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你討厭我


燕棠一點也不想聽.

或者說,他壓根就不覺得她狗嘴里能吐得出什麼象牙來.

他當作屋里沒她這個人,自顧自地打開斗櫃,另拿出一套茶具來,遞給門檻外的驚悚地望著坐上他太師椅的戚繚繚的衙役,去重新沏茶.

很多個日夜的獨處造就他如今的隱忍.

既然他已經知道他與這孽障不是一條道上的,那麼他又在意她做什麼呢?

他並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年,再可惡的人,只要他想,也自信可以做到不受干擾.

他看著窗外的銀杏樹,正綠意盎然,這季節可真適合去郊外跑馬.

戚繚繚看著他背影,腦海里一時閃過他最後一次坐在宮宴上舉杯的樣子.

她說道:"我想跟你說說湳哥兒."

他沒有反應.

戚繚繚接著道:"你不覺得你對他太霸道了嗎?"

燕棠拿起窗台上一枝箭頭剔了剔落進縫隙里的落葉,還是沒有回頭.

"我知道你是為他好,可他將來總得自立門戶.

"你們家又只有你們兄弟兩個,你這什麼都要管,他還怎麼曆練成長?"

雖是他的家事,戚繚繚也不覺得自己管得寬.

她若是不知道他七年後的事也就算了.關鍵是她知道.

他戰死之後,燕湳就蒙恩襲了鎮北王的爵,人品倒是真的沒話說,誰見了都說是個端正的少年.

可就因為他打小被他拘束得緊,又哪曾有魄力把個王府打理得如他在時那般有序?

光是應付他二叔二嬸那一堆就夠頭疼了.

不管這世他日後怎樣,像他這麼樣把燕湳教成個五谷不分的懵懂少年都是不行的.

她既知道未來,就不能不給他提個醒.

燕棠嘴角有冷笑.

他九歲起接手掌管王府事務,到如今井井有條,反倒要她來教他如何管教弟弟麼?

他轉身睨著她:"你的意思是我應該讓他跟著你這樣的人去曆練?

"那多謝了,我並不需要一個會見了人就忍不住動手動腳的混帳弟弟!"

戚繚繚扯了扯嘴角."王爺怎麼還對那點事耿耿于懷?說到底,那就是個意外,當時我也不知道是你."

燕棠沒有表情.

不知道是他就可以隨便動手動腳?這麼說來,豈不更能證明她是個隨便的人?

不是因為她摸過他而耿耿于懷,而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最起碼湳哥兒不能被她影響!

"你不能因為他是你弟弟,就規定他一定要變成你設定好的那種人."

戚繚繚揭開杯蓋輕吹了吹茶水,又撩眼看他:"王爺擔著這麼重要的職崗,萬一出點什麼事--我的意思是說,萬一你有事不在京師,家里不得靠他來頂著?

"你能指望一個行事刻板的乖巧孩子能游刃有余地處理好各方事務?"

燕棠冷哂地側轉身:"我當著金林衛的差使,能上哪兒去?!"

"世事難料."戚繚繚道,"萬一兵部哪位大人看中王爺你長得好,想讓你立立功,把你派到邊塞去--"

他眼刀射過來.


戚繚繚笑道:"烏剌這種情況,將來未必沒有仗打.倘若真打起來,你也未必沒有被派過去的一日.

"我若是你,就該趁早未雨綢繆,往長遠考慮.至少不能把湳哥兒拘成一朵嬌花."

"戚繚繚,他是我弟弟!"

他在"我"字上略略加重了音.

然後扶劍立在她面前,目光如秋風般自她臉上掃過:"有這番替燕家操心的心思,我看你還是想想你怎麼管束自己吧!

"湳哥兒就算再被我管束過緊,將來至少不會隨時隨地見著女人就動心思!"

戚繚繚目光落在他臉上沒動.

燕棠下意識地別開了臉.

他其實甚少這樣指責過哪個女孩子,但近來在她面前卻仿佛屢屢有些控制不住.

戚繚繚忽而又慢吞吞笑起來:"王爺這話聽起來,怎麼像是在吃醋?"

他才剛剛浮上一絲懊悔的臉色,立刻又陰沉下去:"戚繚繚!"

戚繚繚笑.

她懶洋洋站起來,走到他面前,撐著膝蓋彎腰:"知道你又該說我不要臉了."

她笑望著他:"就是逗逗你罷了.別每次老這麼草木皆兵的,又不會真吃了你.

"我知道你討厭我,知道我這種人在作風端正的你眼里就是個活脫脫的該遭雷劈的妖孽."

燕棠抬頭望著她.

她笑嘻嘻地又看過來,說道:"可是你要是不討厭我,我還不逗你呢!

"所以說你早些改口叫我繚繚多好?叫了我說不定就不逗你了."

說完也不等他回話,她直腰站起,然後利落地轉身:"我走了,改天再來蹭王爺的茶喝!"

她輕快地跨出門檻,地上光影黯了又亮,頃刻間只剩余香幾縷.

燕棠對著瞬間空蕩蕩的屋里靜坐了半晌,剛剛還自信能不受干擾的心情,忽然有些浮躁起來……

戚繚繚上了馬車,翠翹忍不住問她:"姑娘近來怎麼老跟王爺過不去?"

戚繚繚答:"我哪有?分明是他欺負我."

翠翹見她滿臉不在乎,也就笑了笑.

馬車直接駛回泰康坊.

前院里下了馬車,戚繚繚剛跨門要入內,冷不防就與飄著幽香的一人撞了個滿懷!

"小姨你輕點兒!……"

少女的聲音嬌俏又略帶親昵,話音剛落,便就傳來撲通一聲悶響,面前有人立時被撞了個四仰八叉!

戚繚繚也冷不妨閃了腰.

抬頭一看,只見地上爬起個年紀與她差不多大的黃衣少女,水汪汪一雙大眼睛嵌在白雪雪的一張鵝蛋臉上,仿佛白玉盤上鑲著的兩顆活動的黑瑪瑙.

"縵,縵縵?"

戚繚繚好容易把名字與人給對上號,面前這位便是她的外甥女,戚如煙與永郡王蕭瑾的女兒蕭縵如!

蕭縵如呲牙咧嘴地捂著屁股走過來:"小姨,你走這麼快干什麼呀?人家屁股都快摔開花了!"

戚繚繚愣完之後瞬間回神:"明兒不是你們老太妃大壽麼?你怎麼還跑這兒來了?"

"噓!"

蕭縵如連忙示意她噤聲,然後拖了她到一旁:"我是跟母親來的,她在大舅母那兒等你好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