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泰康一煞


戚繚繚跳起來:"我還要上學呢!我最近還剛拜了個先生學番語!"

"那只能怪你自己!"戚如煙涼涼睃過來:"你既然敢爬樹,就得承擔起後果."

戚繚繚怔了半晌,跺腳哼了一聲,扭頭出去了.

"小姨!"蕭縵如連忙提著裙子也跟了出去.

沈氏見得她們跑得沒影了,立刻轉頭望著戚如煙:"你也太性急了!

"又不是不知道她身子不好,這要是氣出個好歹來,可怎麼是好?

"她本就是將門小姐,性子張揚些也沒什麼.

"咱們大殷又不像前秦那會兒規矩大如天.

"這滿大街的都是在外溜達的大戶小姐,她又沒鬧出什麼很過份的來.

"以咱們這家聲,還縱不起她不成?"

"大嫂!"戚如煙歎氣:"本來我也不想說她.可你知道外頭現如今都把她起了個什麼綽號嗎?

"人叫她'泰康一煞’!

"一個出身高貴的女孩子,居然落得個這樣的名聲,您說丟人不丟人!"

一旁坐著的戚子湛噗嗤笑起來.

靳氏瞪了他一眼,他立馬清著嗓子溜著牆根出去了.

戚如煙這里接著數落:"她要是只跟從前那會兒一樣,我也不會怎麼著她.

"可她也鬧得太不像話了!

"誰家高門大戶的會想娶個成天打架爬樹的小姐做兒媳婦?她什麼都不會,怎麼相夫教子!"

"你想得太多了."沈氏道,"她能開開心心地活著不比什麼都好?

"說句不好受的,她這病也不知會有個什麼結果,你何苦這麼拘著她?

"與其讓她憋著性子過活,我倒甯願她由著性子來,快活長久地過完這輩子.

"相夫教子什麼的,說實話,就她這身子骨,能不能有人登門求親還是未知.

"人品不靠譜的我不會答應,那些沖著咱們門第來的,你哥和老二老三他們也不會答應.

"子煜他們都還成器,護著她不成問題.我就盼著她好好的活著,闖禍惹事什麼的,我可不在乎.

"沒規矩沒氣質,我就更不看重了.將來的兒媳婦我都不這麼要求,我還會這麼要求她麼!

"學了那些又不能添壽!

"你看隔壁蘇家的云姐兒,杜家的筠姐兒,她們人前也是規規矩矩的吧?

"可背地里還不是小心思一大堆?什麼禍害人的事都做的出來!"

戚如煙聽她這麼說完,滿腔意氣倒是也下去了些.

但轉而她又挺起腰來:"可憑什麼她就得一輩子留在娘家,得不著一個貼心貼肺的丈夫伴著?

"她又沒做過什麼了不得的壞事!天底下那麼多有病的人,難道個個都不成親了?

"我戚如煙能能嫁得如意郎君,我妹妹憑什麼就不能有?!"

"你這犟驢!"沈氏歎道:"這能相提並論嗎?你能生三四個孩子,繚繚呢?"

戚如煙語塞.

每每提到戚繚繚的婚事就繞不過這層.

她是胎里帶來的毛病,就算是能懷上,也保不准能不能平安生產,就是能平安生產,也保不准會不會傳給兒女.

就是有著這層顧慮,這才令得她的出路難上加難.

她凝眉默了半晌,脫口又道:"就是全京師的高門大戶都瞎了眼,寒門士子我也得給她找一個!


"咱們家又不得靠她來維持什麼人脈,萬一不行,對方就是想走裙帶關系我也認了!

"只要他能對繚繚好,便宜想占就讓他占吧!

"我就這麼一個妹妹,還能讓她嫁不出去是怎麼著!"

聽到這里,楊氏也沉吟道:"若是如此,倒也罷了.京中想往上爬的年輕官吏那麼多,從中未必就找不到能誠心待人的."

說完她又道:"只不過姐姐也太急了點,她都還沒及笄,總不能說找就立馬給她找罷?

"再說了,未必就真要到配個寒門的地步.

"繚繚在咱們這兒是好的,難保就沒有別的人也覺著她好!"

"說的也是!"戚如煙笑起來,"當然不會這麼著急,只不過話趕話說到了這兒.

"這不等明兒我把她帶在身邊,先讓她好好表現,打打那些背地里說她的人的臉再說麼!"

姑嫂幾個說著便皆笑起來.

戚繚繚出了院門,還沒拐彎就讓蕭縵如給追上了.

"小姨小姨,你別急,母親就是在氣頭上,不會真把你送莊子里去的."

小姑娘跑得氣喘噓噓,白里透紅的臉蛋看上去可愛極了.

戚繚繚插腰長歎:"她這是認准了我定然過不了明兒這關啊!"

蕭縵如搖著她胳膊說:"小姨放心,明兒我也跟著你,有什麼我會提點你的.總之絕不讓我母親抓到把柄罰你便是!"

"好."戚繚繚笑著摸了把她的小臉,然後挽著她:"那先跟小姨回房歇會兒去!"

……

燕棠回了王府,仍就默不作聲地照例行事,卻被黎容瞧出幾分心不在焉.

"王爺可是有什麼心事?"他遞了杯安神茶上來.

燕棠靠在椅背上,沒有說話.

"那怎麼悶悶不樂的?"黎容又問.

他喝了半口茶,靜默了片刻,然後捧著碗說道:"如果一定要說有,那可能是因為我今兒在衙門里把戚繚繚給罵了吧."

黎容頓了下,問道:"罵什麼了?"

"罵她總改不了她那臭毛病."

黎容心里有數,略想了下,就說道:"姑娘是頑皮了些.不過,她還小,也許只是貪玩而已."

燕棠拇指輕撫著碗邊,抬眼看著窗外月色.

貪玩而已,也許吧.

不然的話,怎麼會明知道他討厭她還偏偏要老是來撩撥他呢?

但仔細想想,好像也不全是因為她撩撥他而亂了心情.

他記得他在訓斥完她之後,她看過來的那道目光.

那目光雖然短暫,卻顯得格外清冷.

那些話,應該是傷到了她吧?

不管怎麼說,她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比他小,他三番四次這麼說她,好像是少了些氣量.

其實當時本以為她會回懟回來,她若懟回來,他也不會再說什麼.

可她也沒有,且平靜到令人發指.還若無其事說她知道他討厭她……

他討厭她?

應該吧.

他那麼嚴于律己,卻碰上個這樣的人,怎麼能不討厭呢?

她說的對,如果他真是個六根清淨的修行人,那她定就是阻礙他成佛的那個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