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是誰干的!


一碗茶喝下肚,好像也沒起到什麼作用.

正准備起身,黎容卻將手頭一份禮單遞上來:"這是明兒去永郡王府的壽禮,王爺看看可還需要添些什麼?"

他接過來.

黎容又道:"明兒讓不讓二爺去?"

說到這里,燕棠才剛剛聚攏的神思又開始分散.

戚繚繚日間說的那席話其實不無她的道理.

家里就他與燕湳兄弟倆,如今烏剌這形勢,早已引得皇帝生怒,還真搞不好會有仗打.

就算不打仗,摩擦也總會有,皇帝太子皆為器重他,來日將他調去邊塞不是不可能.

一旦他離京,黎容總得跟著走,那府里的事只能由燕湳帶著龐輝共同照管.

龐輝雖也得力,到底燕湳才是主子.

若他不通庶務,很容易會出現被動局面,何況還有不甚安份的他的叔嬸們在側.

想到這里他對戚繚繚的成見又暫時平息了兩分.

凝眉響了半日,就說道:"讓他去吧.

"人家戚繚繚都拿過兩個青批了,回頭讓他也跟著龐輝多看看家里庶務.不著急讓他插手,但不能完全不懂."

……

翌日戚繚繚裝扮一新,坐著沈氏的轎子,與一府人浩浩蕩蕩地去往永郡王府赴宴.

泰康坊里各府也都會去.

原本程敏之他們想戚繚繚跟他們一塊走的,戚繚繚也想,因為知道蘇慎慈也會去,她想帶著她一起.

但事實上這不可能,作為永郡王妃的親妹妹,這麼重要的存在,她怎麼能不與戚家人一道隆重地登門?何況戚如煙還正盯著她.

不過昨兒晚上她還是讓紅纓把蘇慎慈喊出門來見了見,問了問蘇家同去的都有誰?

前世里她也有去,姚氏帶著蘇慎云,其次是蘇沛英.

蕭謹是個未擔職的富貴閑王,又是老太妃的壽,蘇士斟不去亦可,但皇帝也會去,他卻不能不捧場.

不過她不知道在經曆過上次打臉蘇慎云的事情之後,會不會有變化?

"我們太太和云姐兒,其次是我父親.大哥也去."

蘇慎云說.

倒是都對得上.戚繚繚囑了幾句,便就回了府.

戚如煙在門下迎了她們,盛裝之下美豔更盛.

雖然挺著個四個月大的肚子,但看上去肌膚豐潤顧盼神飛,十分利落精神.

看到戚繚繚夾在沈氏三妯娌中間,她伸手把她拉過來.

仔細看了看打扮,然後才點點頭,拖住她的手,掐了她胳膊一把:"仔細記著我昨兒跟你說的話!"

旁邊的蕭謹忙勸:"仔細手疼."

隨後趕到的戚子煜是早就聽說昨兒的事情的,見狀也笑著跟他們施禮:"姑父說的很是.

"大姑姑不必數落小姑姑了,她這些日子被我爹押著練功蹲馬步,也很不容易了."

"得是才好!"戚如煙橫眼睨著妹妹,又伸手牽了她,招呼著大伙進門去.

戚繚繚揉著胳膊,跨門的時候就跟她說:"我要是表現不好,你要罰我.那我要是表現好了,你要不要獎勵我?"

戚如煙冷笑:"長進了哈!都敢跟我談條件了!你先給我做到了再說!"

"可你不給我點甜頭,我沒動力啊!"戚繚繚不屈不撓.

戚如煙就停在門檻下,想了一下跟她說:"那你說你想要什麼?"


"讓少桓教我騎馬!"

少桓就是她的外甥永郡王世子蕭旻,通常大家都稱他為蕭少桓.

蕭少桓跟戚子赫年歲相當,戚如煙看不慣不學無術的宗親子弟,所以把長子給調教成了個文武雙全的少年王公.

戚子煜他們都不肯教她,難不成她戚繚繚就找不到師父了不成?

她別的不多,首先晚輩多呀!

戚如煙倒是高看她了.

還以為她想提什麼了不得的要求,如此便就道:"這沒問題!你只要做到了,我不光讓少桓教你騎馬,還送匹好馬給你!"

"這可是你說的!"戚繚繚拍起巴掌來.

戚如煙扣住她後頸往屋里走:"我還能坑你不成!"

……

老太妃今年高壽六十.

戚繚繚端正地給她祝壽,她樂呵呵地拿起素日她愛吃的點心給她.

又傾身向她,會心地與她擠了擠眼:"昨兒挨你姐姐訓了吧?罰你什麼了?要不要我給你討保?"

老太太慈眉善目,是個心寬體胖的老人家,精神也很不錯.

戚繚繚聽到這里,就說:"沒事兒,還沒來得及罰我.反正我也習慣了.

"只是她成日價地東管西管,老太妃肯定覺得她特羅嗦吧?"

老人家笑嘿嘿地啜了口茶,才又壓聲說:"是有點兒."

卻又指指耳朵:"不過我耳背,聽不見!"

一老一少便就悄聲地笑起來.

……戚如煙當真是走到哪兒就把戚繚繚給帶到哪兒.

應付個宴會什麼的對戚繚繚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問題,但關鍵是突然之間被戚如煙這麼一拘著,她未免有些郁悶.

昨兒戚如煙走後,沈氏就把"泰康一煞"的事跟她說了.

這稱號其實她早就從程敏之他們嘴里聽聞過,並沒有怎麼當回事.

畢竟泰康坊就這麼大,就算是名頭響了,實在也威風不起來.

可戚如煙因為這綽號要收拾她,她就不能大意了.

究竟是誰干的?!

老五戚子泯進來的時候,她就使了個眼色給他.

戚子泯立刻道:"縵姐兒跟姑娘們在一塊,特地讓我來請小姑姑過去坐坐."

戚如煙見戚繚繚看過來,當著婆婆的面也不好板臉,遂端出一臉和藹來,說道:"那就去吧,跟姑娘們打個招呼就回來."

又道:"子泯看著點你姑姑."

姑侄倆忙不迭地應聲,肩並肩地出來了.

到了門外,戚子泯就問:"什麼事兒?"

"榮家杜家他們都來了吧?"

戚繚繚借著花枝遮頭,說道:"你去打聽看看,這兩家最近都干過些什麼?我那綽號跟他們有沒有關系?"

自打靖甯侯帶著她去把杜榮兩家給收拾了之後,這些日子都沒動靜.

這會同館的事是傳開了不假,可她爬樹這種事也被人盯得這樣牢,這要不是被人存心發揮了的,怎麼叫人相信?

一般跟她無怨無仇的人,也犯不著這麼急著被戚家惦記的.

戚子泯會意,立時去了.

(求月票!活動今天開始,希望大家踴躍參與.到時候還會有抽獎,是我定制的木制書簽,我在群里發過圖片,還挺精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