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單獨請命


侍衛早就牽來了馬,這次不必再共乘.

戚繚繚對于自己終于有機會獨乘上路感到很興奮,但這還比不上她急于歸家的心情.

上了馬之後她問漠然整理馬缰的燕棠:"皇上這會兒肯定還在戚家等你回去.看在我今兒幫了你們的份上,求你個事兒唄?"

燕棠低頭忙活自己的事,也不曾吭一聲.

戚繚繚就自行道:"等會兒回去,你幫我跟皇上請個功怎樣?"

本來也不用勞駕他,主要是萬一皇帝忙忘了,回宮了再想起,那會兒她見不著他,可就黃花菜都涼了.

而這種事情她還真不方便自己主動提及.

燕棠對著夜色緊了緊牙根,扭頭瞥著她:"前不久才從榮家杜家敲來十萬兩銀子,現在還急著請功,你有那麼缺錢嗎?"

戚繚繚笑嘿嘿:"這可難說.誰還會嫌錢多呀!"

燕棠簡直無語.打馬走了.

……兩刻鍾後回到府里,戚子湛與戚子渝已經被削了一輪.

倆人眼淚汪汪地跪在側廳里,被沉著臉的沈氏靳氏輪番責罵,楊氏也陰著臉沒有好聲氣.

余者如戚子煜等則都在戚家專門辟出的戚南風的書房院子里伴駕.

看到戚繚繚回來,倆人全蓄滿了眼眶的眼淚撲簌簌地就滾下來了,也顧不上家法如山,已然奔了過來.

乾清宮太監李芳也帶著兩名小太監換了裝束悄然來到,這會兒小太監們看到燕棠與她,隨即掀簾子進門通稟.

燕棠進內後戚繚繚便被沈氏他們圍起來,看到她渾身血汙,兩個小的又差點沒暈過去!

直到確定她沒哪里磕著碰著,眾人才又將她放開.

"真是謝天謝地!快去洗洗!"

楊氏正張羅著.

忽然間小太監又匆匆過來傳旨,說讓戚繚繚進屋見駕.

戚繚繚知道是有戲了,連忙自沈氏懷里鑽了出來.

楊氏靳氏忙不迭地拿溫帕子將她粗粗擦了一把,然後攏攏頭發,送她進去了.

一進門便見戚子煜與戚南風立在皇帝右側,燕棠站在左側.

而中間的皇帝嘴角噙笑,看著與方才氣勢迫人的帝王范兒很是不同了.

"給'泰康一煞’搬個座兒."

皇帝這麼一說,旁邊人便俱都眼碌碌地看過來--其實早就看過來了.

伴駕的戚家人並不知她有無危險,心里是惦記的,又苦于不能表露.

戚子煜打她進門就盯著她,看到她身上血汙,一雙拳頭差點沒捏碎……

但又見她鮮活地見禮謝恩又坐下,臉上笑容沒打半點折扣,才又稍稍地松手背在了身後.

"你是怎麼認出朕來的?"皇帝接了李芳遞來的茶問道.

戚繚繚倒是早就算准了他會有此一問.

遂道:"臣女在店堂里看到皇上,初初並沒有認出來,當時只是覺得這個人氣質好到難以言說,而且呼吸之間隱隱有龍吟之勢,不免就仰望了幾眼."

燕棠聞言斜睨過來.

"真會拍馬屁."皇帝揚唇,"就這樣?這麼說來朕的偽裝豈不是很拙劣?"

"當然不是."戚繚繚也睃了一眼燕棠,"主要還是認出了王爺.

"近來臣女跟王爺幾乎天天一起,對他的身影還是較為熟悉的,關鍵是他的裝易得丑得離譜.

"于是這也讓臣女多看了幾眼,然後看了會兒就認出來他是王爺.


"再看到他對走在前面的掌櫃的恭恭敬敬,如同素日跟著皇上一般無二,我就猜出來了."

燕棠臉色有點發寒.

戚南風他們也有點咳嗽.

倒只有戚子煜眯眼斜睨著燕棠,又挺了挺胸,頗帶著幾分舒爽之意.

皇帝胳膊肘支在扶手上,笑彎了眼:"原來不是朕裝的太假,而是隨云太丑."

"誠然."戚繚繚一本正經地頜首.

皇帝扇子敲敲手,笑道:"古靈精怪地."

又道:"不管怎麼說,今兒是立了功,但朕今夜的事不能外傳,所以沒法兒給你下什麼嘉獎令.

"回頭讓太醫過來瞧瞧你.

"方才隨云也說你受了些驚嚇,朕怎麼著也得給你壓壓驚啊!說吧,你想要什麼?"

戚繚繚例行推辭了一下:"臣女所做之事都是份內事,不敢邀功."

不等皇帝開口,她立馬又道:"皇上賞賜,臣女推辭便是不敬.臣女先叩謝皇上."

就地拜謝完了,她方才又抬頭看看滿屋子這些人,跟皇帝說道:"臣女想單獨跟皇上請命,還請皇上恩准."

滿屋子被她瞅過的人又俱都瞅過來……

……

被皇帝下令避退的諸多人全都聚在前廳里.

本來很寬敞的前廳這時候便顯得捅擠起來.

戚家人沒有一個人能猜透戚繚繚想跟皇帝求什麼?

有什麼東西是需要單獨請命的?

同時又不知道她會不會獅子大開口,以她乖張的個性會胡鬧出什麼惹怒了皇帝,結果好事轉而變成了壞事?

等著護駕回宮的燕棠靜立在窗前,看著一顆心全系在戚繚繚身上的戚家人,扭頭又慢慢看向窗外.

而書房里,皇帝端著茶看了戚繚繚已有半日.

"你就求這個?"

戚繚繚篤定地點頭:"除此之外臣女什麼也不要,就請皇上恩准."

皇帝望著她,挑眉蓋上茶碗蓋:"還真會挑東西!"

說完他站起來,撣撣袍子說道:"朕有數了.起來吧!"

戚繚繚連忙謝恩.

小太監們掀了簾子,前廳這邊就立時有人喊道:"出來了!"

一屋人隨即迎上去.

沈氏見皇帝神色甚好,又見戚繚繚也微微帶笑,一顆心暗暗地放下來.

恭送完聖駕後舉家人都不想睡了,把她給直接留在廳堂里.

"你跟皇上求的什麼?"

眾人異口同聲,山呼萬歲都不曾這麼整齊的.

戚繚繚思慮了半刻,望著他們道:"我說可以,但這件事你們得幫我保密."

皇帝既然允了她,少不得來日會告訴靖甯候他們.而她也不想瞞著他們,雖然有值得保密之處,但她也選擇跟他們開誠布公.

戚子赫看了眼戚子煜,說道:"說吧,保密就保密!"

戚繚繚便攤手道:"其實也沒別的什麼,我就是順便給隔壁沛大哥確定了庶吉士選館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