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是非之地


一筆也寫不出兩個戚字來,就不能不提嫁人這茬兒麼?

一個個都看准了她嫁不出去是怎麼著?

"小二."她招手把人喚過來,然後問:"你們這兒有個姓江的廚子是麼?"

小二道:"那是我們後廚的掌勺大師傅,姑娘莫非尋他有事?"

"我就問問這江大廚他收徒麼?"

小二搔了搔後腦勺,又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尋思這位也不像是能掄鍋鏟的模樣……

"不是我,是他!"戚繚繚指了指戚子湛,"這是我侄兒,他慕名而來."

"是這樣!"小二釋然了,腰身挺了挺,指著後院方向道:"那你們得去後廚問問.

"不過咱們這兒的廚子都是咱們大東家專門自別處挖來的,便是收徒,那規矩肯定也大,價錢也不低.

"你們要是有這意思,還得有個准備!"

戚繚繚沒跟他多廢話,稱了謝,便招呼戚子湛去後廚.

天機樓的後廚也很壯觀,酒樓與客棧中間的院子的南邊,一溜過去約摸三四間房的地兒,全是廚院.

廚院門口是有人把守的,看到戚繚繚倆人走過來,立時沉臉喝斥起來,一臉橫肉,凶得很,看到小姑娘也不例外.

她客氣地說明來意,那兩尊門神才總算面色緩和了點.

其中下頜上長著顆大痦子的指了指東邊角門,讓從那邊進去第三間找二掌櫃問.

戚子湛非常激動:"這個我去就成了!這里全是些冒著銅臭味的商人,可別薰壞了小姑姑您!

"您就回位子上等我就就成了!--翠翹千萬好生伴著姑姑!"

說完已是按捺不住地進了角門.

自廚院到店堂又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沿途總有人來去,操著各地的方言.

這是與戚繚繚兩世的生活都算遙遠的一種氛圍,不過倒是挺新奇的.

然而才走了兩步她就不能動了.

遠處店堂門口這時候正自門外走進來三四個人,仿佛是路過前來打尖的商賈.

可當她看清為首的那人面目,再看看他身旁那蓄著絡腮的的高大身影,眼睛忽然就張成了銅鈴大……

即便二人易了裝,可為首那油滑的"商賈"這身打扮她卻是曾經見過的,以她前世里皇帝兒媳婦的身份,要認出他是皇帝來並不難.

而他既然易裝在此,那麼他旁邊那個哪怕是粘了丑了叭嘰的大胡子,渾身上下也依舊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的人,聯想一下他是誰,也很容易了!

這可新鮮了,他們倆居然也會來這里湊熱鬧……

"客官可有預訂不曾?小店暫時席位已滿--"

燕"管事"沒等小二說完就報了去處.

戚繚繚腦子飛速轉了轉,然後身子往旁邊一避,藏在了樓梯下的角落里.

聽得腳步聲不緊不慢地上了樓,又往東邊廊子下而去,她才又走出來,遠遠地一望,他們停在桂字號房門前.

"小姑姑怎麼還在這兒?"

戚子湛不知什麼時候到了她身邊,輕拍了拍她肩膀.

"怎麼樣了?"她問道.

"嗨,沒戲!"他手一揚說道:"他們收徒是得在店里幫廚的.

"幫廚我倒不怕,關鍵他們得簽契約,學成之後得在這里至少幫廚三年.


"我好歹是個將門之後,主職是保家衛國,怎麼能投上三年時間在這里?我爹一定會打死我!"

這麼一說戚繚繚也覺得這事有些懸.

戚家還得齊心合力先干掉烏剌呢!

也就先不說了.

回來坐下後她又凝神聽了聽樓上動靜,燕棠他們在這里的事她也決定暫時先不說.

皇帝貴為天子,無事絕不會亂跑出宮,更不會易裝跑到這里來,來則必有要事.

只不過她卻猜不到會是什麼事,居然會勞動他堂堂天子禦駕親行……

反正不管怎麼說,既然是很要緊的事情,那她當然要保密.

……想來想去,是非之地,她最好是早走為妙.

這麼說著她就催道:"趕緊催上菜,吃完快回去,天都黑了."

戚子湛抗議:"這都才來……"

……

燕棠對于皇帝執著地要參與天機樓這樁任務也是心有疑惑.

不過聖意豈可隨意揣測?

他與皇帝進了桂字號房,約的人已經來了,兩名著烏剌服飾的侍女攏手立在門內.

屋里長條桌後也站著幾個侍女,而桌畔則坐著個身段適中的穿著講究的年輕女人.

她的左右兩側立著一男一女,那男人見到皇帝,即與這女人說了幾句什麼,這女人便就點點頭,讓他們退了下去.

然後微笑著抬起眼,說道:"袁掌櫃好久不見."

"是啊,其其格小姐別來無恙?"

皇帝笑微微地搖扇坐下,並且倜儻地沖她看過來.

其其格吃吃地笑著,伸手給他遞了杯茶,手指有意無意地在他手背上拂了兩下:"我倒是沒什麼大恙,不過是犯了些小病,哪里值得袁掌櫃惦記."

皇帝笑道:"哦?不知道是什麼病?"

其其格湊過來,嫵媚地壓低了聲音:"相思病."

皇帝哈哈大笑.

他身後的燕棠輕輕別開臉,凝眉望著地下.

其其格又說道:"上次袁掌櫃說有位在軍中的親戚想買私馬,怎麼後來就沒音訊了?

"近來我這里倒是進了批好貨,掌櫃的來得巧."

皇帝笑笑地扶著杯子:"其其格小姐都需得身邊人提醒才能想起我來,我又怎麼好意思總是來登小姐的門?"

其其格手攀上皇帝胳膊:"袁掌櫃真會說笑."

說完又掛在皇帝膀上:"不知道袁掌櫃這位親戚,是在軍中任什麼職務?

"說給我聽聽,我也好斟酌斟酌推薦什麼樣的馬匹."

皇帝沒直接回答,反倒是慢吞吞地笑著沖她伸出手:"馬的事兒先不說.

"我會診病,尤其是相思病,你先把手給我,我來看看你病情如何?"

其其格盯著他看了會兒,便就風情萬種地把手搭上了他手心.

皇帝握著這只手,笑微微的鳳眼陡然間一凜!

隨即他周身寒意四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猛然間翻過來扣住了她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