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我來教你


嚴格說起來戚繚繚也沒那麼沮喪.

戚如煙雖然對她又拎又掐的,但實際上也就是雷聲大雨點小,並沒有真的用上什麼力氣.

跟她戚二小姐動手打起人來那程度,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說起來就是那三篇《金剛經》讓人頭疼了點,不過老太妃人很好,她就是替她抄抄經也沒什麼.

先前戚如煙那麼大的陣仗,把她鎖起來又"打"又"罵"的消息肯定早就已經傳開了.

戚家雖然聲大勢大,可畢竟與蘇家杜家都同在一個坊里居住,大家都同朝為官,祖上也都有交情.

就算是日常有磕絆,也上升不到仇恨層面.

她戚繚繚這麼做,是不能有人說她做錯,只不過讓老街坊們臉上也忒難看了些.

蘇家杜家被皇帝和衛貴妃這麼一訓,是斷斷不敢再上戚家來理論,但心里總歸橫著根刺.

戚家與永郡王府能在京師擁有不錯的口碑,不是憑著耍威風得來的,乃是憑著素日行事的端正.

較起真來他們不會讓自家人吃一點虧,但是既然她戚繚繚都已經打了個勝仗,那也不妨挫挫她的"銳氣".

戚如煙大張旗鼓地把她這麼一"治",他們兩家心里多少能舒坦點.如此也不好再以他們戚家管教無方而抓他們什麼話柄.

反正是不指望她當什麼淑女了,還不如把聲勢造一造,給挨了巴掌的他們一兩顆甜棗吃.

戚繚繚幾乎能想象到戚如煙對她的"絕望",前身不能明白大姐的心情,她卻不能不明白,因此任憑她蹂躪了一通.

只是本以為終于可以跟蕭少寰學騎馬了,沒想到被蘇慎云這麼一鬧又泡了湯,就未免真沮喪!

為恐戚如煙又殺回馬槍,大伙輪流安慰了她一番,便就先散了.

她因為吃著太撐,沒急著走,就順勢在石階上坐了下來.

下晌的太陽曬得人有微汗,太陽光也有些明晃晃,--夏天快來了.

"你姐姐罰你什麼了?"

面前忽然有熟悉的清冷嗓音傳來.

她保持仰頭的姿勢頓了一下,然後收回目光對准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

滿院子人都退去了,燕棠不知什麼時候又走了進來,而且像是本來就站在那里看著她似的,面色平靜得很.

她只愣了一瞬就慢吞吞站起來:"是王爺啊!"說完打量他兩眼,又笑道:"王爺怎麼這麼關心我?"

燕棠凝緊雙眉,說道:"是沛英在關心你."

戚繚繚想起蘇沛英乍進水榭時眼里的憂色,聳了聳肩.

蘇沛英一向知恩圖報,知道她因為他們兄妹被戚如煙拎走了,會著急很在情理之中.

"本來想罰我跟著宮嬤去莊子里住,後來又改成讓我抄經文和《女訓》."

燕棠望著廊欄下一株鳳仙花.

--如果只是抄抄經文,倒不算什麼.

他默了片刻,轉頭又問:"為什麼忽然那麼想學騎馬?"

戚繚繚倒沒料到他會問起這個,打了個哈哈說道:"我戚繚繚威名在外,如果連馬都騎不好,那不是讓人笑話了?

"我不光是要學騎馬,還要學打獵,你們能干的,我都要學!"

說著她停在三步外笑看過來:"難道這也是沛大哥好奇想問的?"

燕棠瞥了眼她,凝眉又看向鳳仙花.


戚繚繚也不追問.

他卻忽然道:"我教你."

"嗯?"

戚繚繚驀然支楞起了耳朵.

他凝眉看著她,仍是那麼清冷地說道:"你想學騎馬,我來教你."

"……為什麼!"

"因為上次在宮里訓斥了你,我覺得過意不去.就當作是我跟你致歉吧.

"等你學會了以後,你和我就再也不相干了."

……

只要能有個好師父幫著完成夙願,戚繚繚真的一點都不計較師父教她的理由是什麼!

別的方面戚繚繚不好評價,但在武藝騎射上燕棠絕對能做個好師父,這個她有信心.

關鍵是燕棠來頭大,他主動教她,戚如煙和靖甯侯拿他也沒轍……

其實那天他說的話她早就拋到腦後去了!

這樣的話他又不止說過一次兩次,她壓根就沒把他人的目光放在心上,又怎麼會計較他說了什麼?這種歉意也是根本不必要的.

但是為了讓他繼續保持這種愧疚的心情,她決定不說.

看到她神采奕奕回到人前來的戚子煜等人也是驚奇,紛紛懷疑莫不是被戚如煙刺激傻了.

剛才分明還垂頭喪氣地,這轉頭就笑逐顏開活似偷著了雞的老狐狸,也太不正常了!

燕湳聽說居然是因為他哥答應親自教她騎馬,震驚得差點要讓程敏之和邢爍幫他彎腰撿下巴……

蘇沛英和蘇慎慈還一直等候著,先是看到戚如煙出來了,連忙上前解釋了經過並給戚繚繚求情.

戚如煙並沒有遷怒他們,反而是和顏悅色地說不關他們的事,是戚繚繚自己不長進.

日後還望他們能多多幫助提點什麼的,可謂八面玲瓏了.

再等到戚繚繚出來,蘇慎慈便立刻跟著上了她的馬車:"沒事吧?真沒事?"

說完又在她手腳四處捏捏揉揉,就連屁股上都不講究地探手去摸了摸.

直到確定她沒挨打,只是罰抄經文,才終于松了口氣,然後握著她的手說:"我寫字快,這些交給我,保證讓你按時交差!"

戚繚繚覺得以前身給人的印象,要是跟她推辭那就太別扭了,若是不答應,他們或許還要起疑心.

便就順口應了下來.

又順口把燕棠答應教她騎馬的事跟她分享了.

蘇慎慈感歎:"這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就阿棠那德性,能主動跟女孩子說話都難得,更別說主動教人騎馬了!

"不過這很好,阿棠的騎術可是當初皇上特地派他去西北騎兵營的將軍手下學會的,很是不錯,繚繚你可算是找對了師父.

說完又她歎道:"只可惜武功上我完全無能為力,只能是課業上幫幫你了.

"可你這麼聰明,只要用功,只怕是比我還要強.

"--但不管怎麼樣,你若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做到的,或是我哥哥能做的,你可一律不許見外!"

"放心!我一定不會見外的."

戚繚繚安然地拍拍她的小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