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醉翁之意


蘇慎慈也鎮定,謝完衛貴妃與老太妃,便退到旁側與眾人答話.

姚氏和蘇慎云卻原是打算還要跟衛貴妃他們套套近乎的.

這還沒說上兩句,就突然被戚繚繚弄得讓蘇慎慈搶了風頭,也是憋氣得很.

再猛地對上戚繚繚似笑非笑看過來的目光,更是氣得後槽牙發癢,可偏還要保持笑容和風度!

……蘇慎云在下一波女客到來之後出了壽堂.

"這戚傻子近來怕是有病!怎麼處處護著蘇慎慈?她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到了無人處,她忍無可忍地對著姚氏發起牢騷.

姚氏何嘗不氣?她輕哂:"她還傻呢?她可不傻!沒見她句句話重點都一半落在沛哥兒身上?

"我看她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哪里是什麼為幫慈姐兒,分明是沖著沛哥兒來的!"

蘇慎云訥了訥:"您是說她瞧上了大哥?"

姚氏睨過來:"你也不想想她戚繚繚現如今什麼名聲?要是本坊里都找不到個敢娶她的,還指望外頭有人敢娶?

"數來數去,坊間也就沛哥兒這處境還有可能.

"可沛哥兒些也不是糊塗人,她要想嫁給他,不下點功夫,能搏得他點頭答應?"

蘇慎云頓時如醍醐灌頂!

兩眼一瞪說道:"您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上回大哥辦小宴的時候,她戚繚繚還送了份大禮,接著她就在宴上幫著蘇慎慈跟我過不去了!

"我說呢,這關她什麼事!合著那個時候起她就抱著這心思了?!"

"做什麼事情還不得趕早?"姚氏道,"你瞧瞧她們姐妹先前捧著慈姐兒那模樣?

"有了這麼個靠山,慈姐兒能不被哄得七葷八素?"

蘇慎云掐著手心,竟是越想越是這麼回事兒.

但轉而她又道:"可戚繚繚有病啊,搞不好連子嗣都成問題,大哥會娶她?那不是絕自己的後嘛!"

"這你就不懂了!"姚氏冷笑,"有病又怎麼了?戚家後台硬,靠山穩啊!

"倘若真娶了戚繚繚,沛哥兒的仕途可叫做完全不成問題了!

"戚家哪怕是勳貴武將,也定會卯足勁地在朝上挺他,不說挺到他將來官居一品,最起碼憑咱們是奈何他不了!

"至于子嗣,正是因為她有病,誰又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發病?

"能生下孩子來最好,就是生不下來,半路人沒了,不也是喜事一樁?

"再有,說不准他在朝上站穩腳跟後,她剛剛好就'發病’死了呢?

"到時候他功成名就,又還年輕,重新娶妻生子,誰還能奈何得了他不成?"

說到末尾這段她特意地在某些詞句上加重了語氣.

蘇慎云聽得目瞪口呆,竟然完全找不到話來質疑……

蘇沛英如果真照姚氏所說的來行事,可實打實地會成為大贏家呀!

憑借岳家仕途風流,人生得意之時又病妻早亡,內宅空虛之時,難道到時候還會缺有實力的人家把女兒往他身邊送?

那會兒可就是任憑他挑了吧!

而到時候他自然又能憑借婚姻拓展人脈勢力了!


她不由驚出一身虛汗:"還是母親英明,竟一眼把他們的心思給看穿了!

"難怪大哥從來不阻攔慈姐兒跟戚繚繚那種人混在一處,還縱著她去會同館鬧事!

"合著他們這都是心照不宣?就等著悶不吭聲給咱們一個大驚嚇?!"

姚氏冷笑不語.

蘇慎云咬牙道:"他們想的倒美!"

姚氏深吸了口氣,說道:"只可惜你弟弟還小……"

說到這里她看看四下,又壓聲道:"人多眼雜,不說這些了,你心里有數就成.我先過去應酬應酬."

說完走出花圃,往人堆里去了.

蘇慎云卻遠沒有這麼快靜下心來.

她如今忌憚蘇沛英的原因是,他如果崛起了,那蘇慎慈必定會壓得她死死的,不管是風頭還是前程!

她不能讓蘇慎慈出頭,就跟姚氏不想讓蘇沛英的心情一樣!

倘若蘇沛英真攀上了戚家,那,那日後她就真只能嫁給燕棠,才能扮回這一局了!

"我倒要看看你跟戚家有沒有這個緣份!"她狠捋了一把花葉自語著.

杜若筠遠遠地見著姚氏母女面色不善地說著悄悄話,不便上前,等見著姚氏走了才走過來.

剛靠近就聽到她嘴里在咕噥著什麼.

隨即道:"誰和誰的緣分?"

蘇慎云扭頭一看是她,隨即強笑了下,說道:"筠姐姐耳朵真尖,我這隨便說說呢.你不是跟姑娘們一處麼?怎麼到這兒來了?"

杜若筠對她素日一雙眼睛老在燕棠身上打轉的事兒心知肚明得很.

在她看來,蘇慎慈雖然不算什麼,但是蘇慎云比起她來卻還要差上一大截.

但是因著蘇慎慈這個共同的對手,她也就耐著性子說道:"還裝什麼?我都聽到你在說戚家了."

蘇慎云早知道她平日也不大拿正眼看自己,今日主動找上門來能有什麼好事?

又想起她也盯著燕棠,心思一轉,便就笑道:"也沒什麼,就是先前在壽堂里見到戚繚繚,挺得瑟的樣子.

"還把我姐姐推薦給了貴妃娘娘,娘娘誇贊了她,倒是給咱們家長了臉."

杜若筠本就是揣著悶氣過來的,聽到這里後槽牙也癢了癢,但又何嘗不知道蘇慎云也早把蘇慎慈恨到了骨子里?

因此揚唇道:"那還真不錯.阿慈走到哪里都這麼紮眼.

"剛才出來的時候是王爺親自陪著來的,這又入了娘娘的眼,那日後舉城可只知道蘇家大小姐,你這個二小姐,怕是要被人忘到牆角旮旯去了!"

蘇慎云臉色立時有些難看.

這杜若筠平日里就愛揪著蘇慎慈比高低,嘴皮子當然是不弱的,眼下想懟她,豈非輕而易舉?

她倒也犯不著跟她頂上,就扯扯嘴角道:"那也是她有本事."

杜如筠又何嘗想與她斗嘴?畢竟之于蘇慎慈來說,她與蘇慎云可算是一黨的.

便就也斂去了幾分銳氣,勾著唇角與她說道:"其實也不是本事,論本事,你也不差!只不過她強在跟王爺認識的時間長些而已.而倘若--"

說到這里她又意味深長地打住了.

(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