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想什麼呢?


蘇慎云卻按捺不住地被勾起了好奇心:"倘若什麼?"

杜若筠道:"倘若王爺能有機會知道她蘇慎慈並不像他認為的那麼好,我想他自然也就心淡了."

蘇慎云眉頭微動,望著她未語.

杜若筠也不再說話,搖著扇子欣賞起了面前一枝花.

……

蘇慎云借著要去找姚氏別了杜若筠.

"當我不知她安的什麼心呢!想挑撥著我去算計慈姐兒,自己從旁得漁利?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她氣悶地嘟囔著,又因為沒底氣與她爭又更加氣悶,便索性在廡廊里坐下來.

然而氣歸氣,想想她所說的,再想想姚氏先前的話,心里又逐漸有了股躁動.

不管怎麼說,蘇慎慈的確是她的絆腳石,有她杵在前頭,別說是接近燕棠,她在哪里都出不了頭!

也許姚氏想的更長遠,更想自蘇沛英這邊下手,但她沒有耐心.

有蘇慎慈的地方,時刻都有刀紮她的心,刺她的眼!

想到這里也是坐不住了,她起身道:"大姑娘在哪兒?"

"姑娘們都在後園子里說話呢."丫鬟道.

蘇慎云正待抬腳,一抬眼見著不遠處榮家兩姐妹路過,再想了想,便就冷笑了下:"咱們先去跟榮家姑娘打聲招呼!"

……

戚繚繚在蘇慎慈跟貴眷們應酬完之後,也抽空跟她說了幾句話.

"姚氏她們先前估摸著氣得不輕,加上上回你把蘇慎云給淋了,仔細她們背地里下手."

蘇慎慈說:"在外頭我倒不怕她們.

"我與她們都是蘇家人,若是弄得我下不來台,丟了蘇家的臉,我父親那邊她們也交代不過去.

"搞不好姚氏這個當繼母的還得被人戳脊梁骨呢."

戚繚繚說:"你說的都對,但這是在她們親自動手的前提下.萬一她們沒那麼傻呢?"

蘇慎慈頓住.

她想了想,就說道:"那我去看看哥哥他們在哪兒,總之我跟著他,盡量避著就是."

戚繚繚點頭.

哪知道蘇沛英和燕棠都在東跨院那邊呆著,蘇慎慈接近不了,正好見著邢家兩位姐姐在,便就跟著她們一道往園子里來.

邢家家風甚好,邢家姑娘也和氣,知道她跟自家小妹是親密發小,她又是個招人疼的姑娘,自然樂得帶著她一處.

戚繚繚又陪了一陣,見客人到得差不多,便就跟戚如煙提出要去戚子煜他們那兒轉轉.

因為今兒表現大大超出戚如煙預料,令得她聽了幾籮筐的誇贊,不免也放松了管制:"去吧.快去快回,不許耽擱久了!"

戚繚繚愉快地哎了一聲.

皇帝今兒身邊有的是人伴駕,諸如燕棠與孫彭這些大紅人反倒是落得輕松了.

她直接進門問到了孫彭去處,便就往時有人出入的西廂房這邊走來.

東廂里坐著與蘇沛英還有戚子煜他們這些世家子弟吃茶的燕棠,原本在聽他們談天論地,忽而只覺得對過遠遠有緋影一晃.

定睛望去,就見著戚繚繚徑直跨門笑吟吟地跟碰巧出來的孫彭打起了招呼.

"姑娘怎麼來這里了?"


孫彭一手負在身後,詢問時上身微微向矮個兒的戚繚繚前傾著,顯出親和友善的姿態.

戚繚繚笑著說:"我來找子煜,他不在公公這兒麼?"

孫彭笑道:"世子他們自有伙伴,怎麼會在我這種老朽處?"

"公公說笑了.您豐富的閱曆和沉穩的處事作風,這些可根本不是子煜他們那些小年輕比得上的."

戚繚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

孫彭攏著手打起哈哈.

戚繚繚也呵呵笑著,又說道:"我前兒在會同館的事肯定是瞞不住公公了.

"而我恰巧又聽說公公後來奉旨去會同館見了那安達,順便想問問公公,那安達可說過我什麼壞話?"

"姑娘還關心這個?"孫彭笑起來.

"當然,我姐姐還記著我的帳,等著罰我呢.要是再被他捏造出些什麼話來,我不是得更倒黴?"

她說道,又話鋒一轉:"我覺得那些烏剌人可壞了,擾我邊境還不要臉地來燕京欺負人.

"孫公公您覺得呢?"

孫彭笑起來,說道:"如果要論他們欺負了姑娘這點來說,確實是夠討厭的!"

他神色沒有變化,平靜得很,也滴水不漏.

戚繚繚略凝神,又說道:"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離京?"

"至少是要朝貢之後,再把馬匹交接完了."孫彭點點頭.

"那馬價可擬定了麼?是公公負責馬價的事麼?"她說道.

孫彭雖是望著她,倒是也沒有質疑什麼,仍是笑道:"還在議.是我負責.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什麼時候議完了,姑娘問問令兄他們就知道的."

戚繚繚點點頭,攏手笑著:"我覺得公公特別親切."

孫彭也微笑道:"姑娘近來越發會說話了."

她又笑道:"那改日我能去看您養的鹿嗎?"

……戚子煜扭頭見著燕棠望著門外,不由拿胳膊肘戳了戳他:"想什麼呢?"

燕棠淡淡應道:"沒什麼."

說完又把身子扭轉了回來,面對著長桌.

先前進門的時候她就在盯著孫彭出神,這會兒又特地跑過來找他,他可不覺得這是巧合.

戚繚繚想不出自己還能從孫彭這里挖掘到什麼了不得的秘密.

走出東跨院後她站在廡廊下思索,聽孫彭的口氣,目前沒有什麼異樣,一切還是在照規矩進行.

那麼為什麼他後來會死命地壓馬價?是受人脅迫麼?

可他雖然不算是什麼呼風喚雨的人物,皇帝也未曾過度放縱宦官的權力,但要想有人脅迫到他頭上,怕是輕易也沒那膽子.

看來還是適度地關注關注巴圖那伙人比較好.

不管馬價糾紛背後真相如何,前世里賀楚借著這件事挑事都是事實.

那麼若能避免這起紛爭,讓他們拿不到這個把柄來指責大殷,豈非也是好事一件?

"小姑姑!小姑姑!園子里出事兒了!"

正琢磨著,忽然就有探子來報!--戚子泯一陣風似的卷到了她跟前.

(五更.跟書城的旁友們解釋一下:是起點這邊的宣傳活動,但是書城月票一樣有效~所以,投票就可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