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姑娘上樹


戚繚繚驀然想起前兩天靖甯侯跟她說過的戚如煙要歸甯的事情.

但其實她並不覺得這件事跟她有什麼太大相干,所以對于蕭縵如說她正在等也是感到莫名.

"她等我干什麼?"

"還不是因為小姨你近來的那些壯舉?"蕭縵如掰著手指頭說道,"打完了杜若蘭又打杜若筠,打完了杜若筠又打榮望,打完了榮望又打去了會同館.

"前兒下人們跟母親說起這些的時候,我們都聽得很精彩呀!"

戚繚繚回想了下戚如煙往日作派,仍是皺了眉頭:"這些事不都過去了嗎?我也沒做錯哪兒呀!"

"誰說你做錯了?"

還沒等到蕭縵如回答,戚繚繚就覺腦後傳來股寒意.

有清悅的女音慢條斯理地在耳邊響起來:"戚二小姐多棒啊,多神氣呀,簡直打個咳嗽京城都要抖三抖!

"不過是打幾個人而已,誰不要命了,敢說你做錯?"

戚繚繚沒來由地背脊發寒,驀地轉身,面前不知何時就已經站了幾個人.

離她最近的這個三十多歲,美豔雍容.

與她有著五六分相似的白皙面孔上,一雙似睞非睞的丹鳳眼帶著笑意,微豐的紅唇也帶著笑意,就連她輕撫著微微隆起的腹部時的樣子看上去都很閑適.

"姐,姐夫!"

她動動喉嚨,干澀地跟面前幾人打起招呼來.

她也不是害怕……但戚如煙這陣勢這笑容,當真讓人有些汗毛倒豎!

永郡王蕭謹攏手清了下嗓子,看了眼戚如煙,又沖她揚了揚眉,就當是回應她了.

其實戚繚繚對戚如煙並不陌生,或者可算是戚家所有人里她接觸最多的一個.

蕭珩是當今的三皇子,論起輩份,戚如煙是蕭珩的堂嬸.

平日雖然沒有過深的交情,但只要宗室有什麼活動,她能動的話總得到場的.

戚如煙出身將門,又讀過些書,其人八面玲瓏,在宗親里是數得上號的熱絡人.

永郡王府離泰康坊不遠,蕭謹自幼也是與戚如煙相識的.

他也算是死心眼了,自打看上了年少的她後就再也看不進去別的人.

那會兒年少的戚如煙卻偏瞧不上食干俸的宗親子弟.

他就跟靖甯侯他們死磕,最後憑著一股不折不撓的勁兒終于打動了戚如煙,娶了回去.

如今戚如煙都三十多高齡了,他還不肯讓她肚子歇著,這都四個月了.

說這些的目的是想說明,一個被丈夫深深寵著的女人如論如何是不大好惹的.

前世里只覺得這位堂嬸和善好接近,禮儀規矩什麼的從來不曾出差錯,是個好當家的,眼下自己成了她妹,戚繚繚就不怎麼覺得這是什麼好事了.

"哈哈哈哈姐夫你也真是的,姐姐都揣著這麼個皮球了,你還讓她到處跑,回頭有了什麼閃失可是你的禍!"

這位姐姐來者不善,她不動聲色地往蕭謹這邊挪了挪.

"士別三日,都學會耍心思了!"戚如煙笑道:"來人,請姑娘正院坐!"

……

戚繚繚被"請"到了正院里.

沈氏她們三妯娌都在,三尊菩薩似的坐成一排,個個眼觀鼻鼻觀心.


戚如煙由蕭謹扶著在正位上坐下來,勾起唇角看向戚繚繚:"聽說最近拳腳功夫大長,恭喜呀."

蕭謹悄摸地丟過來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後離去.

"不敢……"戚繚繚把腿收了收,把腰挺了挺.

"怎麼不敢?這不都還有閑心學會爬樹了麼!"戚如煙道.

到這里戚繚繚才總算聽出點意思來,合著不是來責問她打架的事,是來管束她規矩的.

她立刻清著嗓子:"哪兒的話,我是個養尊處優的勳貴小姐,平時走路都慢悠悠地怕踩死螞蟻,怎麼可能會去爬樹?"

"哦."戚如煙揚眉點頭,擊了下巴掌,忽然就有人從門外走了進來,到了屋里便跪下地了.

戚繚繚定睛一看,這眼皮就猛地有些抽抽!

進來的這人穿著會同館的差服,竟是會同館的人!

"起來把你看到的那天的情形當著姑娘說一遍!"

戚如煙聲音都不帶起伏的,那字里行間透出的威儀卻讓人不敢忽視.

那人硬著頭皮起來,瞅了眼戚繚繚,便就說道:"那日二姑娘在會同館,先是跟安達起了爭執,安達動手,接著程二爺他們出來幫忙.

"姑娘被堵在角落里出不去,然後就,就不知怎麼地爬樹上去了……不過小的保證!絕不是姑娘先動的手,她也是被逼上樹的!"

戚繚繚暗道了聲晦氣,這一解釋還不如不解釋呢!

什麼叫她被逼上樹?這多難聽!

"戚繚繚,你有什麼想說的嗎?"戚如煙揮退了這人,橫眼睨過來.

"皇上都沒怪我打架……"

"我也沒說你打架的事兒!我說的是你爬樹的事兒!"

戚如煙沉下臉:"你多大的人了?一個大家閨秀,打架的事我就不說你什麼了,那是對方沒理.

"可你居然給我大庭廣眾地爬起樹來?!你還要不要儀態了,啊?你還要不要嫁人了!"

"你不是聽到了嘛,我也是被逼的……"

"你還好意思說!"戚如煙冷笑,"我只聽說過別人家姑娘被逼著讀書做女紅的,哪家姑娘會被逼著上樹的?

"是不是打量我近來回來的少,你就可以放膽來無法無天了?"

"郡王妃明鑒,我絕沒有這個意思!"

"妃你個頭!"

戚如煙把手里紈扇丟過來,又走到她面前:"明兒太妃做壽,你知道了?那你知道我來干什麼的嗎?!"

戚繚繚接住扇子,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這位姐姐氣勢明顯強過她,她最好還是老實點.

戚如煙就冷笑著:"明兒在郡王府,你就寸步不離跟在我身邊,做個規規矩矩的大家閨秀給人看!

"表現好了,咱就既往不咎!

"倘若有丁點兒規矩不到位,那我都攢起來再找你秋後算賬!

"京師里東南西北郊可都有咱們家的地兒,到時候你可別怪我下手太狠不留情面!"

戚繚繚愣了下:"你莫非要把我放去京郊莊子上?"

"不笨!"戚如煙道:"宮嬤我都給你找好了!

"你若做不到,那到時候她們跟著你去莊子里!什麼時候你學好規矩了,我就什麼時候放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