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領個罰吧


"那也不用打人!"

在機靈的丫鬟迅速收拾了炕桌後,戚如煙終于順利地拍起桌子.

"你把人帶過去不就成了?為什麼要打人?又為什麼還要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翻人舊帳?!

"你這麼處處不饒人,知不知道別人會怎麼看你!"

"我管他們怎麼看我呢!"戚繚繚渾不在乎地下地來,說道:"人活一輩子本來就不易.

"我若專門照著別人的眼光過日子,縱是生在這富貴鄉里又如何?那還不如讓我去鄉野做個村姑呢!"

戚如煙氣噎:"既然你有這個意思,那我就如你的願!

"--來人!這就去把嬤嬤們給我請過來!二姑娘想去鄉野當村姑呢!"

丫鬟抿著嘴看過來.

戚繚繚上前抱住她胳膊:"我就是順嘴說說,你怎麼還當真了?"

說完松了手,又道:"方才蘇慎云說的那些你也都聽到了.說真的,你就真覺得我今兒做錯了嗎?

"倘若今兒我是阿慈,被蘇慎云這樣栽贓陷害,姐姐會怎麼想?"

戚如煙瞪著她,完了幾乎是想也未想地,說道:"她要敢對你起心思,我饒不了她!"

說完她站起來,又嚴肅地望著她:"但這是兩碼事!

"你可以伸張正義,但不表示能隨便打人!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放肆!

"今日這事若是我先知道了,也不會裝聾作啞,但不管怎麼說蘇家是外人.

"蘇慎慈這姑娘是不錯,但她姓蘇!跟你戚繚繚沒那麼大關系!

"你覺得為了她,去得罪蘇士斟夫婦合適嗎?

"那蘇沛英又是你什麼人?他只是蘇慎慈的哥哥!跟你連朋友都談不上!

"你幫了蘇慎慈不算,還卯足了勁把蘇沛英往上推,你圖什麼?!

"結果什麼都沒圖著!

"那杜家蘇家的臉都讓你打盡了,你除非投胎重來,怕是再也不可能變成什麼淑女了!"

想到這里她就覺得氣上心頭.

一屁股坐回炕上,猶在咬牙切齒地朝她瞪過來.

"可再怎麼說我也沒有做錯!"戚繚繚道,"做淑女一直都不是我的夢想.

"皇上和娘娘不也都替阿慈和沛大哥申冤了麼?這證明我並沒有哪里做的逾禮.

"而且如果不是因為事出意外,本來我今日也不會讓你生氣的.

"之所以讓姐姐的願望泡湯了,也只是我情急之下為著良心而做出的正確選擇,不能跟故意失儀混為一談."

"歪理倒是一套套的!"戚如煙眯著眼看過來,"真是奇了怪了,我從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能說會道的?

"現在闖禍都闖出心得來了是吧!"

"這我可不敢!"

"你還有什麼不敢的?"戚如煙冷笑.

接過丫鬟遞來的茶潤了潤喉,而後咚地放回桌上,她接著道:"別怪我不給你機會,你自己說吧,想領什麼罰?"

"我不想領……"

"必須領!"

炕桌又被拍得跳起來.

戚繚繚無奈,想了半晌,就道:"回頭抄幾遍《女訓》給你行不行?"


戚如煙聽到這里,橫眼睨過來:"今兒是老太妃的大壽,你不是之前寫了篇壽字給她老人家,還得了誇贊嗎?

"她老人家信佛,除了十篇《女訓》之外,你再老實給我抄三遍《金剛經》過來!

"十日為限!十日里交不了差,仍給我去莊子里!"

戚繚繚驚道:"三遍《金剛經》?!"

戚如煙冷笑:"做不到,那現在就啟程!"

……正院這邊蘇沛英猶在束手無策.

蕭謹也不見得輕松.

燕棠望著廊外一樹海棠,沒說話也沒有告辭.

這一天里他仿佛就被那抹耀眼的紅給蒙住了視線,從大門口迎駕時始,到東跨院看她跟孫彭對話,再到他伴隨皇帝來到水榭,看到她如火焰一般立在人群里,又到她義正辭嚴地幫著蘇慎慈對付蘇慎云與杜若筠.

真是哪哪兒都有她……

眼下便是見不著她人,這人的魂卻還活似還在四周走動似的,哪哪兒都飄著那抹紅.

"子煜他們呢?"他問道.

蕭謹指著西跨院:"都去站崗了呢!"

……

戚繚繚對戚如煙的決定無可奈何.

想想三遍經文雖然差不多也要抄斷手,但總比押解離京要好,也就罷了.

不過她想了想,又瞄著戚如煙說道:"三遍經文就三遍經文,那你也得答應讓少桓教我騎馬!"

"想得美!"戚如煙起身:"還想騎馬呢?但凡斗雞走狗之類,什麼都不准學!"

"這跟斗雞走狗有什麼相干?縵姐兒不是也會騎嗎?!"

"你和縵姐兒能一樣嗎?"

戚如煙走到門檻下回頭,又恨鐵不成鋼地戳起她額頭:"縵姐兒凡事規規矩矩,從不惹我生氣.

"她騎馬射箭都學會了,功課也不錯.你呢?你這當小姨的怎麼就不知道長進點兒!

"--以後再也別跟我提騎馬的事兒!回頭我也會交代子煜他們不准教!"

說完她便跨門走了出去.

戚繚繚追出門去,她已經走得沒影了!

真難為一個高齡孕婦,居然這般健步如飛……

戚如煙前腳跨出大門,戚子泯他們後腳就一窩蜂地湧進來了.

一進門就見戚繚繚垂頭喪氣地倚著門檻站著.

"這是……"

戚子煜到底是老大,直到恭送完了戚如煙才走進來.進來一見到她這霜打茄子的模樣,也是好笑.

戚繚繚開始歎氣:"……這罰字歸罰字,騎馬歸騎馬,能混為一談嗎?讓她掐了也讓她罵了,還拘著我不肯干這干那的.

"有沒有天理?我都十四歲了,又不是四歲,她管著她肚子里那個不就完了嗎?還成天地惦記我!"

面前一溜人勾著腦袋聽她訴苦,大多都表示非常同情.

紅纓趕緊地上前打扇,翠翹忙著遞帕子,燕湳見著有蜜蜂不識相地飛過來搔擾,隨即折了花枝幫她趕得遠遠地.

程敏之說:"你別惱,我聽我母親說,懷孕的人脾氣大,等她生了就沒事了哈!"

邢爍說:"不就幾篇《女訓》嘛!哥幾個幫你抄就是了!"

戚子煜等幾個大的皆抿著薄唇面面相覷,不反駁也不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