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在下不敢


蘇慎慈笑了下.

"這小腦瓜里成天想些什麼?你與繚繚情份好,她又屢屢幫我們的忙,我自然關心她.

"再說了,咱們眼下這樣的情況,我哪有心思顧及這些?"

他說罷,退身在廊欄上坐了下來.

兄妹倆就隔著窗戶這麼愜意地說話:"我打算聽你們的,去走走關系,以留在京師任職為目的.

"倘若是能夠進翰林院,是最好.便是不能,在六部觀政也不錯.總之只要你還在蘇家,我就不能出京."

蘇慎慈目光綻亮:"哥哥想通了?"

他背靠在欄杆上,揚唇點點頭:"我不想做個迂腐的書呆子,也明白我要的是什麼.

"我仔細想過繚繚的話,她說的很有道理.

"眼下咱們跟前院那邊都撇清關系了,如此有好也有不好.

"不好的是父親在朝中這麼多年,便是出了這一樁,他人脈還是穩固的.

"從前大伙總還顧及著他幾分面子與我和和氣氣,從今往後,怕就未必了.

"皇上雖然愛護我,到底我才初出茅廬,旁人自是不會隨便撇開父親而把寶押在我身上.

"我要想真正站穩,還得把自己兩腳紮根進朝堂里.

"所以好的一面是,繚繚這麼做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等于給我送來了東風.

"雖然目前不會有人主動在我與父親之間做選擇,但是我若趁熱打鐵順勢而為,還是會比從前多出不少機會來的."

蘇慎慈微頓了下,然後出來到了廊下,坐到他身邊來:"哥哥能這麼想,真是太好了!

"你才能一點都不輸父親,品行也比他好,你只是欠缺閱曆,咱們只要穩打穩紮地來,日後不見得斗不過他!"

蘇沛英扭頭望著她,溫聲道:"那就托你的吉言了."

……

翌日不必早朝,蘇士斟趕早先到了乾清宮.

皇帝卻正在禦書房召見禮部郎中,他只好又揣著折子在禦書房外等候.

禮部郎中還沒出來,吏部侍郎又進去了.

吏部侍郎剛跨出門檻,他這里要小太監通報,這邊廂東宮又傳了少詹事過來送奏折.

如此等到天將近午,門內才終于有太監到了跟前,躬身說皇上有旨,傳蘇少卿入內.

殿里點著龍涎香,皇帝盤腿坐在西邊榻上翻書.

蘇士斟輕手輕腳地到了跟前,也不敢打擾,只垂首立在簾櫳下.

過了約摸片刻,皇帝才自書頁里抬眼,瞄了瞄他,跟他招了招手.

蘇士斟忙把折子呈上.

皇帝打開翻了翻,半路瞄一眼他,接著把余下的看完,說道:"你們老蘇家就是文采好."

蘇士斟垂首略頓,忽然就撩袍跪下了:"臣萬死不敢以筆墨糊弄皇上!

"昨日回府之後,臣便立即著人將臣妻姚氏遣送回了姚家,小女蘇慎云也于今早送去了家廟!

"臣有罪,對內宅疏于管治,致釀生禍事,令陛下失望,折子上所書句句皆臣肺腑之言!"

皇帝揚揚眉,將折子合起來輕丟在手畔小方桌上.說道:"偏心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罪."

蘇士斟伏在地下更加不敢動了.


皇帝道:"但凡子女多,為人父母的難能做到個個如是.但如若偏愛逾越了分寸,那就是失職.

"朕的兒女可比你的多的多.

"倘若朕也如你一般亂來,不顧原則地寵愛打壓,你蘇士斟還能在兩宮安定太平的大殷朝上安然做你的四品要員嗎?"

蘇士斟額頭碰著地板,顫聲道:"臣有罪!"

"你當然有罪!"皇帝把那折子扔過來,漫聲道:"回去再重新寫幾句實誠的過來!"

……

吃早飯的時候戚繚繚聽說姚氏母女出了蘇家,隨即和著冷笑將一只雞肉卷吃了下去.

蘇士斟一向精明,又擅揣摩上意,昨日皇帝雖沒撂下什麼重話,也夠他仔細琢磨幾日的了.

上晌在學堂里,蘇慎慈便把蘇沛英的打算跟她說了.

"從前只欽佩哥哥的清高風骨,也一心盼著他將來能成為受人敬仰的大儒,如今他這樣,我竟然也覺得高興.

"私心里覺得,到底人活著不光是圖虛名,首先還得先存蓄實力,你說是嗎?"

戚繚繚基本上是贊同的.

這道理前世里她竟是直到蘇沛英離京一年之後才領會得,如今她能提前悟出,她很欣慰.

蘇慎慈便又把寫好了的兩篇《女訓》給她看.

"我是照著你的字跡寫的,沒想到仔細看來你的字用竟跟我的很有幾分相像,這樣更好了,你看看,應該是看不太出來的."

她帶著些小興奮說.能幫到戚繚繚,她很高興.

其實她也不覺得戚如煙會逐字逐句地去看,大體上能過得去,她也就不會說什麼了.

現在兩人字跡都大致相同,簡直完美!

戚繚繚當然就更有信心了:"寫的真好!絕對看不出來!"

蘇慎慈便就喜滋滋地繼續去寫剩下的了.

程敏之他們本是打算幫她抄的,見蘇慎慈把活兒給攬走了,也樂得輕松.

問起她下晌去學騎馬的事,都覺得格外新鮮而想去看看.

戚繚繚無所謂,只要燕湳不被他哥逮著罵就行.

小爺們幾個立時歡呼起來.並約定下晌等她差不多自黃雋那里出來再過去.

……

午飯後戚繚繚讓廚娘給她蒸了好些樣香軟可口的點心,還烤了兩只焦香鮮嫩的羊腿,命翠翹仔細包好,帶著到了四夷館.

答應給黃雋帶吃的,昨日事出突然,也沒顧得上這茬兒,只好現做了帶過去.

沈氏知道她下晌直接去騎馬,在門下拉住她:"既是王爺主動答應教你,我也不攔了,但不許練狠了.

"倘若身子弄出點不舒服,又或者學了半桶水就四處撒野,那就再也別想碰馬了."

戚繚繚滿口應承.

到了四夷館,黃雋遠遠候在門下.

她笑微微地自他面上掃視而過,進了門之後便揮手讓翠翹把東西呈上:"給你帶的!"

說完照例拿起桌上書本來.

黃雋雖然看不到里頭裝的什麼,但是聞見那隱隱飄出來的香味也知道是吃的.

只當她那日是說笑,哪里真敢讓她帶東西來,連忙退了半步躬身:"多謝姑娘,在下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