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混帳的她


戚繚繚高興不已,問明了什麼時間可以去他們衙門,便就又在侄兒們的"護駕"下念書去了.

門下恰與杜家姐妹撞了個正著,男孩們把胸一挺,那二人便就咬緊著下唇進院里去了.

燕湳從沒見過燕棠這樣的火氣,自打前兩日被他踹過屁股,這兩日直接去了他外祖家葉府,今早是直接從葉府到的學堂.

程敏之覺得他這樣是沒用的,因為如果他哥真要收拾他,完全可以撲到葉府去接著踹.

邢爍覺得有道理,但他擔心的是另一層:"我就怕日後他真不准湳哥兒跟我們玩兒了."

說到這里,燕棠簡直是討人厭的存在.

他自己從來不搗亂不生事,堪稱世家子弟的標竿,人人家里都拿他作榜樣教訓孩子,已經夠可惡了,他卻還不准別人找點樂子玩玩兒.

戚繚繚也以為然,前世他們的交情就算過去了,就憑他還之前還坑她銀子,還說她不衿持來說,是夠可惡的.

眾人紛紛表達意見,燕湳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那我放了學還是老實回去好了,他踹完我泄完了火,過幾天也就沒事了."

"這哪行呢!"邢爍說,"也不能由著他打."

"可又怎麼辦呢?"燕湳攤手,"總得讓他把火給消了."

戚繚繚琢磨著,就說道:"這麼著吧,你就回去跟他說,最近跟我鬧掰了,不會跟我一處玩了.

"你痛定思痛,覺得的確不應該跟著我胡混.而我則被我哥揪到四夷館去學韃靼話了,知道我倒黴,他多半心情要好些."

反正他惱的是她嘛,怪她帶壞了燕湳,只要燕湳不跟她玩,他還有什麼必要糾纏著?

幾個人卻因為她後面的話吸引了注意力:"你要學韃靼話?"

戚繚繚少不得給他們解釋一通.

燕湳放了學果然就老實回王府去了……

靖甯侯給戚繚繚找的這位先生姓黃名雋,是四夷館的通事,祖籍便是遼東那邊的.

自幼熟悉草原語言,家境不大好,雖是搬進了京師,家里年邁的祖母,寡母以及一個幼妹,可都靠他在衙門里這點微薄薪俸養活著.

昨日靖甯侯來串門,找到少卿大人閑聊時,說起想給家妹尋個先生的事,他從旁聽見遂就毛遂自薦了.

當著少卿大人的面,靖甯侯許他二十兩銀子的重酬讓他教會,先付五兩定金,教完了付余款,教得好了另有酬謝.

有這樣的優厚條件,黃雋自是不敢怠慢,擬定了每日下衙後戚繚繚到衙門來,就著館內的書籍進行教授.

自己也提前做好了教案,准備打起精神來應付這位傳說中有"泰康一煞"之稱的女弟子.

戚繚繚乃是有心求學的,當然不會亂來,自此每日里風雨無阻的趕至.

金林衛衙門距離四夷館並不甚遠,經常燕棠巡邏時還要路過.

那天燕湳回來後燕棠本是要接著訓的,不過聽他說戚繚繚跟他鬧掰了,他便就住了手.

禍根孽胎就是戚繚繚,只要她消停下來,燕湳也歪不到哪里去.

但他又有些不信,那孽障什麼時候有過正形?

簡直是走到哪兒打到哪兒,先是杜若蘭,後是杜若筠,然後是榮望,又是會同館!

他們這幾個也是打小棒打不散的團伙,怎麼會突然就鬧掰了?

他也就是將信且信而已.

下晌例行帶著兩個去各處崗哨巡邏.


路過四夷館的時候,里頭傳來斷斷續續地朗讀聲,猛地一聽,就覺出幾分魔音穿腦……

"誰在里頭?"他面肌一顫.

身邊金林軍打聽了一路過來,說道:"是靖甯侯府的二小姐在館里學番語."

靖甯侯府的二小姐……

太陽光底下,金林軍們看到他們的副指揮使臉上驀然就凍出了寒霜!

那日里蘇慎慈把戚繚繚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燕棠只覺得言過其實.

鄰居們的眼睛是雪亮的,她戚繚繚在坊間生活了十四年,除了戚家和燕湳他們那幫人之外,再沒有一個人像蘇慎慈這樣誇贊過她.

這只能說明蘇慎慈也不過是被她戚繚繚給蠱惑了而已!

誠然,她是有些特別之處,那天在小黑屋外他所看到的她,的的確確與往日人前的她很是不同.

那樣危險而直接的她,是當得上蘇慎慈那句"有勇有謀有城府"的.

再有在會同館的表現……

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子,能夠于聲色不動間把控著那麼好的火候,也是不容易的.

可縱然她有些見地,也仍然是個未曾吃過苦,及未曾面臨過挫折的紈绔女,她有無城府,出不出色,又與他有何相干?

反正他已是堅定信念再不與她有什麼瓜葛……

……不!

眼下她在四夷館學番語?

這怎麼會?!

他扶劍凝立了片刻,凜然的目光便就下意識地透過大敞的門往里投過來.

……頭幾天都是學口語.

黃雋簡直一個蘿蔔一個坑,恨不能把要教的內容掰碎又嚼爛喂給戚繚繚.

但戚繚繚讀書自有一套方法,雖然是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語言,這麼跟上來倒也不算吃力.

燕棠到達衙門外的時候她正在學習簡單詞彙.

本是全神貫注地跟著學習,抬頭的時候不經意就覷見了門外遠遠立著的人.

等看清那銀甲上配著的青銅寶劍,她唇角便勾了勾,也未動聲色,繼續學自己的.

到下課時她起身與黃雋道:"明日我姐姐家老太妃做壽,我得告個假."

黃雋早聽說過戚家這位二小姐的威名.

原本是提著顆心在教她的,卻沒有想到兩日下來她不但未曾有一絲頑劣淘氣的跡象,而且還懂得舉一反三,功課做得認認真真,心里早就已經知足得很.

遂忙說道:"二小姐自去忙便是,永郡王府的壽宴在下也是知道的."

這是個長得十分清秀端方的年輕人,衣著樸素卻干乾淨淨,有一副同樣很清亮乾淨的眉眼.

戚繚繚看他這副老實樣,不由笑起來:"回頭我給你帶好吃的來!"

黃雋被她突來的笑容一閃,連忙低頭:"不敢."

(求月票)