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看到肉嘍
g,更新快,無彈窗,!

燕棠漠然地瞧見,隨即又漠然地走開了.

他如今對這種場面已經見怪不怪,她戚繚繚要是真能規規矩矩地上課才叫稀奇了.

帶著人繼續把接下來的那半圈走完,承天門下竟又遇見了正要出宮的黃雋.

他兩腳慣性地往前走了幾步,忽而停住,腳尖一轉,又走過去迎上他了.

"……王爺!"黃雋不期遇見,連忙俯身行了個禮.

燕棠點點頭,看著他後腦勺,說道:"都下衙老半天了,怎麼還在這兒?"

"回王爺的話,下官近期受聘給靖甯侯府的繚姑娘教書習番語,因此晚走了些時候."

黃雋腰身直了直,但兩眼仍恭謹地望著腳下,回答說.

燕棠也看著他布靴上的粗線,說道:"侯爺怎麼忽然想讓她來學番語?"

"這層,下官不甚清楚."

黃雋鼻尖上有細膩的汗意,人都說這位年輕的王爺甚少主動與人打招呼,眼下看來不像.

俊美無儔到跳出了普羅大眾階層的他,此刻身披銀甲腰挎寶劍站在同前,令他這個小官吏感到很有壓力.

感覺到他目光仍落在自己身上,為了緩解窘迫,他只得又補充了一句:"繚姑娘看上去對韃靼話頗有興趣,許是姑娘自己想學."

燕棠盯著他半躬的腰看了半晌,才又緩慢地收回目光看向天際.

她對韃靼話有興趣?

究竟是對"話"感興趣,還是對"人"感興趣?

念頭鑽出來,他又對自己的行徑感覺到有些羞恥.

原本他端正清白,從來不想什麼齷齪的事情,自打被她戚繚繚染指,卻像是不由自主總會想歪……

果然近墨者黑.

他淡淡掃他一眼:"得學多久?"

"以繚姑娘的用心,不出意外的話,應是一兩個月左右,就可以了."黃雋回答.

被他這麼掃視過來,天氣好像越發熱了,背上被他盯過的區域,也仿佛有些冒汗.

戚繚繚又不打算來四夷館當譯官,能跟胡虜們進行日常對話就成了.他這麼回答,應該不會出錯.

但是燕棠又靜立著不說話,他卻也不知道他究竟什麼意思.

"王爺……可還有事吩咐?"他望著他足下革履問.

"學個韃靼話何須兩月?一個月教會足夠了."燕棠說.

黃雋有些為難:"繚姑娘縱然聰慧,一個月也委實困難些……"

"教不會,那就是你無能."

燕棠抬手撫撫手腕,瞥著他,又淡淡道:"還有,戚二小姐是貴胄淑媛,你直稱繚姑娘,仔細侯爺與世子不悅.

"為了你的前途著想,也該注意下該有的禮數."

黃雋屏氣望著地下,半日才頜首:"是."

燕棠盯著他背影直到消失才往衙署走去.

剛拐了個彎,前方就閃出個緋衣緋裙如同一團火焰般的人影.

"王爺好威風,嚇得我的先生連頭都不敢抬."

戚繚繚抱著胳膊擋在他公事房門口,似笑非笑望著他.

燕棠凝眉望了她半刻,隨即回頭看了看四處.

"不用看了,親軍十二衛各指揮使都跟戚家交情爛熟,我戚繚繚以往也沒少進宮,金林衛的人大多認得我.

"都知道我跟王爺是老相識,我來找你,怎麼可能會阻止我."

戚繚繚坐上欄杆,晃著兩只腳丫子歪頭望著他:"還是說說,你剛才都跟黃雋說什麼了吧?

"是不是在恐嚇他辭了這份差事,不要教我了?"

燕棠不想理她,木著臉越過她,推門進屋.

戚繚繚隨即跟進去,往他書案後太師椅上一坐,端起侍衛們給他晾好在桌上的茶來.

燕棠沉臉:"下來!"

戚繚繚靠進椅背,兩手搭在扶手上,越發坐得穩當:"讓我坐坐又不會少塊肉!

"王爺剛才去四夷館,是為了看我?既然都去了,怎麼也不打個招呼再走?"

燕棠走過去抓住椅背,打算強行把她拎開.

"王爺今兒要是想跟我動粗,那我就哭."戚繚繚淡定地道.

"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可看到外頭立著許多將士,他們當中可有很多是認識我哥還有子煜的.

"子煜要是知道我在你公事房里哭,很快就會得到消息趕過來問侯王爺."

燕棠臉色寒成冰:"戚繚繚,你是不是真以為我不敢拿你怎麼樣?"

"怎麼會?"她攤手,"我不過是見王爺這麼怕我,所以找找機會來讓王爺增加了解罷了."

說著她又朝他那邊傾了傾身:"沒想到王爺這麼壞,因為討厭我,居然去恐嚇我的先生.

"我往後可得常在這承天門進出,既然王爺這麼怕我帶壞湳哥兒還有阿慈,那以後我就跟王爺玩可好?

"王爺人品端正,心性堅定,定然是不會輕易被我影響的."

她撫著桌子站起來,負著手慢吞吞昂首踱步:"我打算日後就留在王爺公事房里做過功課再回去!這樣課業上遇到什麼問題,還能及時跟黃先生請教.

"完了還可以等王爺下衙時一起回府,有王爺跟著一道,我相信我哥一定會很放心的."

燕棠掃了她一眼,徑自取下寶劍坐到了離她最遠的一張椅子里.

他已對她無話可說.

"倘若你要輪值夜差,那我就留下來陪王爺用晚膳!"沒等他坐穩,她又往下說起來.

又走到了他面前站定,把一張臉探到他跟前:"王爺這麼不放心我,我當然是盡可能地留在王爺眼皮子底更令王爺放心,您說是不是?"

燕棠被她身上飄出的胭脂味襲得別開了臉.

他忍不住抬起劍,將她的人也隔開在一步之外.

戚繚繚望著後仰著上身的他,唇角高高揚起:"再後仰,就看到肉嘍!"

燕棠面如寒霜,抬手整衣襟,手放在領口才想起自己穿的是盔甲,哪曾會讓她見到什麼"肉"?

他狠瞪了她一眼,索性把持劍的手也驀地收回來.

戚繚繚哈哈大笑.

眼見得他想翻臉,她忽而已正色:"我有幾經話想跟你說."

說著她真的離開他坐回了書案後太師椅上,隔著半間屋子的距離悠哉悠哉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