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不能不孝


率先看完信的阿麗塔把信傳給左右,同為隨從的勇士們看完很氣惱.

"這中原的刁民實在可惡!

"如果那日不是那姓戚的妖女帶著人鬧事,先是偷窺將軍說話,後又攪了阿麗塔的局,之後將軍又怎麼會與他們對上?!

"照我看,他們根本就是故意商量好的計策,好借故來監控咱們!"

"依蘭夫說的沒錯!

"那姓戚的妖女帶來的那幾個全都是泰康坊里的,當中更有一個是那小白臉鎮北王的親弟弟!這就足已能說明問題.

"就算不是大殷皇帝下給他們的密令,也定是他們早有預謀!竟然使這樣的勾當,他們也真卑鄙!"

"……索性咱們也找個機會私下去會會他們!"

吵嚷聲十分熱鬧.

巴圖不得已敲起桌子.

他沉下聲音:"動手的幾個都是家里掌有兵權的勳貴子弟!

"別說咱們在人家地盤上,就算是他們朝中的,又有幾個敢惹他們?

"尤其是那個姓戚的姑娘,家中兄侄十個,個個彪悍!

"據說甯可得罪她的大哥靖甯侯,也莫要去惹這個小姑娘!

"你們私下去會他們,我怕你們連尸骨都將留不住!"

勇士們望著地下,均沉默下來.

當中有個長著絡腮胡的就扶著刀走出來:"那安達將軍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嗎?

"倘若我們不替將軍把這口氣撒出去,那就是完成了任務回去之後,王妃與大將軍那里也少不了要責罰我們!"

巴圖長吐了口氣,凝視著他們說道:"中原物資充足,咱們的鐵蹄總有一日會踏破關塞闖進燕京,但眼下的殷朝不是你我憑拳腳就能捅碎的.

"這筆賬我們自會記下來,但是眼下你們不許輕舉妄動!"

絡腮胡不再言語.

阿麗塔走向巴圖:"他們這個姓燕的王爺很難接近,那日我與他糾纏了那麼久也不見他有絲毫松動,是不是應該放棄了?"

巴圖笑道:"阿麗塔想放棄嗎?"

阿麗塔微頓,接而傲慢地揚起了唇角:"原本我對中原的小白臉沒有興趣,就是皮相出色也不值得我另眼相看.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身手還不錯,居然連將軍都不是他的對手!--這倒確實令我生出了幾分想要再會會他的意思了."

巴圖點點頭,笑起來:"我們的阿麗塔一向最擅于俘獲男人們的心,這位鎮北王不但長相十分出眾,而且是大殷皇帝的近臣.

"阿麗塔若是能拿下他來,讓他成為你的裙下之臣,任你使喚,那倒的確是意外中的收獲.

"接下來你可以可以設法去接近接近這位鎮北王,爭取能拿到些他的把柄,到時候我會在可汗面前給你請功."

"遵令!"

阿麗塔嫵媚地應下了.

……

靖甯侯不在府里,戚南風又是個隨和的,家里猴兒們歡快得都有些找不著北了.

晚飯後戚繚繚挑燈做功課,戚子湛叩叩門,屁顛屁顛地送來了孝敬.

"新鮮水蜜桃壓榨出來的汁兒,調了些木瓜粒進去,香濃可口,給姑姑嘗鮮!"

桃汁兒是特地拿夜光杯裝的,隔著玻璃看去非常誘人.


戚繚繚邊嘗邊贊著:"不錯!這個好.怎麼想出來的?"

"下晌跟王將軍家兩位公子去太湖樓喝茶,他們的廚子做了這個,我覺得挺好,試著做了嘗嘗."

戚子湛嘿嘿笑著說.

又道:"不過聽說太湖樓的廚子也是自外頭的廚子手里偷的師.

"我還沒有打聽出來是哪里的,等我打聽到了,再去光顧光顧,改進改進!"

戚繚繚再喝了兩口,覺得已經很不錯了.

前世里她活到那歲數都不知道太湖樓的廚子還會做這些,他居然這麼留心,還學了回來!

戚家人的優秀還真不是說說而已.

她鼓勵了幾句,他也就端著空杯子屁顛屁顛地出去了.

黃雋近來交給戚繚繚一些很短的句子讓她試著翻譯,她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

有空的時候她也會往街頭走走.

京師里有很多韃靼人做生意,牌坊門口就有好些面館酒館,從掌櫃到小二都是韃靼人.

這些做買賣糊口的百姓大多數是規矩的,與本地的漢民關系也比較融洽.

她出出進進地,便也能親耳聽聽他們如何交談.

還是有些用處,至少她已經能用韃靼語跟人點羊肉面,並且要多加臊子了.

蘇慎慈最近也有點忙.

往往是下完學就得直接回府.

就連跟戚繚繚保持交流都只能在學堂里.

除了給她抄經文,蘇沛英的差事也很需要關注.

如今已將四月,很快吏部就會下發委任令了.

蘇沛英已經打定了主意,並且即日起就梳理起了一些有希望的人脈,進行針對性地奔走.

然而即便是篩選過,許多人一聽到他是為差事而前來,還是跟他打起了太極.

他與蘇士斟的矛盾露出水面,便有人暗中分析評估,一個是仕途老油條,一個是初出茅廬的嫩茬兒,誰能降得住誰,有些人認為顯而易見.

還有些人則覺得人家親生父子,終究不會決裂到哪里去,因此不願落到最後兩邊不是人.

不管出于什麼考量,他們共同的應對便是對他所求之事避而不談,並且轉而做起了他們兄妹與蘇士斟之間的說客.

勸說他不要不孝,把父子關系弄得這樣僵,曰這樣對他沒有好處,皇上即便是責罵了蘇士斟,那也只是人前做做樣子而已.

蘇沛英均都安靜地聽完,然後告辭.

蘇慎慈聽完卻心里窩火.

"不幫便不幫,說這些多余的作甚?

"事情沒落在他們頭上便覺凡事都可以忍!

"我們是兒女,只要有了爭執,有一點點反抗那就是我們不對!

"他們當老子娘的天生就是該被縱容原諒的,哪怕他把我們往死里逼,也是我們的錯!"

從小到大這樣的話她不知道聽過多少.

蘇家旁支的族親逮著機會就說她們,後來就連外祖家的人一見面也少不了要說幾句,仿佛他們兄妹一個不好就會收拾包袱再回林家去似的.

總之千錯萬錯全都是他們的錯,可要追根溯源,這所有錯的最根源不還是蘇士斟嗎?!

倘若他不生下他們,哪里會有這麼多"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