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殺兔崽子!


戚繚繚啊了一聲,趕緊上前見禮:"掌櫃的原來也在這里呀!"

皇帝睨著她:"行了.說正經的."

她這才又說道:"回掌櫃的話,我是跟子湛子渝一起過來吃飯."

"到這種地方來吃飯?你哥不在家,府里怕是要翻天了吧?"皇帝微嗔著,沒再說什麼.

隨後只轉身取過侍衛手里的劍,將其其格身邊那串小鈴鐺給挑了起來,望著門窗外漫聲道:"看來是這鈴鐺走漏消息了!

"--傳令下去,沿途設崗,帶上人撤!"

說完又凝眉看向燕棠:"撤出之後即刻封鎖天機樓,把與關的所有人全部抓起來!"

燕棠道:"帶人退出難度將增大,為掌櫃的安危著想,不如讓侍衛們帶走!"

皇帝卻斷然道:"此女武功不低,且不知有多少同伙,留下恐有變故,一道帶回去!"

他們說話的當口,戚繚繚的目光卻被半露著香肩的其其格吸引住.

打量完她,她目光又順勢落在她肩頭的文字上,而後道:"'金露梅’?"

聽到這話的人俱都停下動作回頭看過來!

原本眼里正露出凶光的其其格此刻眼里竟也露出一絲驚色……

皇帝眉頭微抖:"你識得韃靼語?!"

她還沒來得及答話,燕棠便率先道:"掌櫃的忘了,她在學靼韃話!"說完又轉身向她:"你可看清楚了,這確實是'金露梅’三字?!"

"沒錯啊!"戚繚繚攤手,"我不光認得,我還能默寫出來給你看呢!

"黃雋說草原上有種喚作金露梅的野花,生得漫山遍野都是,當時跟我講韃靼人習性的時候就教我了."

又不是什麼生僻的字眼……

皇帝與燕棠迅速對視,雙方交換了一個戚繚繚都看不懂的目光.

然後皇帝就肅臉朝其其格鷹視而來:"聽說賀楚原先還未當政的時期就組織了一批人分布在王庭四處搜集消息.

"而因為這批人隱藏于市井低層百姓之中,便以低賤的金露梅為代名!

"沒想到昔年為賀楚立下過汗馬功勞的蠅蛆們,今日竟在我燕京也摳出來一個!"

其其格臉色驟變:"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還有很多事我知道得同樣清楚!"皇帝驀然沉聲:"先卸下她胳膊!帶回去!"

說完便大步往門口走去.

而一直受縛的其其格這時候卻出其不意地掙斷束縛,驟然暴喝著朝他後背抓來!

那只手如同電光火石,頃刻便要抓破他後心!

戚繚繚都覺出自己心肝蹦到了喉嚨口,就見身邊灰影一閃,同時耳畔有長劍出鞘的龍吟之聲傳來!

緊接著就見面前血光飛濺!

其其格慘叫著連退了好幾步,而她偷襲過來的那只前臂卻在半空拋了一拋,落在了她身前三尺遠的地板上!

方才還凌厲奪魂的一只手,瞬間成了死物!

"快撤!"

燕棠沉聲向侍衛們下令,同時順手蒙住戚繚繚雙眼將她卷在懷里:"別看!"

戚繚繚無商量的余地地被緊捂在他胸口,瞬時便什麼畫面都看不到了.

只感覺到胸膛傳來的溫熱,以及因為應敵而全身緊繃的肌肉帶來的力量感!

這當口又聽身後其其格傳來一聲痛苦的悶哼,隨後有重物落地--想來是那只手臂也給卸下了!


但這樣就完了嗎?!

並沒有!

緊接著四面八方突然有無數道身影破壁而來,齊齊攻向迅速被侍衛們圍護著的他們!

皇帝目光如鷹隼般凌利,接而身形如電,也于間隙里將因斷手而急喘的其其格出其不意地擄了過來!

"走!"

做工精致的房門在幾只蘊藏著無窮力量的手掌之下拍碎!

這巨響聲與飛來的磚木碎渣也驚起了樓里了無數尖叫聲!

當中不乏練家子,身手快,見狀不好早已經避去了門外!

剩下那些不擅武功的,便一路抱頭尖叫,一面奪路朝門口擠去!

……樓梯上正奉戚繚繚命令,無賴糾纏著烏剌勇士的戚子湛戚子渝聞聲回頭,只見許多人正簇擁個親手拎著個女人走出來的庸俗商人,殺意四起地縱下店堂.

猜出是皇帝.

再一看,而緊跟著出來的則是個蓄著絡腮胡,且臉上還有疤的丑陋大漢.

他一面身手靈敏地與一幫人厮殺,一面手下還挾持著一個緋衣小姑娘!

再一看那小姑娘還正是他姑姑!

當下哪里還顧得上別的?

瞬即就地拔了面前錯愕中的勇士們腰間的刀就沖了上去!

"你這丑漢敢挾持我小姑姑!"

幾個勇士早就被這變故的驚懵在那里,直到被奪了刀才回神追過去!

這刀光劍影地沒個武器又怎能近得了身?

這不還沒走兩步就被人給逼退了回來!

戚繚繚隔著刀劍看到戚子湛不由分說殺過來也是急:"殺燕棠干嘛!殺那幫免崽子啊!保護掌櫃的!"

兄弟倆這才驚掉了下巴地發現這丑得能倒人胃口的漢子,竟然是他們坊間迷死一大片少女的燕棠!

……燕棠實則是是很想把戚繚繚隔空丟給戚子湛的,無奈他騰不出手,于是只能任她巴在身上.

偌大的店堂里迅速變成戰場.

如此這般迂回前進,終于也到了門外.

早有安排好的侍衛駕著馬車來到.

燕棠有條不紊地交代身邊人斷後,隨即帶著戚繚繚躍上了拴在門口的一匹黑馬,揮劍斬斷缰繩之後護著馬車一路上了大街!

戚子湛兄弟隨後也奪了馬匹追上來!

夜色已然降臨的大街上行人紛紛尖叫避讓!

戚繚繚看了眼街頭,大聲道:"往西直走是泰康坊,掌櫃的先去戚家吧!"

反正她與戚子湛已經知道這回事,也不差戚家人知道了!而路上人堵,不定沒有意外!

皇帝倏地撩開車簾子,看向燕棠.

燕棠點頭,皇帝便即刻下旨:"讓戚南風低調接駕!

"隨云路過泰康坊時直接往前走,引開追兵!到無人處,全部殺盡!"

身後的戚子湛兄弟接旨,便就打馬越過馬車,率先回府里報訊了!

還坐在燕棠馬背上的戚繚繚想要他們順便捎上她都沒趕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