,忽然就開始認真地探索起這個問題來!

只有戚子煜眾人皆醉他獨醒地道:"有什麼好?

"蘇家現如今鬧成這個樣子,一旦讓蘇士斟抓到什麼把柄,把他們兄妹趕出家門,便連住的地兒都沒有!

"難不成她得跟著他去住寒窯嗎?"

"也不是這麼說,"戚南風想了想,"他外祖家也不是窮人家,當初他母親還是留下有不少嫁妝產業在的,不至于住寒窯.

"再者你小姑姑剛才不都替他爭取到入翰林的資格了嗎?

"庶吉士可不是一般人,那是天子近臣,三年後出來至少也能入三司六部頂個五六品的吧?

"更別說他這麼年輕,將來有的是機會入閣為相.還是很有潛力的."

戚繚繚聽郁悶了:"你們能不能醒醒?!我什麼時候說過我看上他了?我這都是為了阿慈!"

天地良心!

戚子煜冷笑:"阿棠說教你騎馬的時候也說是為了沛英!"

"可我是說認真的!……"

沒人理她.

戚子赫說:"文官雖然不如咱勳貴有聲勢,但沛英上進,這個差不了."

戚子煜又斜眼道:"光上進有什麼用?咱家又不缺錢缺地位,不想想他們家什麼情況?

"就是不與蘇家分裂,他也必須得生兒子!小姑姑這身子骨,誰能保證她一定能給他生個兒子出來?

"生不出來他就得納妾,我戚子煜看著長大的姑姑,讓她日後跟別的女人爭寵?"

"我支持大哥.這婚事不合適."戚子卿聽到這里立刻表態.

隨後靳氏也點起頭:"沛英這孩子是不錯,但不管怎麼樣,他會不會強求生兒生女,小妹這身子骨,首先就不能因為生子嗣而冒險.

"咱也不能把她嫁過去讓人家斷了後,那就默許他納妾,可如果納妾,那小妹嫁過去還圖什麼呢?

"到時候她雖然占著個正室的位置,卻還得日日看著丈夫跟小妾及他們生的兒女和和美美,那日子能好過嗎?

"這男人要是有了兒女,怎麼著都會對兒女的生母多惦記上兩分.

"要是沛英將來再聽侍妾吹吹耳邊風,那--那小妹還不如留在家里不嫁呢!"

"就是."楊氏也被說服了,"就蘇士斟那偏心的例子擺在眼前,這沛英雖是看著人品不與他父親一般,可這種事誰也說不准.

"萬一耳濡目染的,到時候也染上了這毛病呢?後悔可就晚了!"

戚繚繚哪里受得了蘇沛英被他們這樣揣度:"沛大哥絕不是那樣的人!"

她自己的親哥哥她能不知道嗎?!

十來雙眼睛又刷刷刷看過來,戚子赫指上她鼻子:"瞧瞧!瞧瞧!這都立馬護上了,還死不承認呢!"

……戚繚繚一口老血想噴到他臉上!

噴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