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想嫁人嗎


戚繚繚直接被戚如煙幾乎是拎到了王府西路的一個小院,然後啪啦一把大鎖直接把門給鎖了起來.

任憑她在院里如何捶門告饒,蕭縵予以及戚子煜他們如何在院外低聲下氣地求情,戚如煙就是陰沉著臉不搭理!

完了還撂下話來:"在我回來之前,誰敢放她出來,我加倍罰!"

……于是再沒有人敢出聲了.

蘇士斟與姚氏是再沒臉前去赴宴了,杜家亦如是.

但皇帝還在,他們又不能走,還只能硬著頭皮遠遠地呆著.

哪里還有點什麼三司要員與勳貴重臣的氣勢?臉都讓各家兒女丟盡了.

往來路過的官員官眷們自然少不了會有些異樣目光投過來,他們也只能當做是注目禮.

蘇沛英兄妹倒是因為皇帝與衛貴妃的一番贊賞,而得到了許多關注.

但可惜他們皆記掛著戚繚繚而無心多作應酬.

午宴後蘇沛英先是尋到了送走聖駕後的蕭謹.

蕭謹聽完他的來意,想起先前戚繚繚干過的那些"壯舉",隨即道:"就她今兒把你們云姐兒揍成那副豬頭樣,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跟皇上娘娘翻你們老蘇家和杜家的舊賬,這風頭勁得都快刮出黃河了,她還想全須全尾的出來?"

蘇沛英微頓.

"得了吧!"蕭謹擺擺手,"這情我可求不了."

蘇沛英無奈再說道:"可繚繚實在是因為替我們兄妹出頭才如此,沛英不忍見她受我們牽累.

"再者,郡王妃也懷有身孕,若是氣壞了身子,那可叫做壞了大事.

"倘若方便,在下願陪郡王爺一道進去勸慰勸慰王妃."

"沒有用的."蕭謹搖頭,"剛才她鎖了院門出來我就已經找她說過了,她根本是油鹽不進!

"我勸你們也省省,這是那丫頭自個兒願意幫你們,就是挨了罰,也賴不著你們."

說完他又袖手抻了抻身子,喃喃道:"她又吃不了她,不就讓她掐掐罵罵,立立規矩嘛!

"誰還不是這麼過來的……"

蘇沛英聞言抬頭.

一旁的燕棠見狀走過來:"沛英有什麼事情?"

他便又連忙把戚繚繚被戚如煙抓走並關起來的事情說了.

並病急亂投醫地問他:"阿棠可有轍?"

燕棠盯著滿臉焦灼的他看了半晌,緩聲道:"我沒轍."

……

戚繚繚的午飯是戚子煜和戚子卿翻牆過來送給她吃的.

戚如煙送走衛貴妃後回到小院外,只見院門口站了一路的人.

除去她七個侄子,自己一雙兒女,還有燕湳程敏之以及邢爍.

若再仔細些看的話,還能發現混在其中的紅纓翠翹,沈氏三妯娌身邊的丫鬟,以及丈夫蕭謹跟前的小內侍……

她停在階上冷笑:"來的夠齊的哈!"

戚子煜帶頭咳嗽,牆下頓時就響起一大片此起彼伏清嗓子的聲音……

戚如煙寒眼瞪了他們一眼,開門進了內,隨即又啪地把門給插上了!

戚繚繚坐在炕上,剛吃完飯,正端起紅棗枸杞八寶茶來要喝,聽到聲音立刻把杯子放下趴上了窗戶.

戚如煙在院里看見她,一路瞪著她直到走進門檻來.

"郡王妃平安喜樂,福壽永康!"

戚繚繚麻溜地下了炕,行起大禮.

還沒直身,一只耳朵已經被戚如煙給拎了起來:"還有心思貧嘴?不錯嘛!"


"疼!"

"現在知道疼,早干嘛去了?!"

戚如煙借著松手的勁兒將她推到榻上,另一手撐著炕沿,順勢往她背上拍過來:"你是要活活氣死我!

"今兒是什麼場合?是老太妃的壽宴!

"你身為出身高貴的侯府小姐,不處處嚴格要求自己,拿出你端莊賢淑談吐大方的高貴儀態來給你自己臉上添光,爭氣地學著做個有口皆碑的高貴大小姐!

"還居然給我整出這麼大陣仗來!

"皇上和娘娘這邊是你讓人報的訊吧?

"你居然還把人家蘇慎云揍成了豬頭!

"還當著皇上娘娘的面把人家那些黑料兒全給抖露了出來!

"全天下就數你最能耐了!就數你嘴皮子最利索了!除了你這芸芸眾生全都是窩囊廢是吧?!

"這下好了,全京師的人都知道你這個'泰康一煞’了!

"--你多威風啊!名揚朝野呀!以後是不是連老娘我都得跟著你沾光了?!

"人家的小姐都是才名遠播,賢名遠播,你倒好,居然整出個'煞名’來!"

"煞名其實也不錯……"

戚繚繚趴在大枕上悶聲咕噥.

雖然嚴格說起來力氣並沒有那麼大……但這聲勢也真夠嗆的.

"你給我閉嘴!"

"注意肚子里我外甥……"

"外甥他娘都要被你氣死了還外甥!"

戚如煙湊到她耳邊大吼.

"你當自己是狐狸精轉世,隨隨勾勾小指頭,將來全天下的世家子弟都會中了邪似的,跪著求著想把你娶回去是吧?!

"還是當天下的好男人看到你就自動眼瞎了?

"你自己什麼德性你不知道?平日在坊間胡鬧也就算了,如今你都敢在禦前胡來了?!

"你到底還想不想嫁人!"

"嫁人有什麼好……"

"還敢頂嘴!"

戚如煙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又准備去拍桌子,手落到半路才發現滿滿一堆碗盤壓根就沒有她落手的地兒.

便又氣得抓起根羊排骨來指到她臉前:"這還大魚大肉好茶好飯地侍候著呢!

"合著你今兒出盡了風頭還受累了?老娘還得好好犒勞你是怎麼著!"

戚繚繚不敢硬頂,好聲好氣的道:"您消消氣,先聽我跟您說."

"沒法兒消!"

戚如煙吼著她,手里羊排骨忽然越過戚繚繚頭頂直直砸向窗外香樟樹.

那樹干猛地一抖,啪嗒就掉下個人來,戚子湛悶聲爬起來,掃了窗內一眼,然後淡定地拍拍屁股,翻牆出去了.

戚繚繚撩眼:"瞧你把人孩子給嚇的……"

戚如煙作勢又要揍她.

她脖子一縮.看她怒色稍止,遂道:"……我這也是路見不平.

"你都不知道那姚氏母女有多壞,成天算計阿慈跟他哥哥,那杜家也是一窩的黑心賊.

"今兒她們鬧事給老太妃添堵,我不讓她們倒黴,難道我還要眼睜睜看著她們得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