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您問王爺


兩頰青腫的蘇慎云很快出現在人們視野里.

因著她盡力地避開眾人視線,大伙初時還沒有認出她,直到她到了跟前,才有眼尖的驚呼出來:"這不是蘇慎慈的妹妹麼!"

人群里立時帶起一大片的呼聲!

姚氏快暈過去了!

"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是你?誰打的你!"她沖過來.

戚繚繚一把將她攔住,同時將蘇慎云給推到人前,壓著她跪在地下:"當著皇上和娘娘的面,快把你干過的那些惡毒事兒全都說出來!"

蘇慎云先前在她手下都沒能逃得過去,眼下看著這陣勢,早就嚇得腿軟,哪里還有膽子耍花招?

隨即抖著顫音把前因後果交代了出來.

"……臣,臣女遠遠地見人群里已經混亂起來,就,就使了丫鬟去到姐姐身後,趁亂狠推了她一把.

"臣女想,不管她們誰落水,只要有人落水,今日,今日她們雙方便都得說不清……

"皇上!臣女只是一時糊塗,並非成心傷人性命驚擾聖駕,還請皇上饒命!娘娘饒命!"

她撲到地下磕起頭來.

周圍每個人都被這事實給震得說不出話來了!

蘇士斟臉色發青,姚氏臉色煞白,而最為按捺不住的當數杜若筠!

"原來是你在背後算計我!"

她咬牙切齒沖過去.

蘇慎云咬了咬下嘴唇,怯怯的道:"我會這麼做,還不是姐姐挑唆的麼?

"我也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蘇慎云!"杜若筠怒喝起來.

皇帝冷眼瞧著她們,也不急著說話.

姚氏慌忙道:"皇上娘娘在此,杜姑娘怎可放肆!"

一面她又狠搖著蘇慎云的胳膊:"怎麼會是你呢!是誰打的你?是不是她恐嚇你,你快說!請皇上和娘娘給你作主!"

人是戚繚繚帶過來的,她那個"威名"還正在京師傳得如火如荼.

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蘇慎云這臉是怎麼回事!

姚氏雖不敢直接跟戚家斗,可是這情勢突變的緊要關頭,她無論如何也不能任她戚繚繚爬到頭頂上!

可蘇慎云這里有姚氏,杜若筠就沒娘不成?

杜夫人咬牙站出來:"她都自己招認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們蘇家平日里裝的好一副道貌岸然,沒想到私下里竟滿肚子齷齪!

"竟然還想出這種借刀殺人及一箭雙雕的奸計!

"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起心害人!"

戚繚繚看著她們狗咬狗,聽到這里便響亮地嗤笑起來:"她又不是今日才起心害人!

"前不久沛大哥剛中進士的時候,她還借著她親弟弟的性命來陷害她的長兄長姐呢!

"杜夫人您真該替筠姐兒回去燒高香,這次不過是推她一把而已,搞不好她下回就該你們的茶水里投毒了呢!

"哦,對了,你們杜家小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家杜若蘭前不久還打算害死我呢!"

姚氏與杜夫人同時被氣得只有進氣沒有出氣!

周圍的嘩然聲已經是以衛貴妃的咳嗽都壓不住了.

而衛貴妃旁邊站著的戚如煙,只覺得眼前不時地有金星冒出來……

"還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啊."

一派倒吸氣聲里,皇帝扇子抵著椅子扶手,慢吞吞吐出這麼一句.

蘇士斟滿頭大汗伏地跪下:"皇上恕罪!云姐兒是糊塗,但臣已經嚴加管束過了!"

"蘇大人所說的嚴加管束就是讓她去佛堂跪了跪而已嗎?"戚繚繚笑起來.


"蘇慎云意圖傷害的可是大人的長子長女還有幼子,您蘇大人是不是兒女多的數不過來?所以讓她隨便禍害幾個也沒事?

"犯了這麼大的錯居然只是讓她跪了跪而已!

"有您這樣的父親和尊夫人這樣的母親縱著,她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可真是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皇帝垂眼望著蘇士斟後腦勺!

衛貴妃沉臉道:"本來不是什麼大事,但既然說到禍害兄姐,蘇大人你這家主是怎麼當的?

"我先前見到你的長女蘇慎慈,還道她知書達禮,是個好孩子,你的次女蘇慎云看著也溫婉可人.

"卻沒想到你蘇士斟教出的兒女竟是這樣行止不端!虧你們父子還是都是我大殷的進士!

"你還擔著大理寺少卿的重職呢,素日斷案可也是如此亂來?!"

姚氏聽到此處連忙跪了下來.

蘇士斟汗如雨下:"臣萬死不敢!"

這時候蘇慎慈磕了個頭說道:"娘娘明鑒,臣女及家兄並非蘇慎云等一路人."

衛貴妃皺了眉頭.

戚繚繚上前道:"回娘娘的話,蘇慎慈是哥哥蘇沛英帶大的.

"生母林夫人過世後蘇沛英帶著蘇慎慈去了外祖家生活,一直到八年前才回來.

"回來之後蘇沛英已經大了,蘇慎慈是被哥哥照顧的.

"他們跟蘇大人和夫人沒有關系.

"方才您和皇上來之前,蘇夫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親口承認的,蘇大人也默認了.

"所以蘇慎慈和蘇沛英的品行,跟蘇夫人帶大的蘇慎云的品行不是一回事."

眾人恍然大悟,才知道她剛剛說那番話竟是要帶姚氏入坑!

衛貴妃微微沉吟,看了愈發無地自容的蘇士斟一眼,然後道:"先前在壽堂里,你似乎是這麼說過."

戚繚繚頜首:"正是這樣.先前在壽堂里,當著娘娘的面兒,蘇夫人也是沒有反駁的.

"鎮北王對蘇家情況也了解,不信您問問王爺也知道."

被點了名的燕棠凝眉瞅了她一眼.

衛貴妃道:"隨云,可是如此?"

燕棠頜首:"回娘娘的話,蘇沛英于蘇慎慈確有撫育教導之恩."

衛貴妃這臉色就越發不好看了.

"蘇士斟,你這也太不像話了吧!"

戚繚繚再朝蘇慎慈一遞眼色,蘇慎慈就起身往前走了兩步又跪下:"啟稟皇上,娘娘,今日驚擾了聖駕,臣女亦有罪過.但臣女眼下仍有一事相求."

猛冒汗的蘇士斟身子又震了震.

皇帝道:"你想要什麼?"

"臣女不敢求別的,只求皇上恩准饒恕父親治家不嚴之罪."

她這麼一說,眾人便都有些意外.

蘇士斟也驀地抬了一下頭.

衛貴妃看了眼皇帝,就問她:"你父親這麼偏心,你還給他求情?"

蘇慎慈道:"犯事的是蘇慎云,有罪的也是蘇慎云,父親是不知情,若是知情,定然是不會許她如此的.

"既然戚姑娘已經披露了真相,還了臣女清白,臣女自當謹記家兄素日訓導,學他一般做個忠君愛父,胸懷仁義之人.

"子不言父過.父親縱有偏心,做兒女的也不該處處計較."

皇帝至今對身邊年長的妃嬪予以尊重,自然多少是有些仁義的.

聽了這話那兩撇美須之下嘴角就輕輕勾了勾.

衛貴妃也笑道:"想不到蘇少卿雖然治家無方,卻福分不淺,竟有個這樣明事理的長子,又有個這樣通情達理的長女.

"這蘇沛英何在?過來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