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要你的命


蘇慎慈預想過許多的窘境,卻沒有想過會有這麼險惡的局面!

她縱然有滿腹冤屈與不甘受屈的傲勁,卻苦于聲勢太弱而拿她們無一絲奈何!

"誰敢在這里動手就把她的手給我剁下來!"

眼看著那巴掌就要落在她臉上,她抬手遮擋的工夫,面前卻有人更為快速地替她抓住了那只手!

戚繚繚如同天邊飄過來的一朵火燒云,忽然間就到了她面前!

"繚繚!"蘇慎慈看到她來,竟莫名心安,先前心頭的那絲惶惑也瞬間退散.

戚繚繚沉臉掃了被戚子泯扼住她手腕的榮大一眼,然後就抓著她這條手臂抖著看向四面:"你們可都看清楚了!眾目睽睽之下與人動手的人是誰?

"我這里已證據確鑿,不知道你們可有蘇慎慈動手打人的證據拿我給我看看!"

四面頓時靜下來.

戚繚繚又轉向被制住的榮大,寒眼一瞪:"今兒是老太妃的壽日,皇上與貴妃娘娘都在場,你敢鬧事驚擾聖駕?!"

在她這股明顯強過她本身年齡應有的氣勢之下,不光是榮家姐妹被鎮住,四面圍觀的女眷也皆屏了屏呼吸.

榮二顫著唇望過來:"是蘇慎慈先動的手,你怎麼不分青紅皂白……"

"你還知道青紅皂白?"

戚繚繚逼過去:"那我就先問你,蘇慎慈沒招你沒惹你,你們主動來找的她,你們哪來的臉說是她先動的手?

"你們又是為什麼事找她?她為什麼會推你?"

榮二被逼退,咬唇看著四面眾人,硬著頭皮道:"我找她不過是跟她說說話,她推我,是因為她惱羞成怒!"

她們對她本有怨氣,此時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戚繚繚冷笑:"既能說出'惱羞成怒’,那就是承認你們激怒她了?人家沒招你沒惹你你為什麼激怒她?!

"就算她惱羞成怒碰了你,那麼你自己犯賤送上門去撩撥人家,結果被打了是不是活該?!

"還有,誰親眼看見她對你動過手?說出來我來問她兩句!"

榮二哪里說得出來?

杜若筠忍無可忍:"戚繚繚!你又想干什麼?!"

"當然是來幫你討公道了!"

戚繚繚冷哂著掃過她臉上:"有人敢在老太妃壽宴上鬧事,別說你饒不了她,我戚繚繚也饒不過她!

"今兒我們就在這里把跟你過不去的人找出來好不好?"

杜若筠刹時無語.

轉而氣怒道:"跟我過不去的就是蘇慎慈,你想替她開脫也動點腦子想想別的說辭!"

戚繚繚卻不再說什麼,沖她微微一笑,就轉身拉著蘇慎慈走到旁側:"她怎麼落水的?"

"是有人在背後推我!"

蘇慎慈對于她毫無條件地信任自己感到莫名心暖:"我當時正准備跟她理論,背後突然就有只手趁亂推了我一把!

"邢家兩位姐姐只忙著拉我,並沒有顧得上去理會,她們也不知道是誰.

"我出來這樣的場合不多,好些人不認識.但我倉促之下也回頭看了看,云姐兒並不在場,她到現在她也沒出現!"

戚繚繚凝眉.

扭頭看了眼仍在與邢家姐妹對話的杜若筠,只見她整個身上都是干爽的,唯有小腿肚以下兩腳是濕透的.

湖水雖淺,但要泡濕一個人還是簡單,方才若不是她會武功,又或者她稍有疏忽,今日定然早已經摔成了落湯雞!

杜若筠人精似鬼,應不會想出這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計來陷害蘇慎慈.

榮家姐妹則沒這個膽拿她下手,那麼初步可以排除這是她們聯手設下的坑.

如果不是她們自己弄鬼,那背後下手的人定然是另有其人了!

她這是打算把蘇慎慈與杜若筠給一道算計進去呢!


想到這里她問戚子泯:"云姐兒呢?"

……

蘇慎云站在遠處牡丹叢後的青石道上,執絹的五指已不覺掐進了手心里.

自打榮家姐妹氣沖沖地離開她這里之後她就再沒敢在人前露面.

蘇慎慈是可恨的,杜如筠也是可恨的,杜若筠想挑唆她去對付蘇慎慈,她倒是想得美!

她就算忍不下這口氣要算計蘇慎慈,又怎麼會甘心放過她杜若筠?

"去看看怎麼樣了?"她努力穩住氣息吩咐丫鬟.

這畢竟不是蘇家,在有皇帝和貴妃在場的郡王府壽宴上進行這樣的事情,還是需要有些膽量的.

可是她若事成了,那麼不但可以讓蘇慎慈先前刷出來的好感一股腦兒掃盡,還很可能連原先的一些口碑都化為烏有!

而且到時候蘇慎慈還得罪了杜若筠,日後便更有她數不盡的小鞋可穿!

想想就激動!

"……戚,戚姑娘!"

丫鬟剛走出竹林忽然就倒退了回來.

蘇慎云胸口驀地一緊,渾身上下同時猛起一股不祥預感!扭頭一看,一道緋衣身影瞬即如火焰般卷到了跟前……

"我數到三!水榭那邊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戚繚繚停在她兩步外,氣勢如虹瞪過來.

蘇慎云不覺後退:"什,什麼水榭,我不知道!"

"一二三!給我打!"

戚繚繚二話不說揮手.

身後的翠翹也二話不說揮了兩巴掌過去!

蘇慎云被扇倒在地上,抬手捂臉哭起來:"你怎麼隨便打人?"

"我一向都這麼隨便你不知道嗎!"戚繚繚再揮手:"不說就接著打!"

翠翹擼起袖子又走過去.

蘇慎云尖叫:"你憑什麼認定是我!"

"憑什麼?"戚繚繚冷笑,接而半蹲在她面前:"你恨阿慈恨了十幾年,時刻恨不得拔除她這根眼中釘.

"而大半個時辰之前你在壽堂外頭的花圃里跟杜若筠碰過面,分別之後你就主動去接近了榮家姐妹.

"榮家姐妹氣沖沖告別你之後去了水榭找阿慈,而很快,本不在水榭的杜若筠也知道了她們起爭執的消息趕了過去.

"再之後阿慈就趁亂被人推向了杜若筠!現在你問我憑什麼?當我白癡是吧!"

蘇慎云震驚:"你跟蹤我!"

"就你這種貨色用得著我跟蹤?"戚繚繚一腳踹在她屁股上:"說!你挑唆了榮家姐妹些什麼!"

蘇慎云吃痛,慘呼了一聲哭道:"我只是說,只是說我姐姐跟你關系頗好而已!"

戚繚繚冷笑,一巴掌又扇在她後腦上:"夠陰的哈!

"榮望被我打到現如今都沒出過門,她們正找不到人出氣呢,你特地跑過去告訴她們說阿慈跟我關系好?!

"你怎麼不干脆說當初打榮望的時候她也有份呢?!"

蘇慎云恨得咬牙,卻又不敢吭聲.

戚繚繚說完又站起來:"押到水榭去!"

"不要!"蘇慎云尖叫.

"不要就要你命!"

戚繚繚寒臉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