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我是為他
g,更新快,無彈窗,!

靖甯侯他們回到府里,也笑話了戚繚繚很久才罷休.

但轉頭他們從小子們嘴里得知燕棠攬下了教她騎馬的差事,六個人十二雙眼睛三杯茶,又保持了有那麼片刻的呆怔才回過神.

"這隨甯莫不是中了邪?"靖甯侯完全摸不著頭腦.

在他們看來,不,在每個人看來,端方冷肅的燕棠跟張揚跋扈的戚繚繚是完全不搭干的.

這兩個人怎麼會碰在一起?

尤其是戚子煜上回還見到燕棠差點想要活活吃了戚繚繚……

把戚繚繚叫過來一問,她橫豎是不敢把她撩過燕棠的事說出來的,自然無可奉告.

眾人無奈,便遣了戚子煜去王府探燕棠的口風.

燕棠早就已經接受過來自燕湳的一番追問,正拉著臉趁著夕陽在馬廄里刷馬.

聽完戚子煜來意,他拎了半桶水把馬尾澆了,然後漠然擦起手:"我身為坊間比他大上幾歲的哥哥,教教她騎馬難道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嗎?

"你不也曾經指點過湳哥兒拳腳?還是說你覺得憑我的功夫不夠格教她?"

"不不!我絕不是這個意思!"戚子煜聽出火藥味,連忙擺手,"我小姑姑能得你教她,那是她的榮幸.

"不過你這輩份說錯了,你跟我打小稱兄道弟,跟我小姑姑論不上平輩."

燕棠頓了一下,拾起馬刷望他:"她跟阿慈是手帕交,她叫沛英為大哥,我與沛英也是自幼稱兄道弟,這麼一論我不是她的平輩又是什麼?"

戚子煜竟然被他給繞住……

燕棠只當沒他這個人了,刷了幾下馬尾,又喚人抬水來.

戚子煜從旁覷了他半日,到底是沒能忍住:"就算你說的有一定道理,可你不是看我小姑姑挺不順眼的嗎?

"突然之間態度變了,真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是出什麼事了嗎?"

燕棠手勢半點都沒慢下,直到把整匹大棗紅馬給刷完了一遍,才望著地下幽幽道:"她不是幫了沛英大忙嗎?

"沛英難得有這麼個機會,你就當是我替他們高興."

戚子煜聽到這里就釋然了,笑著上前拍了拍他肩膀:"我就知道你是為了阿慈!"

燕棠凝眉半晌,扭頭道:"我說了是因為沛英."

"知道知道!兄弟我懂!"戚子煜笑呵呵表示理解."要不是因為阿慈,我小姑姑哪里能有這福分!"

說完他清著嗓子把腰抻了抻,負手又笑道:"那我就先替我小姑姑謝謝你了!

"回頭哪天休沐,兄弟再請你出來喝酒!"

說完又笑眯眯地在他馬背上輕拍了拍,心滿意足地走了.

燕棠沒回頭,刷著刷著馬,那手勢逐漸慢了下來.

到最後停住,那凝住的眉眼之間,也並不見有被猜對了心事似的安然喜悅之色.

……

戚子煜對刺探回來的結果很滿意.

戚家上下對這結果也表示滿意.

畢竟不是因為戚繚繚惹了人家,人家借著教騎馬反過來治她就好……

靳氏歎著氣說:"阿棠若是真有心,為何不早些把慈姐兒娶過門?也省得她在蘇家受繼母荼毒了."

沈氏笑了笑,說道:"都是打小的玩伴兒,哪能就一定是兒女之情呢?

"若是如此,咱們繚繚跟敏哥兒爍哥兒還有湳哥兒他們這樣,又怎麼說?

"阿棠是個心實的孩子,他父親過世後,明顯性子也沉了,也就能和阿慈能說上幾句話,你們可別輕易給孩子們扣帽子."

靳氏楊氏相視而笑:"就是覺著他能照顧著人家慈姐兒也不錯!若能早定下來,也不至于有今兒這夭蛾子."

沈氏笑道:"那倒是.說起來,今兒咱們家妹妹可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說到這里,大家明顯來勁了.

當然她們議論這些的時候是絕不會讓戚繚繚聽見的,聽見了那還得了……

燕棠跟戚繚繚約好的時間是每日的申正,在承天門外往西半里,沿筒子河那一溜河堤上.

因為她每日未正要到四夷館那里學韃靼話,一個時辰下來,恰好是申正,這個時候也正是燕棠下衙的時間.

如此每日里練上半個時辰,按燕棠的說法,最多一個月她能夠獨自駕馬出行.

不過這是僅于成熟的馬匹,將來她有了自己的小馬時又得另說.

靖甯侯決定先觀察觀察她有幾分耐性,因此雖然是默許了她騎馬,卻沒有給她准備馬匹.

夜里她先去馬廄里挑了匹個頭小些的母馬,交代紅纓明日申初給她牽到承天門來,然後才又安心地回房歇息.

……

杜襄與夫人榮氏帶著兒女回到府里後已經癱在椅子里連話也不想說.

杜若筠被兄長數落得不停抹眼淚,卻又倔強得不肯哭出聲.

她也是沒想到居然會被蘇慎云給算計到,且還被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給揭露出來!

如此她素日經營起來的那股子高傲勁兒,便一夕之間全弄崩塌了!

想想蘇慎慈最後不止在眾人眼里變得玉潔冰清,且還受到了皇帝與貴妃的青眼,真是越想越窩囊!

因此除去羞憤便還有惱怒.

等到那勁頭終于稍過了些,眼看著眼淚將干了,哪知道又有不識相的丫鬟說漏了嘴,把燕棠要親自教戚繚繚騎馬的消息給帶了過來!

她立時氣得沒暈過去……

說起來都是那戚繚繚的不是,倘若不是她,蘇慎慈怎可能安然無恙?

她把她們的臉都掃盡,眼下居然還得了燕棠的青睞!

老天爺莫非瞎了眼!

"行了!"杜夫人看她鬧了半日,也不由發話了."這事情娘娘都有了示下,你還想怎麼著?!"

"戚繚繚太不把人放眼里,蘭姐兒跟她的事都過去這麼久了,她還當著人面舊事重提,你們難道就不上戚家去說道說道嗎?!"

"能怎麼說?"杜夫人睨她,"沒見郡王妃大張旗鼓地把她給押去關起來了嗎?

"人家都把表面功夫做到了這份上,我們還有話可上門說的?再說,那可就是咱們得理不饒人了!"

杜若筠無言以對,握拳抵著心口,只覺得肝都在疼了!

……

相形之下蘇士斟與姚氏這一路便更是灰頭土臉了.

蘇沛英和蘇慎慈說說笑笑地進門時,蘇士斟剛剛回房換了衣.

隔牆聽見他們倆聲音,那臉色便就一寸寸變得黑青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