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惡毒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沒等戚繚繚開口,他就說道:"阿慈跟榮家女眷起了爭執,結果把旁邊杜家的筠姐兒推落水了,現如今大伙都圍起來了!"

戚繚繚:"……"

蘇慎慈把杜若筠推落水?

這怎麼可能!

別人她不了解,她還不了解她自己麼!

這種場合里,蘇慎慈只會明哲保身爭取不招事惹事,怎麼可能跟別人起沖突?!

……

園子里湖心水榭的露台上,這會兒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蘇慎慈由邢家姐妹伴著立在人群里,冷面如霜面對著兩腳濕漉漉又氣得渾身發顫的杜若筠.

雙方仍有零碎的爭執,但很明顯杜若筠那方聲勢高于她,而圍觀的人大多數都保持著沉默,但是卻都以異樣嫌棄的目光望著她!

半個時辰之前,她因為提防著姚氏母女,所以跟著邢家兩姐妹到了園子里.

哪知道聽說蘇慎云也在園子東邊的亭子里坐著,她便又遠遠避開她到了這水榭.

如此雖是窩囊些,卻好歹能避禍!

在蘇家關起門來隨便她們怎麼鬧,在外頭她確實還沒有實力能應付得了一切意外.

邢家姐妹在屋里與同齡的小姐們走棋,她看了幾盤就來到了屋里水岸邊湖石上坐著賞景.

誰也沒有料到榮家姐妹突然跑過來陰陽怪氣地跟她打聽戚繚繚.

她跟杜家這雙表姐妹接觸不多,又因為杜若筠素日總愛與她爭高低,因此不甚熱絡.

便起身想進屋去.

沒想到那榮大就冷笑說:"你不就是仗著王爺才這麼清高嗎?!

"可清高也只是假清高,打量我們不知道你對王爺的心思呢!王爺是武將,咱們家里都是文官,這種事奉勸你還是別多想了!

"我筠表姐與王爺同坊而居,門當戶對,一起長大,如果說你與王爺是青梅竹馬,那她豈非也可以算是?"

她只覺得可笑,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你說是就是吧."

她與燕棠怎麼樣他們彼此最清楚,不需要向別人交代.

尤其她們素與杜若筠一個鼻孔出氣,她更是犯不著向她們辯解.

榮大就變了臉色:"想不到你倒是挺狂!"

……榮家也是文官,他們家的小姐也應該是知書達禮的,誰又能料到她話剛說完突然就伸出手來推她!

她身後可就是湖水!

她在蘇家這麼多年的凶險里過來,早就養成了幾分警惕之心,當然不會輕易讓她得手!

她身子輕巧一避,榮大就順勢打了個踉蹌!

"蘇慎慈!你竟敢推我!你果然跟戚繚繚一樣是個混帳東西!"

榮大扶著湖石穩住身子,然後反轉身來怒罵她.

榮二也跟著大聲嚷起來:"快來人啊!蘇府的大小姐動手打人了!"

水榭內外都有不少人,聞訊便就全都圍了過來.

蘇慎慈早猜出來她們就是純粹來挑事的,因此一直避著!

只是她雖有防備,卻沒有想到她們竟這樣下作!

她想她與榮家姐妹談不上什麼利益沖突,往日更無仇怨,她們這樣來陷害她,不止讓人意外,更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邢家姐妹第一時間到了她身邊:"怎麼回事?"

她扭頭道:"她們沖我動手,我沒讓她們得逞,如今反來栽贓我!"

邢家姐妹頓時怒視過去.

不遠處正跟幾位宗親女眷說話的杜若筠也聞聲趕過來了.

杜若筠聽榮家姐妹說完之後就沖她來勁:"慈姐兒你一個大家閨秀,怎麼能像戚繚繚似的動不動就與人動粗?!

"這可是湖邊,你是不是想蓄謀傷人?!虧你素日被人誇贊端莊嫻雅,原來背著人的時候竟是這副德性!"

杜若筠能逮著機會當眾罵她,眉眼里的得色與嘲諷都藏不住.

榮家姐妹是直接到水榭來尋蘇慎慈的,事先並沒有與杜若筠通過氣.

這會兒聽到她提及戚繚繚,頓即來了怒氣,兩姐妹你一言我一語,瞬間把蘇慎慈給頂到人群角落里.

"真是有意思了!我沒有碰過你,是你自己撲過來打我,這麼拙劣的鬧劇有意思?

"你若有人證,大可以拉出來大家說道說道!還有,你想誣陷我,為什麼還要扯上人家繚繚?"

蘇慎慈面沉如水,聲音也不低.

但她自幼喪母,在府里本就地位尷尬,往常隨著姚氏出來應酬的也多是蘇慎云.

再者這邊又是武甯伯府杜家與兵部郎中榮家的小姐,此時對她的回應便俱有些半信半疑.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只有邢家姐妹仍然堅定站在她身側:"我們阿慈不是這種人!"

杜若筠冷笑著走到她們面前:"她不背著人做出這種事,我們也不知道她是這種人呢!"

蘇慎慈氣怒之下將要回應,卻冷不防身子突然往前一栽!這一栽之下她哪來得及收勢?

當下便就往身前正站在離水岸不遠的杜若筠撞去!……

杜若筠驚慌之下雖是沒防備落了水,到底有武功,只不過跳進淺水里站住了而已,蘇慎慈也被眼疾手快地邢小臻給拉了回來!

但隨著這個變故,人群里就如同炸鍋了!

"你說不過就說不過,怎麼能動手呢!"

紛亂場景之下不明真相並且還喜歡打抱不平的人多不勝舉.

人們看到的只是蘇慎慈在杜若筠譏諷之下二話不說撲了過去!

不到眨眼工夫,她已經被人圍得水泄不通,周圍眾人的唾沫星子都快要把她給淹沒!

杜若筠兩腳下盈開一灘水,精心妝扮的臉因氣怒而扭曲得變形,聲音也格外尖利地響起來:"還不快去把蘇家人給我請過來!

"我要讓他們給我個交代!

"眾目睽睽之下竟然敢下這樣的毒手,剛才還說自己無辜,眼下大伙可能夠做證了!"

榮家姐妹也氣憤得不行,榮大罵道:"蘇慎慈!沒想到你竟然當真是這麼惡毒的人!"

說著便揚起手來要往蘇慎慈臉上招呼過去.

杜若筠的母親嫁到杜家當初本屬高攀,榮家家底殷實,論起實力,一個四品文官哪及如今炙手可熱的掌著實權的勳貴來得有聲勢?

因此往日在杜家兒女面前,榮望及兄弟姐妹或多或少都是要地相讓幾分的.

此時二者同仇敵慨,又怎麼可能不替她把這聲勢造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