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將門虎女
g,更新快,無彈窗,!

程敏之他們簡直望眼欲穿才等到他們回來.

一看燕棠臉色簡直跟戚繚繚吃了他這老僧許多豆腐一樣臭,立時又老老實實地憋著什麼話都不說.

一直等到回到承天門下分了道,才又開始七嘴八舌地問起戚繚繚安好與否.

戚繚繚除了渴了點之外,別的還真沒有什麼不適.

回到府里,家里上下也是十分關注這個問題.

戚子煜第一個到她面前聽她的呼吸,查她的脈搏,確定沒事才退到太師椅上去抖二郎腿.

燕棠沒與他們同路,回到承天門下時臨時又進了宮,因為皇帝忽然傳旨讓他去禦書房.

"天機樓那邊情況如何?"皇帝搖著扇子坐在炕頭上問."有些日子沒聽到他們消息了."

燕棠道:"近來巴圖那些人因著行為受限,並沒有機會與天機樓那伙人接觸,如此也沒有什麼痕跡露出來."

皇帝點點頭,停下扇子道:"安達的身份已經確定是烏剌王妃的侄兒無假,但他此行屬不屬大將軍孟恩所派還未可知.

"暫且也不必理會他了,撤掉多余的禁衛,不用再羈押他,明日便將他遣送回烏剌去."

燕棠領旨.

皇帝又道:"他們來的這批人,可還有如安達一般混進來的?"

"目前已經篩選過兩遍,倒是未曾有發現."

"那就好."皇帝沉吟道,"便是有漏網之魚,在這番清查之下,他們也必將收斂些.

"--既如此,那過兩日下來就解了會同館的禁令,讓他們照常按程序朝貢.把情況隨時監控好便是.

"天機樓那邊盯緊些,挑個空兒,咱們再去會會他們."

燕棠稱著是.轉而他又凝眉看向上方:"天機樓那邊,臣以為皇上不必再禦駕出馬.

"雖然京師內城防衛森嚴,可皇上易裝而去,對方畢竟沒有什麼顧忌.

"臣帶著侍衛去,定將皇上想辦的事情辦成便是."

皇帝笑了下,搖著扇子起身,踱到簾櫳下站定,望起對面牆上掛著的一幅塞外雪景圖.

殿內忽然安靜下來.

過了半晌,他才又慢吞吞吐出一句:"朕必須去."

……

翌日大清早地,進園子里晨練的戚繚繚就見靖甯侯與戚南風也在荷花池畔嘮磕兒.

"說什麼呢?"

她活動著筋骨湊過去.

靖甯侯攏手嘲她:"真是怪了!往常總要睡到太陽曬屁股才起床,近來倒是起得比雞還早了!"

"因為你說我嫁不出去,所以我要多鍛煉,避免睡得太多長太胖真沒人要啊!"

她順勢拍了拍她那柳條兒似的腰.

戚南風嘁地一聲笑起來."男人才不喜歡你這樣干巴巴的,都喜歡有肉的."

戚繚繚哈哈道:"那是你們老男人才喜歡有肉的,年輕的少年郎們都喜歡苗條的."

老男人們瞬間拉下了臉.

戚繚繚正色:"我剛才好像聽到你們會同館?會同館又出什麼事了?"

戚南風咳嗽著,說道:"沒出什麼事,就是昨兒晚上皇上下旨撤了巴圖他們的禁令了.

"那個安達確實是烏剌王妃的侄兒,大哥昨夜收到旨意,皇上著他與朝中使臣帶領五百精兵遣送安達至西北."

戚繚繚微頓:"大哥親自去?"

"到底是個王親,又是個不老實的,路上出點什麼差池大殷難免沾灰,自然是我親自去才放心."

靖甯侯說到這里也慣性地恢複了他大將軍的本色,不但神色沉凝,日常漫不經心的目光也倏然間變得銳利起來.

戚繚繚又道:"那你要出關麼?"

"不用."戚南風說,"到時候賀楚那邊有人來關外交接.送到西北屯營就成了."

戚繚繚這才放心.

不然照賀楚他們那狼子野心,若是出了關去,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出什麼夭蛾子?

想來皇帝也是考慮過了的,在自己的地盤上,自然不會有什麼意外.

然而早飯後,看到披上了盔甲帥氣得令沈氏眼里直冒星星的靖甯侯,她又忍不住說道:"我也想跟大哥一起去邊塞."

"你去湊什麼熱鬧?"靖甯侯乖乖地任沈氏給他整衣襟,壓根沒想搭理她.

"我跟著你,幫你端飯送茶洗衣服!"她努力地湊過去."我是將門虎女,也應該去闖蕩闖蕩!"

"我有勤務兵,還有十幾個護衛!"

靖甯侯接過沈氏遞來的包袱轉給身邊護衛,又回頭道:"想闖蕩?你先把你自己的事弄順溜了再說!

"還'將門虎女’呢,你都'泰康一煞’了還當什麼虎女?

"瞧瞧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去學堂?我還有事要叮囑你大嫂,你趕緊走!"

……

被嫌棄的戚繚繚這一天都覺得有伴侶的男人特別礙眼.

……

入了夜的會同館,巴圖帶來的幾個近隨都聚集在他的房里.

"將軍應該已經走出有百余里了,這是我們的失策!"他手擱在書桌上長吐氣說.

"我們還是低估了大殷,將軍這一被遣送,無論如何,我們理虧的事實已經擺在面上了.

"來日即便是再有紛爭,他們也不算全無道理."

有勇士站出來說:"難不成他還想借這麼點事跟烏剌發兵不成?

"大殷兵力雖多,但真正能抵擋我們草原鐵騎的可不多!

"大人別忘了,咱們孟恩大將軍手上正訓練著一支奇--"

"閉嘴!"巴圖突然瞪過來.

他撫案而起,怒斥道:"既知道這個'奇’字,那麼這樣的話從此以後再也不要掛在嘴上!"

勇士面有惶色,躬身退下.

巴圖掃視著面前眾人,沉聲又道:"來之前可汗就說過中原人極之狡詐,這次也算是給我們提了個醒,如今禁令雖是撤了,我們也不知道暗中有無人監視.

"你們都給我仔細些,若是再出了簍子,我可不保證你們的死活!"

眾人俱都凜聲稱著是.

巴圖緩了口氣,返身自桌上拿起攤開兩張薄羊皮又道:"可汗有新的消息來,囑我們與其其格她們配合好,以達成此行目的為重.

"正好如今禁令已撤,你們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