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你別自責


水榭這邊在杜若筠著意大鬧的決心之下已經很熱鬧了.

蘇士斟夫婦是最先到來的.

聽說蘇慎慈先與榮家姐妹起爭執,後又把杜若筠給推落水,蘇士斟臉色立刻就黑了.

他怒斥道:"你這個不肖女!"

姚氏尖叫著喚了聲老爺,而後沖到前面將蘇慎慈一把摟進懷里:"這一定誤會,我們女兒素日可不是這樣的人!"

杜若筠聽到這里隨即怒目:"蘇夫人這話莫不是想說我在誣陷她不成?這里可是有這麼多人可以做證的!"

姚氏等著就是她這句話!

聞言她便把蘇慎慈松開些,一臉不敢置信地抓著她的肩膀:"真是你推的?你怎麼這麼糊塗呢?

"人家筠姐兒跟你無怨無仇,你竟然下得了這樣的狠手!

"今兒皇上也在,你這不是讓你父親難堪嗎?!"

戚繚繚帶著翠翹回來的時候剛剛好就聽到這句.

聞言她就走過去跟姚氏笑道:"夫人何必這麼自責?

"是阿慈犯錯又不是云姐兒犯了錯,我們坊間人都知道阿慈幾乎是跟著沛大哥長大的.

"沛大哥長兄如父,有管教不嚴之責,如今她犯下大錯,誰也不敢怪到您頭上不是?"

姚氏聽到這里莫名覺得這話十分中聽!

可不是這麼回事麼?!

蘇慎慈是蘇家小姐,闖了這樣的禍,蘇士斟就是不挨皇帝責罰也得挨幾句罵.

回頭貴妃那邊說不定也會怪到她這個繼母頭上來,搞不好還會帶累蘇慎云的名聲!

若是就此把蘇慎慈的管教之責給撇清了,推給蘇沛英,那她這當繼母的還有什麼干系?到時候還可以給他扣上頂目無尊長,不把她這個繼母放在眼里的帽子!

戚繚繚這番話倒是點醒她了.

但因為想到她素來跟蘇慎慈打得火熱,又怕她葫蘆里賣的是蒙汗藥,便就道:"你說的也是,不過--"

她還想推辭兩句以免落人話柄,戚繚繚卻接口就大聲道:"沒什麼好不過的.

"阿慈犯了錯跟夫人沒關系,因為有沛大哥擔著責任.又不是云姐兒犯錯!

"阿慈六歲才回到蘇府,後來一直有哥哥照顧著,她今日犯下這樣的事情,當然是找負有教養之責的人來擔責.

"難不成夫人還硬要攬下這管教失職的罪名不成?

"您可得想想,娘娘為人寬厚,或許還不會說什麼,可宮里還有位太後老祖宗呢!您也不怕太後說什麼不成?"

姚氏也算是久經風雨的人物,這當口竟被她一席話反問得無言以對!

但她也很快權衡出輕重來,隨即附和:"慈姐兒打小跟著她哥哥,平日里也不怎麼上正院來.

"沛哥兒一向細心,因此這些年來我們也是放心的……這麼多年我還真沒什麼機會好好管束她.

"早知道會出這種事,還不如我親自管著呢."

有賴戚繚繚的大嗓門,在場人個個都聽到了這席話,並且均對"無恥"的她投來不齒的目光.

--雖說蘇慎慈推杜若筠下水算是證人無數,可戚繚繚這樣落井下石挑撥姚氏跟她劃清界線,也真是卑鄙到了極點!

怪不得她在外名聲那麼臭,之前就傳出"泰康一煞"的惡名來,先前雖然裝得像那麼回事兒,可這才多久就破功了!


一來就幫著蘇慎慈懟榮家姐妹,而後見證據確鑿賴不了,又立馬翻臉引誘姚氏跟蘇慎慈!

見過混帳的,也沒見過她這麼混帳的!

如此當中一些人反倒對蘇慎慈生出一絲不忍來.

蘇慎慈自戚繚繚出現起卻始終沒插嘴,而是皺著眉頭若有所思,臉上並沒有太大波動.

剛說完一輪,那邊廂就呼啦啦有太監跑過來了:"皇上駕到!娘娘駕到!"

所有人皆帶著驚色准備迎駕,這時候戚繚繚卻趁亂扯住了蘇慎慈的手,飛快在她耳邊說了幾句什麼,才又回到人群里.

皇帝身邊帶的人可多了.

除去郡王府里蕭謹父子,先前在東跨院那邊伴駕的臣子,便連燕棠孫彭等一干人也都來了!

而衛貴妃旁邊則有戚如煙及沈氏等貴眷相隨.

戚如煙看到人群里的戚繚繚時臉色便有些不妙,勉強忍住立著沒做聲.

在場的大多都是游園的小姑娘,雖說是料到此事會傳到皇帝耳里,卻沒有想到竟會驚動聖駕親自前來!

頓時個個慌得找地兒跪下.

而蘇士斟面色大變,更是誠惶誠恐地伏下地來.

燕棠緊皺著眉頭喚了聲"阿慈",目光快速自杜若筠臉上掃過,又落到了戚繚繚身上.

"朕聽說此地有冤案,蘇愛卿你是大理寺專管斷案的,怎麼,還有你也斷不出來的案子?"

皇帝語氣雖然緩慢,但神色卻讓人看不透喜怒.

蘇士斟汗如雨下,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杜若筠雖然不知道怎麼會驚動到這麼多人,但看到人都到齊了,燕棠也來了,而她自己又占理.

當即就站出來:"啟稟皇上,臣女有冤情!

"蘇慎慈心腸歹毒,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意圖謀害臣女,把臣女推落水!

"臣女叩請皇上與娘娘給臣女一個公道!"

皇帝聽到這里就看向衛貴妃.

衛貴妃帶著兩分訝異看過來:"是你?"

蘇慎慈站出來跪下:"回娘娘的話,蘇慎慈冤枉,臣女自始至終未曾有任何一處冒犯杜姑娘,還請皇上明鑒,娘娘明鑒."

"這麼多人都在場看見,你還敢胡說!"杜若筠咬牙斥道,"一味抵賴你可是欺君之罪!"

"真凶沒有露面之前一味咬住人家是凶手,小心也是'欺君’!"

戚繚繚走出來睨著她,然後深施了禮道:"啟稟皇上,娘娘,臣女這里有重要人證,可以解今日水榭事故所有疑問.

"請皇上下旨允許臣女將此人帶上來!"

戚如煙看到她出列便覺有些犯暈……

就連沈氏都明顯繃緊了神色!

皇帝往太監搬來的太師椅背上一靠,抬了扇子道:"准!"

戚繚繚轉頭交代戚子泯:"把人'請’上來!"

眾人皆不知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看著戚子泯掉頭上了曲廊,便均眼巴巴地盯起岸上來.

(如無意外,明天開始,更新差不多能穩定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