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真長進了!


燕棠散完早朝就准備回府更衣.

皇帝喚住他說道:"回頭在郡王府外的牌坊口等朕,一塊兒進門."

燕棠就領旨回了府.

燕湳早已跟程敏之他們邀上了,被拘了這麼多日,終于可以跟他們會師,簡直激動到涕零.

邢小薇染了點風寒,今兒不去.程家姐妹又跟蘇慎云一處玩得多.

蘇沛英自是與蘇士斟同路,蘇慎慈又不想跟姚氏他們同乘,因此早早說好了跟程敏之他們同行,反正幾家也都差不多同時出門.

大伙在坊間集合的時候燕棠也穿戴齊整地出來了,見他們有說有笑地也就下了馬.

打量了蘇慎慈兩眼,只見今日她換了身老人家們鍾愛的亮色,遂點點頭,說道:"我同你們一起."

說完翻身上馬,先帶著黎容往前走了.

戚繚繚陪著戚如煙迎了好多波的女客,全程進退有度,禮儀完美,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

畢竟她原本出身書香門第,後又當了八年王妃,京師這些貴眷她幾乎都是認識的,這怎麼可能難得著她!

打從進門起她就配合著戚如煙與各路貴眷交談,弄得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要罩著小姨的蕭縵予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這簡直已不能說是裝淑女,而該說是直接換了個人……

戚如煙意外之余自然是相當之欣喜.

"沒想到還真長進了!"她寵溺地輕捏捏她的耳垂說.

戚繚繚也就笑笑,再提醒她:"記得你答應我的事就成."

中間歇息的當口她就背著人在葡萄架下"召見"了戚子泯.

"榮望的母親帶著他們家大小姐和三小姐過來了,杜夫人帶著杜若筠也來了,這稱號究竟是不是她們放出來的不知道.

"但是榮家自吃了個悶虧之後,據說私下里怨言還是挺大的.

"方才小姑姑跟著大姑姑去迎客時她們看見,還暗地里瞪小姑姑您來著!"

戚子泯邊說邊在"瞪"字上加重了音.

"還敢瞪我?!"

戚女王瞬間不悅了.

"……反正不怎麼和善."戚子泯說.又道:"要不要我再去敲打敲打榮望?"

戚繚繚折了根快戳到她小鬏鬏的花枝,想想道:"算了!他都要殘了,打了也勝之不武.

"你再派人給我盯著她們,要是發現她們有給我冠那號的證據,立刻來告訴我!回頭我再收拾他們!"

"得令!"

戚子泯麻溜地去了.

杜若筠這會兒還確實跟榮府兩位小姐在一處.

跟戚家那事兒完了也有些日子了,面上雖然大家還和和氣氣,可私底下哪里有不怨的?

尤其是杜若筠,不光是嫁妝錢讓戚繚繚給坑走了,而且當天夜里還直接讓燕棠給打了臉!

……錢也就罷了,總歸到時候家里還是得給她湊出來.

這讓燕棠打了臉,損失又該怎麼才能彌補回去?

杜若蘭今兒沒來,是因為慪著戚繚繚的氣.

她卻不能不來,這樣的場合,她怎麼著也得掰回一局,扭轉燕棠對她的態度不可!


所以她今日精心打扮,挑了一身很養眼的薔薇紫色襦衫,搭粉白色繡著銀色纏枝牡丹紋的八幅裙.

垂著長長發尾的丫髻上,還簪著與衣衫相襯而有著點睛之妙的粉黃色珠花.

--她快及笄了,少女的嫵媚一面已經略有展現出來.

方才在郡王府里轉了一圈,發現沒幾個能強得過她的,也就穩下心來.

然而等看到跟在戚如煙身邊,閑庭信步又雍容自若地迎客的戚繚繚,她心頭就猛地抽抽了幾下!

榮府大小姐榮瑜面上浮起寒霜:"都是裝的!現如今可滿京師的人都知道她那個'雅號’了!"

三小姐榮珍抿嘴竊笑:"虧她還有臉出來!要是我,這輩子怕是都不想在人前露臉了!"

杜若筠掃了她們一眼,仍是心情複雜.

那名聲傳開了又有什麼用?

就算她這是裝的,也得她裝得這麼完美,今日往人前這麼一露臉,大伙自然是只管相信親眼看到的!

哪里還會輕易相信她成日價在坊間與街頭打架撒潑?就是相信,也不會認為是她主動挑起的吧!

正憋著氣,就聽前門有聲音傳來:"皇上駕到!貴妃娘娘駕到!快傳稟接駕!"

滿院子人便都騷動起來.

杜如筠三人連忙去尋各自的站地兒.

壽堂這邊老太妃與戚如煙她們也都個個行動起來.

等到門口呼啦啦跪了一大片的時候,朱漆大門外便就徐徐來了幾波人.

除去儀仗及太監宮女,便就是皇帝的禦輦及貴妃的鸞駕.

而禦輦旁又還立著兩人.

年輕的這個美顏墨發,頎長英武,一襲繡著銀蟒的冠服襯出一身的高貴冷豔,是前兒又罵過戚繚繚的燕棠那厮無假.

另一人卻也很養眼.

養眼到戚繚繚認出他時心下就忽然動了動的地步……

皇帝少時是曾倚借過身邊人干出過一些事的.

先帝上位時經曆過一場動蕩,時為王世子的景昭帝那時協助先帝,曾面臨過不少凶險.

多虧得其機智應變,最後助得先帝順利登基,因此也順理成章承繼了帝位.

面前這人就是司禮監的掌印太監孫彭,乃是皇帝當年身邊的那群得力小太監之一.

也正是前世里因為狠砍了馬價而引發了與烏剌人起了沖突的那個關鍵人物.

前世里孫彭死的早,戚繚繚對她印象也不深,如今細細看去竟也是個鶴立雞群的存在.

他已是四旬年紀,五官俊秀,不是極出挑的好看,但身居高位的從容和豐富的閱曆,卻賦予了他可以給整體形象大大加分的獨特氣質.

也難得地未曾發福,頎長身軀也因為身份殊然的關系,不曾如別的太監般卑微地穹著.

一身棗紅色差服套在身上,襯著亮瞳與微揚的薄唇,顯得溫雅而且精明.

而從他一絲不苟的舉止看來,應該是個自律的人.

卻不知何以會在那件事上犯了糊塗?

皇帝笑望著孫彭,折扇指指戚繚繚:"你是不是欠了那丫頭的錢?她這麼盯著你."

孫彭也笑起來,躬身道:"臣可不敢.想必是戚姑娘許久未進宮,見著臣有些眼生了."

(二更.今天保底五更.數據好的話,酌情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