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她倒黴了


蘇沛英此時正與一眾品級未夠的官僚守在園子外頭等待.

園子里的事情他也只聽了個大概,自是相信蘇慎慈不會那麼糊塗,在這種場合下生事給自己找罪受.

但無奈她背景太弱,若是被人栽贓陷害,她要脫身恐怕也難.

若是皇帝與衛貴妃不去,他還能趕過去相護,這聖駕在內,他又哪能近身?

心內憂急如焚,駐足在翠竹下,只能逼著自己穩下心緒.

小太監來傳旨的時候他還疑心是不是有大禍,忐忑跟著到了水榭,才見站的人里三層外三層.

直到進入場中才看到蘇慎慈面色平靜地看過來,而戚繚繚則也帶著一臉欣悅望著他,反倒是蘇慎云頂著個大腫臉跪在地下,心下才又莫名安定了幾分.

衛貴妃待他行完禮,便不動聲色說道:"蘇沛英,杜家小姐告你妹妹的狀,你是兄長,又才做了天子門生,你有何話說?"

蘇沛英略默,頜首道:"臣相信舍妹的品行,她做不出來蓄意傷人之事."

"為何?"

"因為臣從未曾教過她害人,她也從無害人之心."

衛貴妃看了眼皇帝,接著道:"這麼說來,你妹妹是你教導長大的?

"這就怪了,你們都有父母,如何不是父母管教你們,反倒是你自半大孩子時起就接管起了妹妹?"

蘇沛英垂眸沉吟片刻,才深揖首說道:"回娘娘的話,臣與舍妹一母同胞,臣自認對她有管教之責."

衛貴妃想想,就不說什麼了.

只是笑道:"你走近些."

蘇沛英依言上前.

衛貴妃細細將他打量,只見他身量頎長,不算特別高大,但是在讀書們里頭卻是數得上的挺拔瀟灑.

再看看他三庭五眼,端正得挑不出任何毛病,長眉大眼更是透出謙謙君子的端正風范,不由點頭:"行止端正,不卑不亢,果然是一表人材!"

她沖皇帝笑了笑.

皇帝看向地下歎氣:"蘇沛英還真是不容易啊!

"蘇士斟,你這當親爹的縱著別的兒女處處給他們使絆兒,就這樣他還給你們蘇家掙了個進士回來!

"你是不是成天在朝堂里鑽營鑽得腦子都進水了?

"你閨女替你求情,朕雖然想給她這份面子,但無奈心里還挺替朕這新科進士抱屈的.

"娘娘剛才給了他機會,他也沒有趁機跟蘇慎云與姚氏不依不饒,也沒有多說一句讓你這個當爹的難堪.

"這麼看來,他比起你這個當老子的來可是強多了!"

蘇士斟額頭都已經低得貼到了地面.

皇帝站起身來,又道:"你回去仔仔細細地寫個請罪折子,明日送到宮里來!"

"……臣遵旨!"

皇帝再瞄了他兩眼,又看著蘇沛英,負手將他細細地端詳了一會兒,而後道:"好好過你們的日子."

說完便就抬步走下石級,往曲廊上走去了.

宮人們隨即跟上.

衛貴妃稍稍落後,走到跪地的姚氏面前,說道:"蘇慎云是你的女兒,你身為母親竟然縱容她屢屢犯錯,這是你的失職!


"既然沒有那個金剛鑽,就還是別攬那個瓷器活兒!日後蘇慎慈的事情,你就別插手了,省得讓你們給帶壞了."

又凝眉轉身杜夫人:"我看筠姐兒素日挺規矩的,什麼時候也變得滿肚子小心思來?

"你不也是書香門第出身嗎?

"若是姑娘們太閑了,就讓她們多讀讀書,做做針線.若不然,練練功夫也好.

"老杜家祖上可是大功臣,別為了爭意氣,倒把老祖宗傳下的本事都給荒廢了."

說完她也走下台階上了長廊.

姚氏與杜夫人俱都伏在地下誠惶誠恐地稱是.

戚繚繚則扯開嗓子高聲呼喊:"娘娘英明!恭送娘娘!"

高興得只差沒搖尾巴了……

隨後的戚如煙深深望著她,趁著大伙都在忙著送駕,不動聲色繞到她身後踩住她腳尖!

然後在她陡然的慘叫聲里咬牙將她後領子一把抓起來:"給我滾過來!"

……

蘇慎慈喜不自勝自不用提.

她一肚子話想跟戚繚繚說,皇帝雖然沒許諾他們什麼,但是末尾跟蘇沛英說的那句話卻是意味深長.

可哪怕就是他並因此對蘇沛英另眼相看她也滿足了!

蘇家那點破事兒已經傳開,縱然外人不知詳情,蘇士斟的為人還有姚氏那堆的心腸大家多少是有數了.

而她冤情得以昭雪,人品如何也算是擺在那里了,日後就算是再碰上這樣的事情,也不再至于這麼被動.

更難得的是,她方才在戚繚繚的提前告知下,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替偏心的父親求了情.

如此不但是讓皇帝加深了對蘇沛英的印象,並且日後就算是與蘇士斟有什麼沖突,至少也不會有什麼不孝之類的話柄落在外頭.

要知道于走仕途的蘇沛英來說,一個不孝之名也是能坑死人的呀!

而蘇士斟有了這茬兒,短期內是再不敢對蘇沛英和她亂動手腳的了,哪怕是日後想對付,他也得多掂量掂量!

……如此細細想來,竟是占了不知多少贏面!

而從頭至尾,如果不是戚繚繚幫她籌劃,她又哪里會有勝算?再怎麼說也不會贏的這麼漂亮!

但等她終于發現戚繚繚時,她已被戚如煙推著快到園門口了……

"繚繚不會有事吧?"

蘇沛英不知什麼時候也到了她跟前,與她同凝眉看向遠處的那道影子.

邢家姐妹正從他來處走開,看起來他應該從她們口里知道了來龍去脈.

"不知道."她憂心地捉著雙手說,"戚家姐姐看起來好凶……"

蘇沛英沉了沉氣,說道:"郡王妃面前規矩素來大,看樣子繚繚怕是要挨罰.我去尋郡王爺解釋解釋,請他去討個保."

蘇慎慈遲疑:"請郡王爺,有用嗎?"

就蕭謹那妻奴……

蘇沛英想了想,也無把握."死馬且當做活馬醫吧,總歸不能讓給我們幫了這麼大忙的她回頭挨訓.倘若不濟,我就去'負荊請罪’好了."

(計劃不如變化快……本來我是想上午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